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名家名作
大众文化 5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6-18 点击数:1187次 字数:

5

 

胡氏年表

1896——99,浙江省上虞丰惠镇

1910——毕业于县高等小学堂。

1911——以县试第一名考入绍兴府中学堂。

1912——入杭州英语专科学校。

1913——师从绍兴名宿薛朗轩学古文。

1914——考入上海商务印书馆为练习生,工作之余读英语夜校,并自学日语、世界语,开始发表著译文章。

1915——任《东方杂志》编辑,并发表著评文章。 发表著译文章。翌年起,任《东方杂志》编辑,并发表著评文章。

1919——在上海参加声援五四运动的斗争。

1920——与茅盾、郑振铎等发起成立文学研究会,积极推进新文学运动。

1921——创办上虞第一份报纸《上虞声》,寄回上虞发行,在家乡传播新思想、新文化。

1925——编辑出版《公理日报》,并在《东方杂志》发表长文《五卅事件纪实》,声援五卅运动

1926——支持创办《新女性》杂志与开明书店

1928——因遭反动派忌恨,以《东方杂志》驻欧洲特约记者身份流亡法国,入巴黎大学攻读国际法,并系统地研究马克思主义学说,思想开始由民主主义转向社会主义。同时入新闻学校学习新闻学。留法期间,曾利用假期,游历考察英国、比利时、瑞士等国。

1931——在返国途中对苏联进行访问,回国后著《莫斯科印象记》,介绍苏联十月革命后的成就。·一八·二八事变后,主编复刊后的《东方杂志》,宣传抗日救国,又与邹韬奋一起主持著名的《生活周刊》,推动创办生活书店。

1932——商务印书馆总经理王云五请胡愈之来主编《东方杂志》

1933——应鲁迅之邀参加中国民权 保障同盟,当选为临时中央执行委员。9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在党的领导下,先后筹划创办《文学》、《太白》、《译文》、《妇女生活》等进步刊物,主编《世界知识》,成为进步工作者重要的革命文化阵地。

1935——沈钧儒等发起组织救国会,推动抗日救国运动的发展。

1936年,受党组织派遣,离港经法赴莫斯科,向共产国际中国代表团汇报情况。

11月,全国救国会领袖沈钧儒等7人被国民党逮捕,担负起营救七君子的组织工作,与宋庆龄、何香凝赴苏州,以爱国有罪,自请入狱抗议国民党暴行。

1937——抗日战争爆发后,胡愈之担任上海文化界救亡协会常委和宣传部长,利用这个国共合作的统战组织,积极促成《救亡日报》创刊,并成立了国际宣传委员会,为党开辟了向国外宣传的新闻机构。

上海陷落后,仍在租界里继续出版《团结》、《集纳》、《译报》等刊物,向国内外进行抗日救亡宣传。并翻译出版斯诺的《西行漫记》,编辑出版《鲁迅全集20卷。

1938——出任国民革命军事委员会政治部三厅五处处长,主管抗日宣传动员工作。武汉沦陷后,奉周恩来指派赴桂林,出版《国民公论》,组织国际新闻社,创办文化供应站,出任董事和编辑部主任。

1940——遵周恩来意见离香港到新加坡,开辟海外宣传阵地,应聘任陈嘉庚办的《南洋商报》编辑主任。

苏门答腊避难期间,进行印度尼西亚语研究。抗战胜利后,回到新加坡创办新南洋出版社,主办《南侨日报》、《风下》周刊和《新妇女》杂志,在海外宣传中国共产党的方针政策,建立和领导了南洋的民盟支部,发展了党在侨胞中的统战工作。

1948——从南洋回国,辗转到达华北解放区,参加新政协的筹备工作。

1949——9月,出席全国政协第一次全体会议。

1955——元旦,胡愈之在《光明日报》上发表文章《中国文字横排横写是和人民的生活习惯相符合的》,

1957——710,胡愈之在会议上以《章罗联盟的透视》为题发言。

711,《人民日报》发表了胡愈之的发言稿。

1960——为纪念商务创立六十五年,胡愈之来馆讲馆史。

1979——927,胡愈之同叶圣陶在观看新出版的《辞源》修订本

1982——楚图南、巴金、谢冰心、叶圣陶、夏衍等发起成立了中国世界语之友会

1984——国际世界语大会上被授予最高荣誉称号名誉监事

1985——6月,参加上虞县委、县政府在北京召开的虞籍人士座谈会,支持家乡建设与修志工作。

1986——116,在北京逝世。

 

学术成就

早在30年代他就主张文字走拼音化的道路。

他的《关于大众语文》(《独立评论》1934年第109期)一文,阐明了他对大众语文的看法:

“‘大众语应解释作代表大众意识的语言

大众语文一定是接近口语的。

1935年,他在《我们对于推行新文字的意见》宣言上签名,拥护拉丁化新文字

他在《五四与文字改革》(《新文字半月刊》1951年第68期)一文中肯定了五四运动打败了文言文、建立了白话文的新阵地的功绩,提出汉字的存废问题,并辨证地提出文字和一般的精神生活的方式相同,不能用命令来废除,也不能在短时间内加以改造,一定只有通过长期的逐渐改造的过程,到最后才能完全废除旧的,建立新的。

1955年元旦,胡愈之在《光明日报》上发表文章《中国文字横排横写是和人民的生活习惯相符合的》,详细论证了横排横写的好处:科学,合乎人的生理要求,节约纸张,便于标题、插图、表格、算式等的排版。

在《让文字改革工作向前大大跨一步》(《语文知识》1956年第3期)一文中,他阐述了推广普通话的必要性和可能性,认为语言与社会生活不可分离,语言是社会的交际工具,也是社会斗争的武器,时代需要有一种共同语言,而普通话就是客观上已经存在的汉民族的共同语言。

推广普通话是加强汉民族政治、经济、国防、文化的统一和发展的重要措施,是适应全国人民要求和我国社会主义建设迫切需要的迫切的政治任务。

他号召全社会支持、宣传、提倡普通话。在世界语运动方面,他是中外闻名的活动家,是中国世界语运动的领导者,他积极从事世界语的学习、传播、组织、领导的工作,并撰文《世界语与中国文字的改革》(《语文》1937年第2卷第2期)、《国际语的理想与现实》(《东方杂志1922年第19卷第15期)、《世界语四十年》(《东方杂志》1927年第24卷第22期)、《纪念国际语理论家柴门霍夫》(《新华日报》19381229)等,热情宣传世界语的理想与目的,并详细介绍了世界语结构的11种特征及其在语言学上的价值。

胡愈之的著作还有《印度尼西亚语语法研究》等。

 

为毛泽东献策

19385月,胡愈之在武汉任国民政府军委会政治部第三厅第五处处长,受周恩来直接领导。

四十年代到新加坡后,曾协助陈嘉庚办《南洋商报》。新中国成立以后,曾任文化部副部长、民盟中央副主席等职。

1948年夏天,胡愈之从香港到大连,准备由大连转到华北解放区。

那时李一氓正在大连主持工作,接待了他。

有一天,两个人谈起了当时的战局。

他对李一氓说:

毛泽东同志估计的胜利时间从现在起还要两年,在我看来,胜利时间不要两年。

你是怎么估计的?

李一氓问。

胡愈之胸有成竹地分析道:

除军事形势外,还有一个人心向背问题。国民党不仅军事崩溃了,经济也崩溃,因而人心亦崩溃了。你们没有看见在国民党区域不论哪一个阶层,都希望解放军胜利,希望蒋介石垮台。

经他这一说,李一氓不禁大为欣喜,连声说:

你这个看法有道理,我完全相信。

本来,李一氓是想等有方便的人同路时,陪送胡愈之到中共中央的所在地平山县去的,现在听了胡愈之的见解,便立刻报告了旅大区党委,认为这是一个重要的见解,建议应该马上送胡愈之去平山县。

经过旅大区党委的研究,他们就专门为胡愈之组织了一次交通和护送。

在胡愈之即将离开大连时,李一氓还向他提醒:

到了平山后,一定要把你的这个看法告诉毛泽东同志和党中央。

胡愈之到了平山县不久,就得到了毛泽东的接见。

胡愈之遵照李一氓所叮嘱的话,就把自己对战局的看法坦率地说给毛泽东听。

毛泽东对胡愈之的看法也很重视。

随后就与中共中央的其他领导人进行了研究。

毛泽东吸取了胡愈之的意见,又根据自己掌握的国共双方的军事形势,作了更为准确的分析,在19481114又写成《中国军事形势的重大变化》一文,对自己原先的估计进行了更改。

他在文章中说:

这样,就使我们原来预计的战争进程,大为缩短。原来预计,从19467月起,大约需要5年左右时间,便可能从根本上打倒国民党反动政府。现在看来,只需从现时起,再有一年左右的时间,就可能将国民党反动政府从根本上打倒了……”

19499月,在胡愈之等人的筹办下,第一次全国新华书店出版工作会议在北京中南海勤政殿召开。

毛泽东在胡愈之和陆定一的陪同下,接见了参加会议的全体代表和工作人员。

毛泽东并为会议题了字——认真作好出版工作。

胡愈之当时是出版总署的第一任署长,他在会上致开幕词,并作了题为《全国出版事业概况》的报告。

早在三十年代,胡愈之曾为开明书店主编过大型的国内外报刊文选杂志《月报》,但出了7期就停刊了。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胡愈之创办了文摘刊物《新华月报》。他亲自写信给毛泽东,请他为《新华月报》题词。

毛泽东接读了胡愈之的信,欣然命笔,作了题词。

而胡愈之则亲自作了一篇代发刊词,题目为——《人民新历史的开端》。

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了。

胡愈之虽然自己也处在逆境之中,但他还是处处帮助别人,关心别人。

他对文革中的一些做法有看法,便忧心忡忡地约杨东纯、周世钊3人联合上书给毛泽东,要求毛泽东接见他们,他们有话要说。

毛泽东那时一般不轻易接见人,但看了他们的信,还派人来与胡愈之他们3人谈话。

胡愈之、杨东纯、周世钊3人感到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便以很诚挚、很沉痛的心情和态度,对当时全国带有关键性的重大问题作了痛切的进言。

胡愈之说的是发扬民主、广开言路的问题,杨东纯谈的是青年问题,周世钊谈的是教育问题。

一个半天没谈完,又加了一个半天再谈,他们整整谈了两个半天。

毛泽东所派来的人,对胡愈之他们3人所谈的话都作了详细记录,回去以后也上报了,却没有结果。

然而,胡愈之这种敢于犯颜直谏的精神,却赢得了许多人的尊敬。

胡愈之也没因此而灰心,仍处处关心同志,仗义执言。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大众文化 5》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