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不死鸟 8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6-13 点击数:259次 字数:

8

 

一行人名义上是“中国金属学会”会员,而实际上,他们全是政府高级官员。肩负着特殊历史使命。今年春天,在北京郊外西山和邓小平会晤之后的重工业部部长,为首长“不在其位,亦谋其政。”的精神所感染,更为首长高瞻远瞩要优先发展我国落后的钢铁业的具体部署所折服。通过国务院多方奔走,好不容易拼凑起了这次以赵副部长为团长的考察团。成员包括重工业部下面的计划司,外事司等部门的司长;附属研究所的院长,连同翻译,总共来了八人。其他人员是从在重工业部管辖之下的以中国最大的钢铁公司鞍山为首的,包括从武汉,北京,马鞍山等钢铁公司征召来的总经理和总书记们。

一行二十人当中仅有一位女性,她和男同胞一样身穿着西服西裤。没有化妆的脸上,显示出成熟女性的端庄、文雅。西服内衬着的那件淡绿色衬衫,透出几分妖媚。在周围全是清一色的男子汉们当中,的确起到了点缀气氛的妙用。不过,你可别小看她哟,她可不是一般的女性。此人乃是国家计委的要员。本名“冷珠”,鲜为人知。人称“铁女”,无人不知,响当当的“半边天”。

为了迎接考察团一行人的到来,东洋制铁的高级职员差不多忙乎了个把月。在日本国内的钢铁需求日渐萎缩的形势之下,再不谋求向海外扩展,只能是坐吃山空,好景难长。不过,‘底牌’可不能过早亮出去。对方毕竟不是一个好剃的头。

翌日,中国金属学会的一行人参观了东洋制铁的最新制铁所木更津工场。

在环境保护的政策措施下,工场的绿化面积占百分之二十以上。厂区内绿树成荫,花草成园。几乎看不到黑烟。
    “真想是漫步在公园。”

众人目不暇接,感叹不已。厂区很大。时而坐车,时而步行。
    “姥姥,穿布鞋来就好了。”

不知是谁嘀咕了一声。这些人平时穿惯了黑色平底布鞋,皮鞋圪脚。就连昨天在稻村会长为他们举行的欢迎宴会期间,照样有人争分抢秒地脱掉皮鞋,让脚巴丫子自由解放。

工场内的保安措施,可谓万无一失。除了专门的保安人员,还从公司职员中挑选了不少柔道和空手道的高手。若即若离地跟随着参观团。

从原料现场来到高炉工场时,一行人在四、五千立方级的大型高炉前站住了。有人在数炉子周围身着耐高温工作服的操作工人的人数。

“怎么,今天是厂休吗?”

武汉钢铁厂的厂长问道。

“哪里的话,炉前的作业人员通常只有十个人。”

带路的工场长自豪地答道。

见他们露出难以理解的表情。一直陪着他们,从东京总公司来的技术员解释道:

“现场操作人员很少的缘故,主要是有计算机在管理。这样,不但可以大大地节省人力,而且还可以提高工作效率。待会儿到了控制室,一看就明白。”

装备着大型计算机的玻璃房,一尘不染。几名作业员坐在旋转椅子上,监视着各种仪器仪表。

皮鞋上套着防尘套的代表团走进了控制室。工场长把握着仪器仪表,按顺序热心而细致地向客人解释说明:

“这个是件空向炉内送风的风度计,风压计。对面那个是观察原料送入状况的送料深度计。”

说完,止住了脚步。正好这是在炉顶配好了料的铁矿石,焦炭,石灰石正徐徐地被送入炉内。计量器显示一切正常。

“下面将要看的是高温送风,高压操作以及重油,氧气的大量吹入,也就是制铣工艺。啊,今天正好是二号高炉刚装好料,请看。”

工场长用手指着另外的仪器说,操作员操纵着按纽,将原料按一定的路线送入料斗。制铣后,再重新装入原料。

坐在旋转椅子上,一边看仪器一边按按钮,竟然能将如此庞然大物摆弄得服服帖帖。乖乖!要不是亲眼目睹,还真令人难以置信。

接下来参观的是制钢工场,三百吨的大型自动转炉让各位瞪圆了眼。有人背着工场长和翻译在一边窍窍私语,不时用手指指划划地指点着传动装置。

转炉自动倾斜,将吹炼后的熔钢倒入直径十二米的坩锅内。高温放射着白光的铁龙吸引住了一行人的注意力。支撑着炉体的基座更使得他们倒吸一口凉气。
    “诸位,有什么感兴趣的吗?或者是提问也行啊。”

工场长察觉到了代表团的情绪有些异样,好心问道。

“谢谢,没想到操纵三百吨的大转炉竟跟摆弄玩具似的得心应手。了不起啊!还有,吹炼后的样片一送到气漕内,分析结果立马就能出来,蝎虎!好哇!好!”

一行人无不拍手称赞。内心里却在为前年国内发生的一起重大事故悔恨不已。那年,为响应“自力更生,土法上马。”的伟大号召,中国四川省的山坳坳里建设了一个大型钢铁厂。钢厂刚刚落成,就发生了特大伤亡事故。中国自行设计的最新式的一百五十吨转炉。由于设计上的差错,支撑装置断裂,溶钢泄落。来不及逃离现场的工人和技术员全都有成了“革命烈士”。根据党中央的批示事件不得向外泄漏!可是,来者中的大部分人都是当时中央召集的紧急会议的参加者。他们都是哑巴吃饺子,心中自然有数。当年的惨状仍历历在目。故此对日本的三百吨转炉的轴承倍感兴趣。

参观完制钢工场后,接下来又看了连续压延,酸洗,成品一条龙生产线。代表团成员个个精神饱满,兴致勃勃,不见倦色。只是对于技术方面几乎没人提问,这也怪不得他们,初次面对如此先进的技术设备,又有什么好疑?什么好问的呢?

工场参观结束后,豪华大巴将一行人载回到东京的饭店。由于要出席东洋制铁会长做东的招待宴会,代表团成员赶紧洗完澡。然后坐在镜子前,专心专意地打起领带来。

“娘的,为了吃餐晚饭,还得往脖子上套这劳什子!资本主义国家的人也真怪,脖子上系裤腰带。臭美!”

“在飞机上教过你好几回了。还打不好。笨!告诉你,参加正式宴会要系领带,这不单是资本主义国家,象苏联和东欧的一些社会主义国家也一样。”

去过苏联和东欧各国的一位,这回有的说了。

“美得你呀!告诉你,老子就是不喜欢苏联!苏联,联个屁!迟早要四分五裂的!喂,帮忙到底啊!”

这位急眼了。

赵团长一个人住的是单间,其他团员全都是双人房。哦,“半边天”可不在此例。现在各个房间里差不多都是同样的光景。平白无故地把“绳索”住自己脖子上套,观念上就让人接受不了。

参观了一天,这些半拉老头子们,不但脸上不见倦色,反而还有些兴奋似的。宴会是在赤阪最有名的禾和饭店举行。这倒不稀罕。要说吃的,中华料理,天下第一。

再说,这些人什么没吃过呀。

稀奇的是,听说那儿有女艺人在旁边伺候呢。更稀罕的是,听说还能在女人身体上夹东西吃。

 


  
上一章:不死鸟 7
下一章:不死鸟 9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不死鸟 8》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