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中南海 4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6-19 点击数:282次 字数:

4

 

已经四天没回家了,妻子月梅一定在家惦记着我吧。陆一心心里在想,昨天吃午饭时,给医院挂了好几个电话。线路不畅,打不进去。下午再打,也没挂通。今天好容易接通了。可是,她正在手术之中,没法接电话。

“姥姥!星期六的结婚仪式看来得流产了。”

三十九岁的科员,把脚伸到桌子上,疲惫不堪地言道。说完,睡眼朦胧地端着一杯浓茶,边喝边呼气。

“不行,最好是挪到下星期。不不,下下星期为好。到时候我们大伙儿帮你。”

杨处长宽慰他道。明天的国务院会议开过之后,恐怕还得忙上一阵子。

“这也叫谈恋爱?每天只有晚上才能见上一面。夜长梦多,赶快打结婚证吧。快四十的人了。过了这个村,可没这个店了。小心,玩一辈子光棍!”

“没事儿,推迟一、二个礼拜,不会出漏子的。人家对象是钢铁学院的研究员,知道他这工作的重要性,不会为这事儿吹灯的。”

同事们也给他喂宽心丸子。

“哼,言之过早。她才三十一岁。我与她一没举行仪式,二没在结婚证上签字。甭定哪天碰上个挖墙角的,大意失荆州啊。”

这位倒有自知之明,一番话说得大伙儿想笑又不敢笑。

陆一心苦笑了笑,走出了办公室。电梯停了,得走楼梯。为了休息一下快要炸裂的大脑,陆一心下楼,来到了院子里。

外面已经很凉了。刮在脸上的风也是凉的。空气虽然浑浊,但清凉的夜风的确能使神经高度紧张的大脑松驰下来。重新点燃一支香烟,深吸一口。回想起刚才同事们的谈话,陆一心再次苦笑了起来。想当年,陆一心自己不也是一拖再拖,草草成婚的吗?

婚前,他向月梅坦白交代了过去的一切。结婚时,正值中日恢复邦交的第二年的春天。

一个星期天的下午三点,陆一心与月梅的结婚典礼在单位的大会议室里举行,仪式简单朴实,洞房里只用红纸剪了一个大“喜喜”字。人民服上衣口袋上戴了朵红绢花。证婚人主持。

婚礼开始,先由证婚人宣读结婚证明书。结婚证上明白无误地写着新郎新娘的姓名、籍贯、出生年月、证婚是谁、什么时候,在什么地点举行结婚典礼。为了党和国家,又组成了一个圆满的新家庭。

出席婚礼的有特意从长春赶来的陆一心的双亲,以及住在北京的月梅的母亲和弟弟。另外就是双方单位的同事来了十几人。证婚人将结婚证书宣读完毕后,陆一心和月梅在众人面前三鞠躬,仪式便宣告结束。前后总共不到十分钟。

然后是散发喜糖、香烟。糖是甜的,象征着幸福美满。客人们一边喝茶一边谈笑,一边议论着下一轮该吃谁的喜糖。

新中国成立之后,提倡节约,反对浪费。所有的红白喜事一律从简。陆一心的婚事亦如此。

陆一心娶了月梅为妻,父亲陆德志更是高兴得不行:“你能到咱家里来,真是太感谢你啦……”这话唠唠叨叨地说了好多遍。他感激的不仅是月梅肯下嫁给一心做媳妇,更主要的是感激她在一心坐牢时竟敢冒天下之大不讳暗中传递消息。没有月梅,就没有今天的大喜日子。

有了孩子之后,父亲更是喜上加喜。陆一心的独生女燕燕,现在已经三岁了。放在托儿所。只有月梅上夜班的时候,陆一心才去接女儿。和月梅结婚后,陆一心整个人的精神面貌都变了。特别是燕燕诞生后,他更觉得自己已经是一个完完全全的中国人了。就连工作中接触到的日本的先进技术,产品说明书上看到的日本人,日本的风景,他都象是看外国的东西一样,熟视无睹。

陆一心熄灭烟头,呼吸一口新鲜空气,心情格外舒畅。仰望夜空。一轮明月正静静地浮在云彩上。这个时间,燕燕恐怕已经睡下了吧。一想到女儿,陆一心顿时换上了慈父之容。父爱之心油然而生。

初升的朝霞透过窗帘照射进来,又是一个大晴天。

 

 


  
上一章:中南海 3
下一章:中南海 5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中南海 4》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