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证言 8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6-05 点击数:291次 字数:

8

 

二个星期后,陆一心再次被叫到了人事处。

陆一心地昏暗的走廊里边走边思忖:这回子又会遇上啊门子灾星呢?诚惶诚恐地进了处长室。
    “始めまして、陆さん,ちかごろ忙しぃですか?”

(初次见面,小陆,近日忙吗?)

突然,有人用日语向他问候。陆一心没一点儿思想准备,一时间不知所措,着实狼狈不堪。

“ゃぱっり日本语分りますね。”

(到底还是懂得日语的嘛。)

不认识的男人一针见血地揭了他的老底。那人身穿人民装,陆一心从未见过。

莫非是日本人?

陆一心正纳闷,猪脖子人事处长开口道:

“这位是重工业部的外事司长。你不是说过不懂日语吗?特地前来落实的。”

处长用职业性的疑神疑鬼的眼光紧盯着他。

外事司长眼镜后面的眼睛不动声色的地观察着他:

“我看过你的档案了,七岁之前,你一直是和日本人生活在一起的。应该有基础。1945年日本战败前,我也是一直在东北的小学校接受日语教育的。虽说这么多年没用了,简单的日语会话,好歹还能对付过去。”

陆一心默默无语地望着外事司长。

“我今天来的目的,为的是要将你调入我们重工业部的外事司工作。日本的视察团来后,留下了很多的文献和资料,需要找人翻译。随着今后中日之间的技术交流的不断增长,翻译也得增加才行。”

外事司长补充说明道。

“对不起,你们找错人了。我并不具备干这种工作的能力,既不会读也不会写,日语我是说不来的。”

陆一心断然拒绝道。

“别担心,重工业部马上要举办日语学习班。经过培训,便能胜任工作了。再说,在同一起跑线上,学起日语来你比别人肯定要快一些。”

司长接合自身的体验劝说他道。

“可是——”

陆一心还想推辞。猪脖子人事处长不乐意了:

“重工业部是我们的上级机关。这且不说,而且是直辖国务院的国家机关。当然,我们首钢也毫不逊色。是全国的模范先进单位,你不就是个工程师么?反正在这儿也拉不了屎。起不了任何作用。调你到上级机关难道不比呆在图书室打杂强?你这么怕见日本人,难道其中另有原故?!”

这话最让陆一心伤心的了。

“我不是已经平反,回原单位了吗?我可是没做任何见不得人的事儿。”

陆一心低垂着头,不敢正视人事处长,语气却十分坚决。

“服从党和国家的需要,是我们每个共产党人起码的组织观念。对我们重工业部来说,今后,会说日语是必不可缺的人村。这是组织决定,别再讨价还价的了。马上下发通知。”

外事司长难得糊涂地把他当成了共产党员,下了最后通牒。

出了人事处长的办公室,陆一心脚步沉重地返回图书室。在走廊的拐弯处,不意碰上了抱着一大堆借的书的朱子明总工程师。

看他脸色不好,朱总好心地问道:

“出啥事儿了?人事处长找上门,准没好事儿!我不放心,一直在这儿等着你呢。”

确认周围无人之后,陆一心才敢将刚才发生在人事处长办公室里的事儿悄悄地告诉给朱总听。

朱子明吃惊非小,将视线投向中庭:

“调到上级机关,照理说是升格了。可是,我可不敢恭喜你啊。小陆,你的情况很复杂,去重工业部那样的官僚机构,我看并不适合你。作为生产现场的工程师,他的岗位不是在办公室,你应该早日为发展我国的钢铁现代化事业而尽力啊。超英赶美。这口号喊了多少年了。实际上,我们是落后于人家越来越远了……

陆一心无可奈何地耸耸肩,苦笑道:
    “我也想跟朱总在一起。可是,我们这些个四类分子,身不由己啊。”

朱子明无言地拍了拍陆一心的肩膀,叹息着走了。

整整一天,陆一心心里都不好受。闷闷不乐地回到宿舍,食欲全无。

大伙儿都上食堂去了。

王老五宿舍,四个人一间房。

陆一心一个人静静地躺在双层床上,一动不动地望着灰黑的天花板。想他的心事,想上次来他们首钢参观的日本钢铁协会的一行人的事儿。

到底那些日本人的精神状态是咋样的呢?

过去曾以武力侵略中国大陆。杀戮了多少无辜地人民!说是恢复了正常的邦交,难道暧昧地说声:“遗憾”,过去的罪孽就可以一笔钩销了么?

日本人过去犯下的罪孽,使得他打小就被人蔑视为小日本鬼子,处处矮人一等。

老天爷啊,为什么要他们这些当初被日本政府所抛弃了的难民和孤儿为日本军国主义所犯下的罪孽付出血和肉的赔偿呢?!

要不是遇上第二个养父,要是没有陆德志夫妇的恩爱,他能在贫困的生活中接受完高等教育吗?

而且被分配到首钢工作。

文革中,由于出身是日本人的缘故,不清不白地被人指控为日本特务,以破坏生产罪强送劳改。在囚徒生活中苦苦呻吟挣扎了五年半。

期间,他为日本,为日本人是罪恶深重的民族懊恼,恸哭过。

可是,为什么连自己也看不出日本人有丝毫的赎罪感呢?

随着帮交的恢复,日本人又牛起来了。认为过去的一切已经了帐。剩下的只有赤裸裸的大和民族的自大和优越感。

还有制钢视察团中那俩人的窃窃私语:‘太落后了,玩具一般。’简直是污辱中国的钢铁现状!

胡说八道,神经病!

当陆一心心口的伤痕尚未完全愈合的时候,突然接到了上级要调他到国家机关重工业部外事司工作台的通知书。

原因是日语。

真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因为国家现在需要日语,需要懂得日语的人才。

中国封闭了几千年,现在才对外打开大门。

晚了,太晚了!

有人说中国是一只沉睡的狮子,害怕有一天睡醒了的狮子会发出震天的吼声!

其实,中国是头温驯的大象,虽有着绝顶的智慧和无穷的力量,但命运却总是操纵在别人的手里!

在内蒙古劳改中,听华侨黄书海信口雌黄,忘记母语是做人的耻辱!这才跟着他开始学习日语,差点儿惹下滔天大祸,要不是胡扯一通张旭的草书,当初就过不了那道鬼门关。

天空出现了一缕晚霞,映红了首都的夜空。

陆一心的心情越来越矛盾。

既欣慰又痛苦。

欣慰的是,国家有了希望,国家知道要起用人才,知道了要对外开放。知道了只有改革开放才能使社会主义制度更趋完善。知道了如何排除右的,但更是左的方面的干扰。

痛苦的是,自己身上的日本人血统。

正如袁立本当初警告过他的那样,这该死的血统,不知哪天还会给他惹麻烦的。

因为他懂得中国人的秉性,天生好折腾。

有那么一大帮子人不干正经事儿,喜欢穷折腾。

陆一心越想越害怕。

害怕日语今后还会捉弄自己的人生,更怕会因此而累及月梅——他心目中的百里香。

 

 

 

上部完

2017/5/26/10:45

(重新修订)

 


  
上一章:证言 7
下一章:不死鸟 1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证言 8》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