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延安之路 5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6-04 点击数:483次 字数:

 

张颖——对大多数中国人来说,也许这是一个陌生的名字。但在海外却享有极高的声誉。她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早期驻外负责宣传工作的责任人。

在我的这次访华期间,她作为江青的主要助手,对我的采访工作提供了很大的帮助。尤其是在谈论到延安时,许多问题江青都是向她咨询并通过她确认的。

张颖虽比江青年轻八岁,却有着与她同样辉煌的经历。

她思路敏捷,洞察力极强。正式场合却简言慎行,极少说话。一旦走出会客室,她便恢复了女人的天性,变得活泼和健谈起来。

无论是在宾馆或是在别墅与江青会谈,大多数时间她都在场。有时,她还会陪同我出去走走,去参观纪念碑或是去广州市内下下馆子。

我知道,她其实是负有双重使命的。一方面,她要负责我的安全,另一方面,她同时还要负责监视我。监督我与其他中国人是否有过接触。

所有一切她都会向江青汇报。

会谈中,她不仅是做做口头翻译,许多重要文件都是通过她整理后才交到我手上的。

对于当年江青到达延安的时间,外面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有好几个版本。

她却十分肯定,江青是1937年8月从上海经由西安来到延安的。

私下里,我问她:

“你怎么这么肯定?”

她回答我说:

“江青到了延安之后,不久我也去了那里。是同年11月。不是别人所说的1938年或1939年。”

语气十分坚定。

她跟我讲了许多当年在延安的故事。说着说着,有时候会突然大笑起来。她到延安的时候,还是个孩子。只有十五岁。

她是广东人。普通话也说得非常好。

“你为什么去延安?”

“为了打日本!这是去延安的所有进步青年的共同心愿。可是,到了西北后,我第一次讲话,大家都嘲笑我的方言是奇怪的声音。为这我没少吃苦头。为了克服自己的粤语口音,我每天都要比别人早起,一大早就跑到山里去,用普通话大声朗读戏剧脚本。”

“你和江青一样,都是演员?”

“不能跟江青比,我算不上是真正的演员。”

说这话时,她显得有些羞涩。

“我永远都演不好戏。因为我没有这个天分。”

张颖没有演戏的天分,在其他方面却有着他人所不能及的优点。前面我已经说过,她是一个警惕性很高,而又性格内敛的人。

有一天晚上,江青停止了讲话,伸手拿过几分钟之前助手送进来的一只长方形的盒子。

盒子里装着两把精致的裁纸(开信封用的)刀。一把是象牙做的,另一把是竹子做的。

象牙,象上腭的门牙,质硬,色白,可供雕塑工艺品。

[Ivory] 构成象的獠牙的坚硬、乳白色、不透明、结构紧密、有弹性的牙,指象上腭的门牙,以质地细密而有光泽者为佳,多用于雕制饰物及工艺美术品。

汉 王褒《洞箫赋》:

“带以象牙,掍其会合。”

《后汉书·西南夷传·哀牢》:

“ 永初 元年,徼外 僬侥种夷 陆类 等三千馀口举种内附,献象牙、水牛、封牛。”

唐 王勃 《<四分律宗记>序》:

“故以该象牙之扇,穷贝叶之图,钻研刊削,五载而就。”

牙齿和獠牙的结构是相同的,从里向外它由牙髓、牙髓腔、牙本质、牙骨质和珐琅质组成。

牙髓腔壁上的牙本质细胞向外造成牙本质。象牙雕刻品主要是由牙本质组成的,它是牙齿或獠牙的主要组成部分。牙本质的无机部分主要是碳磷灰石,牙本质内部有非常细小的管道,这些管道从牙髓腔向外辐射到牙骨质。不同动物的象牙中的管道结构不同,其直径从0.8到2.2微米不等。微管的三维结构每个动物都不一样。

象牙狭义地说是雄性的象的獠牙,广义地也可以指其它动物(比如猛犸象、河马、野猪、海象、鲸等动物)的獠牙或骨头。

象牙往往被加工成艺术品、首饰或珠宝,此外它还被加工为台球球和钢琴键,是一种非常昂贵的原材料。象牙所有哺乳动物的牙齿或獠牙的化学组成是相同的,因此来自不同动物的“象牙”材料基本上也是相同的。不同动物的象牙的颜色可能稍许有些不同。

牙齿和獠牙本来是同样的物质。牙齿是特别的、用来咀嚼的结构。獠牙是伸长的,伸出嘴唇的牙齿,它们从牙齿演化出来,一般作为防御武器。

1975年8月,柬埔寨爱国抵抗运动领导人乔森潘、英萨利访华时赠毛泽东的国礼,通高1.34米。

由于东南亚地区气候温暖湿润,丛林茂密,很适宜大象生存,而且当地人把大象作为一个必备的运输工具。所以大象在东南亚地区比较多见。这两颗象牙是成年亚洲象的牙,硕大、光洁、坚硬。它们经过加工处理后,其根部用带有花纹的银片包裹,分别嵌入红木座中,成为一件十分精美的、有气势的工艺品。

由于出产象牙的动物的数量骤减,许多国家禁止进口和贩卖象牙或至少对象牙贸易施加极大的限制。

尤其1980年代的偷猎导致了许多动物的死亡。

从1989年开始随着象的数量的增减象牙贸易数次被禁止,又被容许。

许多非洲国家,包括津巴布韦和南非强调象牙贸易是必要的,首先用来刺激这些国家的经济,其次用来控制象的数量,否则的话象的数量泛滥可以对环境造成破坏。

2002年联合国容许部分国家出口定量的象牙。

但1999年牛津大学的一个研究结果说明每年象牙贸易带来的五亿美元中只有百分之一的钱到达非洲,大多数被中间商收取了,因此象牙贸易对非洲经济发展的效率很可疑。

猛犸象的象牙的贸易已经有300多年历史了,这些象牙的贸易没有被禁止。

如何鉴别真伪?

一、观察象牙本身的颜色、纹路和断裂纹。象牙雕刻艺术品的表皮都会老化。年代久了,表面就开始泛黄,再由淡黄逐渐变成姜黄、深黄,直至浅棕色。并且,同一件象牙器上,颜色还往往深浅不一。伴随着色泽的变化,有的器物表面,还会出现一根根短头发丝样的浅纹,我们称之为“雀丝”。牙器的年份愈久,雀丝就愈多、愈黑、愈深和愈长,进而就会表现出裂纹。作伪者做旧的象牙器物,表皮有色却无光,无包浆,雀丝的裂痕亦不自然,嗅之,有一种烟呛味。

二、从雕刻品的艺术风格来判别。如清初雕刻的观音像,衣纹线条简练,有明代牙雕的遗风。由于深浅刀法并用,圆浑而挺拔,衣着线条下垂而坦然,给人以沉稳的感觉。近代仿制的观音像,衣纹线条繁复,立体感不强,刀法也软弱。

三、注意旧料新雕。所谓“旧料新雕”,就是用旧的牙器,改雕成“古代名品”,或旧的牙器有损坏,取其一部分改头换面,用来充当古代的牙雕制品。对此,我们可以从材质、工艺两个方面做出鉴定。

四、款识辨析。关于款识辨析,除了要注意“后加款”的作伪方式,还应该警惕以假冒真,尤其是对有落款的名家牙雕作品。如清末民初的微雕家于硕,他的书刻不仅清新秀丽,且气势连贯,像是一气呵成。目前,于硕的作品也有仿冒的,仿冒品的微刻,字形欹斜,运刀偏直,笔画粗细一致,与真迹有很大区别。

象牙雕常见的作伪方法。

我们在市场上,常常会看到一些故意做旧的象牙雕刻品,其材料本身是象牙,但是新象牙,为了冒充旧牙雕,作伪者通过各种手段,使新象牙牙色变得旧黄,以期假冒古董而获取厚利。常用的作伪方法有以下几种:

一、将新象牙沉浸在浓茶水中加热,或置于咖啡汁中浸泡数周或数月之久。

二、将象牙制品浸泡在松节油中,在阳光下曝晒三四天。

三、将新象牙放在烘炉和冷冻柜里交互烘烤和冻结,使之热胀冷缩过度而产生裂痕,冒充古旧象牙的自然裂缝。

四、置于烟中熏烤,使新象牙的颜色与旧象牙的相似。经烟熏后,某些易挥发的类似焦油一样的物质便均匀地粘附在新象牙的表面。但用这种方法作伪,其色泽可以被沾有汽油或酒精等有机溶剂的布擦掉,假色擦去后,依然保持着新象牙原来的自然色泽。有时,用低劣手法作伪的颜色,还可以被温水和肥皂水洗去。民国时期,曾流行用染料来染色,以达到做旧的目的。被染色的象牙,整体颜色都均匀一致,然而随着年代而自然变旧的象牙颜色,其最暴露于外的部分,显得更暗一些。

所以,在鉴别牙色时,我们可以察看一片牙的底部或内部,观其色泽老化的变化程度与表面是否一致。经人工染色做旧的象牙,一般在处理过程中无法将器表和内部深处的色泽做成两样,而自然老旧变色的象牙却有此方面的差异,这就为我们鉴别象牙到底是自然泛黄还是人工做出来的,提供了一个标识。

中国的牙雕工艺

·商代牙雕工艺水平已很高。主要作筷、杯。纹饰和青铜器的风格雷同。

·春秋时期象牙除作生活用品外,还作剑鞘等。

·到唐代,象牙的镂雕工艺达到很高水平。

·元代在皇宫内成立了牙雕加工部门。

·17世纪我国象牙雕刻造诣很深,可雕出几个层次的雕件。

·19世纪中国牙雕已具工业规模,并大量出口。雕刻内容有民俗、飞禽、走兽、花卉、童趣、神话、景物等等。

·20世纪象牙雕刻已较少,更多的用于制作实用小物,如镜框、麻将牌、把手、杯托、药称……等。

象牙微雕艺术在中国由来已久,至迟在宋代已经出现,当时已有高不盈寸的立体微雕。从清代起象牙微型雕刻开始多见,并涌现出许多微雕名家,其中以被收藏界称为“南于北吴”的于硕和吴南愚最著名。江南著名象牙微雕家于硕,擅长用盲刻法,即在肉眼看不清的情况下,全凭手感运刀雕刻而成,入刀有力,意在刀先,轻重缓急,随心所欲,运刀如运笔,得心应手,字字意气连贯,流畅自然,其功力之深令人瞠目结舌。与于硕齐名的另一位微雕家是吴南愚,后人评他“能于五分方圆之象牙面上,刻字千余,具有帖气。非用放大之镜不可辨识,不知其何以为之。是殆所谓鬼斧神工也”(赵汝珍《古玩指南全编》)。近年来,象牙微刻作品的市场价格走势也逐渐上升,收藏象牙微型雕刻作品已成为一些精明的投资者的目标。

从康熙时起,被征到清宫造办处的牙雕工匠就不断地创作制造着。这些身怀绝技的匠师,有的来自广东,有的来自江苏。当然,他们能做到让皇帝真正满意并不容易。因为在清中前期时,皇帝认为苏、宁、杭、嘉、粤等地的牙雕都有“外造之气”,粗糙又笨俗,不符合宫廷的口味。皇帝的艺术标准范畴是既要雅秀,又要精巧。这样,这些工匠在遵照皇室的要求制作时,就得精心构图,避免广东牙刻繁复堆砌、刀锋毕现的缺陷。他们在牙雕中糅进画风和竹刻技巧,使作品较之北方浑朴简练的风格,则显得雍容精细;较之南派的繁复堆砌的雕刻工法,又显得清秀典雅、细致简洁。有些工匠因为设计、雕刻都得到皇帝的赏识,所以能够得到皇帝的格外恩准,在作品上刻上他自己的款识。如黄振效刻的“渔家乐”笔筒和“云龙纹火链套”,李爵禄刻的小方盒,陈祖璋等人刻的“月曼清游册”等。这些作品以娴熟的刀法、精细的雕琢,赋予作品以挺秀清新的姿彩,显示出种种自然清逸的雅韵和技师们敏智的才干。

象牙是有机物,又是做工比较精巧的雕刻制品,有些品种如花卉、小活(浮雕)在做工上还追求玲珑剔透,更是娇气,怕摔、怕挤压、怕磕碰、怕火烧、怕水浸(象牙本身不怕水,但彩绘处怕水),在干燥的气候条件下怕风吹,也易氧化。所以日常保护是非常重要的。一般来说,象牙雕刻品应当保存在比较潮湿的环境,在南方比北方易保存。一般温度在15—25°C,湿度在15%一65%之间比较适宜。

象牙雕刻品怕太阳光直接照射,太阳光直接照射会使象牙雕刻品的局部出现变形、断裂,还会出现变色。另外,新彩象牙是白色的,虽然已经打过石蜡,但仍应当避免太阳光直接照射,以免泛黄。

象牙雕刻品脏了,要区别对待,老彩活不能沾水,只能用软布或软毛笔擦拭;熏黄活可以用湿布擦,只要头发、眼睛等处不湿,用水洗也可。一般来说,老彩活、熏黄活经脏,用不着水洗,重新打一遍石蜡,就很好了。新彩活有半彩、全彩之分。全彩活不能用水洗,半彩活只要上彩处不着水,可以水洗。一般用细白棉布擦拭即可。如水洗后要在阴凉处自然晾干,最好盖上块白布,不可让风吹。干后要重新打一遍石蜡。用棕刷蘸热石蜡擦拭,最后用细白棉布擦拭多余的石蜡即可。

每一件象牙雕刻摆件在出厂前都要配一个木座和一个外包装盒。外包装盒一般用厚纸板做成,外面糊有锦锻,叫“锦盒”。象牙雕刻摆件就躺放在锦盒内的软囊上,并有两三道纸板卡子,一道卡在木座上,另一两道卡子卡在象牙雕刻摆件粗壮可承受力的部位,这样就可以确保象牙雕刻摆件在运输、搬动和存放时的安全。也有的象牙雕刻摆件是竖立放在锦盒中,但都是正面朝外的。每次收放时都要保持原来的存放状态。每个卡子的插入位置不可以随意调换。

象牙雕刻摆件都有木座,除个别摆件因器形的原因外,一般都会在象牙雕刻摆件的底部打上竹钉与木座相连,故木座与象牙雕刻摆件是连在一起的。

搬动象牙雕刻摆件时,伸手拿捏的部位应当是象牙雕件活的中部(越接近重心位置拿着越稳),并且是较结实的部位(也就是没有雕工很俏的部位),双手最好都去拿象牙件,不要去拿木座(大中型象牙雕刻摆件除外)。因为木座不值钱,即使摔了也不算什么。仅拿木座来搬动象牙摆件是最不好的方法(大中型象牙件除外)。

锦盒外面都有两个骨头别子,插入布扣中,可以将盒盖扣紧。每次在锦盒中放好象牙摆件后,应随手把骨头别子插好,这样即使是盒子偶然翻倒,也不会损伤象牙件活。

有时候买象牙件活时,没有锦盒。用软纸缠绕多层,便可以安全携带了。

江青开玩笑地说:

“这两把都不适合你。”

她手里拿着两把裁纸刀把玩着,一时间拿不定主意,该送我哪把好?

“两把都很漂亮。不过,看起来象牙的要更珍贵一些……”

江青喃喃地言道。

说着,俯身将那把竹子的裁纸刀递给了张颖。

“这个给你。”

张颖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脸上写满了惊喜和意外。

我后来我才知道,这不是一把普通的竹子做的裁纸刀。它是文革期间,长沙马王堆考古挖掘出的千年古董。具有艺术和历史双重价值,属无价之宝。

两天后,张颖私下里找到我,非要将她手中的裁纸刀送给我。 我拒绝了。但她的坚持让我有些困惑,于是我提出用我手中的象牙的与她交换。

她依然不肯答应:

“我知道你喜欢竹子。”

天呀,她是怎么知道的?这着实让我吃惊非小。

原来,她观察到每天清晨当我走出宾馆外出散步的时候,总喜欢观赏竹林和刚刚出土的竹笋。并且还拍了不少的照片。

最后,我让步了。

收下了她的一片“心意”。

 

注:回美国后,找专家鉴定,张颖送给我的这把竹子的裁纸刀并非是出自马王堆的文物,而是赝品。张颖此举,平白无故让我心里多出了两个疑问:是江青原本送给她的就是赝品?还是张颖跟我玩了一手狸猫换太子呢?我可不敢胡乱猜疑,妄自菲薄。以免又多生出一桩冤案来。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延安之路 5》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