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大众文化 6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6-19 点击数:478次 字数:

6

 

七七事变后,日本侵略军占领了北平。日军大肆搜捕、迫害中国的抗日爱国人士和革命青年。

当时,斯诺参加了在北平的外国人(欧美)援华社会团体,积极掩护和帮助中国的爱国者,使他们免遭日军捕杀,他的公寓成了抗日爱国分子的避难所,斯诺热情地帮助这些避难者化装成乞丐、苦力和小贩逃出北平。

斯诺家中还存放着一些中国人寄存的财物,从私人汽车到游击队从日本人手里夺回的黄金、珠宝和玉器。

有一次,西山的抗日游击队派了一位联络员来找斯诺,请他帮助变卖从日军手中夺回的珠宝、黄金,以解决游击队急需购买枪支弹药的经费,并提出给斯诺高额的回扣。

斯诺说:

我一分钱也不要。但是我建议,你们把在西山一个修道院扣留的几名意大利修道士释放了。

他对游击队员说:

这样做不好,会损害你们的抗日事业,不能获得国际上的同情。

我是为中国着想。

斯诺说:

一次只能同一个敌人作战,不宜树敌太多。

游击队接受了斯诺的建议,释放了那几个意大利修道士,斯诺也找到了肯帮忙的人帮助游击队把珠宝、黄金变卖了出去。

在斯诺家花园的地下,爱国学生埋藏了许多被日军查禁的进步书刊。

斯诺甚至还同意在他家中设置了一部秘密电台,斯诺除了忙于新闻采访,报道中日战况,每天还要为众多的避难者的吃饭问题奔忙。

当时,西方各国在中日战争中保持中立,日本占领军对在北平的欧美等国的人士还没有敢公然侵犯。

斯诺说:

我的住所很快成了某种地下工作总部了,我肯定不再是一个中立者了。

斯诺掩护邓颖超从北平脱险,颇有些传奇色彩。七七事变时,邓颖超正在北平治病,为了尽快离开战乱地区,邓颖超在爱泼斯坦的帮助下找到了斯诺,请斯诺设法带她出去。

为了应付沿途日军盘查,邓颖超化装成斯诺的保姆

和斯诺一起乘火车离开北平。

列车到达天津站,日军在月台检查所有的中国旅客,凡是他们认为可疑的,都会被抓走。

我是美国人,美国记者。她是我的家庭保姆。

斯诺对日本检察员说。

日本检察员挥手放斯诺他们出站。

到达天津之后,斯诺把邓颖超托付给自己的一位好友、新西兰记者吉姆·伯特伦,请他把邓颖超带过封锁线。

令人惊奇的是,斯诺当时并不知道所帮助的人是邓颖超。

实际上,斯诺帮助中国人已经是习以为常的事。

1941年,斯诺回到美国后,仍然向美国人民和世界人民宣传中国的抗日战争

他说:

我依然赞成中国的事业,从根本上说,真理、公正和正义属于中国人民的事业,我赞成任何有助于中国人民自己帮助自己的措施,因为只有采用这种方法,才能使他们自己解救自己。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斯诺对中国进行了三次长期访问。

这在美国政府对新生的中国实行孤立政策和武装支持台湾蒋介石的年代里,对一名美国人来说,真是一件独一无二的事。

1960年,斯诺访问北京,他意识到中国领导人希望他的到来,可能有助于建立起一座中美两国的友谊桥梁,他表示:

前途是艰险的,但桥梁能够架起,而且最后必将架起。

1971年,美国乒乓球队出乎意外的被邀请访问北京,中美关系解冻,美国《生活》杂志抓住时机发表了斯诺的一篇文章。

在这篇文章中斯诺透露了中国领导人毛泽东曾告诉他的话:

如果理查德·尼克松访问中国,无论是以旅游者的身份还是以总统的身份都会受到欢迎。

这篇文章是斯诺的最后一篇独家内幕新闻

就在尼克松开始前往北京的同一个星期,斯诺死于癌症。

 

抗战爆发后,海伦去上海和报道淞沪抗战的斯诺会合,并与路易·艾黎中外进步人士发起开展中国工业合作运动,支持中国抗战。

1941年,斯诺接受《纽约先驱论坛报》的任务,去东南亚和印度采访,离开了中国。

新中国成立后,斯诺先生在美国遭受麦卡锡主义的迫害,行动不自由。

1959年,举家移居瑞士日内瓦,但他仍然关注中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

19606月,他终于来到北京,见到了毛泽东等领导人。他来到北京大学(1952年院系调整时,北大搬到了末名湖畔原燕京大学的校址),会见了师生和当年友人,访问进行了5个月。

1963年出版的《大洋彼岸》一书中指出:

从前最重要的是国立北京大学,在那里,培养了共产党最重要的创造者,到如今,北大还是雄心勃勃的艺术和科学系学生以及毕业的研究人员向往的地方

1964年,斯诺再次访问中国,重返燕园

1970年秋天,斯诺和夫人洛伊斯·惠勒.斯诺又一起来到中国,并于101天安门城楼上和毛泽东亲切交谈,毛泽东高度评价他:

我没有变,你也没有变

随后,斯诺发表了《我同毛泽东谈了话》、《周恩来的谈话》等文章。

在京期间,他和夫人又重返燕园。

洛伊斯后来回忆说:

我们在一个略为发灰的浅红色的亭子(指慈济寺山门)边停了下来,眼光穿过它的拱顶,凝视阳光下碧波荡漾的一片湖面。在我们身后,拾几步石阶向上的那块稍为高起的地方,有一片蔓草丛生的空地,四周松树围绕,遮住了我们的视线……”

1972215,斯诺在瑞士日内瓦因患癌症病逝。

病重期间,斯诺留下遗嘱:

我爱中国,我愿在死后把我的一部分留在那里,就像我活着时那样……

遵照斯诺的遗嘱,经中国政府同意,19731019,斯诺一部分骨灰的安葬仪式在北京大学未名湖畔举行。

墓基座为长方形未经雕磨的青色岩石,上边横卧汉白玉墓碑一方,临时用黑色胶纸贴着楷书:

中国人民的美国朋友埃德加·斯诺之墓

碑前放着毛泽东送的花圈,缎带上写着:

献给埃德加·斯诺先生

宋庆龄、朱德、周恩来也送了花圈,党和国家领导人周恩来李富春郭沫若邓颖超廖承志康克清以及北大师生代表参加了安葬仪式。

洛伊斯携女儿茜安·斯诺出席仪式,她感谢中国政府和人民,说:

我丈夫在他遗言中表达了他对中国的热爱,并表示了他生前一部分身心常在中国,希望死后也将他的一部分遗体安放在新中国的古老的土地下,安放在中国的新人中间,在这里,对人类的尊重达到了新的高度,在这里,世界的希望发射着新的光芒。

斯诺的另外一部分骨灰安葬在美国赫德森河畔一位朋友家的花园中。

19771213叶剑英同志为斯诺墓亲笔题写了碑名:中国人民的美国朋友埃德加·斯诺之墓,后被鎏金镌刻在墓碑之上。

19822月,北京大学在办公楼举行了斯诺逝世10周年纪念会,廖承志黄华等同志会见了斯诺夫人洛伊斯·惠勒.斯诺,并一同到湖畔扫墓。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大众文化 6》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