当前位置:首页 名家名作
大众文化 10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6-23 点击数:1036次 字数:

10

 

鲁艺文学系第二期学员苏菲,是鲁艺的校花

1940年大年除夕在鲁艺大礼堂的舞会上,大鼻子医生马海德勇敢地邀请她跳舞。

她拒绝说不会,他坚持要教她。

这样就牵上了她的纤纤玉手,并且整个晚会上就没有放下过。

当天夜里,苏菲同窑洞里一位大姐临产了,其他人都让她出面请马大夫来。

他说自己不是妇科医生,但还是跟着苏菲跑过来了。

到清晨,孩子顺利地降生了。

苏菲请马大夫回去休息,他却说:

天气那么好,我们出去散散步吧!

她同意了。

沐浴着新年的阳光,他向她求爱,她答应了。

鲁艺不少男生眼睁睁地看着外国大鼻子摘走了自己的校花,作为报复,此后好几个周末的傍晚,他们躲藏在鲁艺校门口的坡地里,等马海德来接苏菲的时候,大喝一声:

谁接走苏菲,留下买路钱!

就冲上来,拦住马,翻出他口袋里的香烟和零钱。

可惜的是卡门没有用他手中的摄影机将这个故事记录下来。

卡门与江青第一次见面是在1939525。他之所以很清楚地记得这个日子,是因为那天他正好与毛在讨论一些问题。

他是在半路上遇到江青的。他那艺术家的眼球一下子就被江青给俘虏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卡门在各种背景下为江青拍了许许多多的照片。

江青尤其喜欢在马背上拍的那一张。

在旧时的中国,对一个中国妇女来说,骑马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更何况在中国穷困的西北山区,马匹十分稀少。只有老资格的革命干部才能享受这个特殊待遇。

江青将这张马背上的相片送了一张给我。

同时,她还回忆道:

1939年,卡门为我照了许多相。我只选中了这一张。当时我还让新华社为我洗了一张彩色的,并将它送给了邓大姐(周恩来之妻)。

卡门后来在他的回忆录里提到过此事。说江青有时候喜欢穿戏装拍照,头发梳成辫子。这使她看上去更像个斯拉夫人,而不是中国人。

他这样写道:

 

“我们正在赶路,去见毛主席。我们骑马穿过延安城,不远处便是一所新建的‘女子政治大学’。学员都是来自全国各地的进步女青年,其中少数是已婚妇女。学校建在一座小山上。位置就在鲁艺和抗日军政大学的后面。

一路上必须两次淌过溪流。”

 

他接着写道:

“当我们第二次过河不久,一位女骑手风驰电掣般地追了上来。

快要追上我们时,她勒紧缰绳一下子停住了。用一种略带夸张的姿势迎接我们。

她就是毛泽东的妻子。

像成千上万的中国青年人一样,早在几年前她就来到了延安——这个特殊的地方,并在政治大学学习。

之前她是上海演艺界一名崭露头角的青年女演员。现在,她已是一名年轻的共产党员。

她为伟大的光荣的中国共产党工作。是毛泽东的私人秘书。

她的工作职责是安排主席的活动日程、记录演讲内容、抄写文稿并负责照料主席的日常起居生活。

江青的坐骑仍在不停地腾跃,嘶咬着马嚼子。显然是跑了不少的路。后来我才知道毛主席派她出了一趟远差,刚回来又派她前来迎接我。

江青的两条辫子用丝带绑着盘在脑后。身穿一件缴获的日本军官的厚呢大衣,光脚穿着一双木板拖鞋。

‘我去告诉主席,说你们来了!’

说着猛地掉转马头,朝我挥了挥手,旋即便消失在了一阵尘土之后。”

 

另一位名叫彼得.伏拉迪米罗夫(Peter Vladimirov)的苏联记者,从1942年到1945年一直呆在延安。他是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小记者。直到三十多年之后中苏关系恶化,他那本隐藏了多年的日记才得见天日。

伏拉迪米罗夫在日记中写道:

“……她是一个身材瘦小,但有着柔软身段与机灵的黑眼睛的女孩。当她站在身躯伟岸的丈夫身边的时候,娇小的身材反而更衬托出了毛的伟大。”

1942年的日记中,他说:

“江青是一个有着极端性格的女人,爱憎分明。她毫不掩饰自己,她的事业就是她的一切。她是那么的年轻,充满活力……”

19432月的日记中,他是这样写的:

江青不仅是毛主席的私人秘书,而且还负责毛主席所有的联络工作。她最亲密和最信任的朋友是康生。

 

康生(1898年-1975年12月16日),原名张宗可,字少卿,曾用名赵溶、张溶,乳名张旺,笔名鲁赤水,中国山东胶南县人;曾担任中共中央副主席、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等重要职务;

革命战争年代,他长期领导秘密战线工作;

1966年后,是发动文化大革命的主要成员之一;

1975年12月16日北京病逝;

康生精于文物收藏与鉴赏,擅长书法中国画,有极高的艺术造诣

康生18981975.12.16),原名张旺,字少卿,曾用名张宗可、张裕先、张叔平张耘赵容等;山东省诸城人(现属山东潍坊市),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此后长期从事党的工作,领导工人运动

他参加了五卅运动罢工委员会的工作,是1926年至1927上海三次武装起义的领导人之一;

他在上海工作期间,担任过上海总工会干事,上海大学特支委员会书记,上海沪中、闸北、沪西、沪东等区的区委书记,江苏省委委员,江苏省委组织部长、秘书长。

1930年六届三中全会被选为中央审查委员,后任中央组织部长。

1933年起担任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的领导工作。

1934年在党的六届五中全会上,被选为中央委员、政治局委员。

1937年回国后,历任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党校校长,中央职工运动委员会主任,中央社会部长,中央情报部长,中央组织委员会副书记。

在延安整风运动期间,任中央总学习委员会副主任。

党的七大被选为中央委员,七届一中全会被选为政治局委员。

解放战争时期和全国解放后,历任中共中央华东局第二副书记,山东分局书记,山东军区政委、党委书记,山东省人民政府主席,中央人民政府委员,第三届政协全国委员会副主席,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第三届、第四届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央理论小组组长,毛泽东选集出版委员会副主任,中央文化革命小组顾问,中央组织宣传组组长等职务。

康生在党的八大、九大和十大,他都被选为中央委员

党的八届一中全会他被选为政治局候补委员,八届十一中全会和九届、十届一中全会被选为中央政治局委员、常委,十届一中全会被选为中央委员会副主席。

1975121665分在北京病逝,终年77岁。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大众文化 10》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