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证言 7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6-04 点击数:299次 字数:

7

 

北京机场,民航机进港了。

从广州飞来的长途班机。苏联造,依尔型机种。

混杂在穿人民服的中国人和西装革履的东南亚华侨之中的十五名日本人出现在舷梯上。正是日本钢铁协会视察团一行成员。

当他们步下舷梯时,重工业部的干部们春风满面地迎了上去。
    “您好,欢迎,欢迎!”

一一握手寒暄。然后,引导他们上了早已停靠在舷梯旁边的小轿车。

以日本钢铁六社技术骨干为龙头组建起来的视察团,首次访华。

机场建筑物上张贴着毛主席的巨幅画像和“社会主义万岁!”的标语口号。

到处可见神情紧张持枪戒备的士兵。

团长上了大型高级轿车“红旗”,其他团员分乘六辆“上海”。行李随车拉走。

车队离开机场向市内驶去。

绿荫成林的洋槐和白杨,整齐笔直地排列在道路两旁。

北京的秋天,秋高气爽,气候宜人。

视察团一行松了口气,安然地眺望窗外的风景。

恢复帮交已经过去二年了。可是,航空协定尚未签订,东京——北京之间不能直飞。先得飞到香港,在九龙站上火车过国境。到罗湖,然后徒步渡过深圳河的铁桥。在广州歇一宿。第二天飞北京。

说是一衣带水的邻邦,现实中的日本和中国之间的距离是那么的遥远——二天一晚。

尽管如此,日本钢铁协会视察团一行,在世界上最美的机场大道上仰望北京的秋空,心旷神怡。总算是暂时忘却了路途的疲劳。

车队进入了北京最繁华的大街长安街。从天安门前经过的十里长安大街,道宽近百米。

道路两旁华灯灿烂,胜过巴黎的不夜城。

视察团一行的车队,在天安门广场前面一点儿的北京饭店门前停住了。

专门接待外国游客和嘉宾的北京饭店乃国家级的高级饭店。

大理石台阶下面的旋转门前,持枪警卫戒备森严。中国人别说住店,门都不敢靠近。

换下旅装的一行人,重新上了七辆小轿车,去重工业部登门拜访。

翌日,前往首钢参观。

会客室里,以总经理为首的十五、六名干部拍手欢迎。

“我们一行是首次访华的视察团,没想到受到各位如此隆重的欢迎,不胜感激。谢谢!”

日本方面致完寒暄辞后,按照惯例,开始自我介绍。

中国方面除了总经理之外,人人闭口不言。

他们的姓名,官职不得而知。

团长想主动问问对方,又怕吃闭门羹。到底没敢造次。
    “一九六三年,我访问过日本,正逢东京奥林匹克的前一年。”

为了缓和紧张气氛,总经理开口道。

“噢,是吗——”

当时从中国来了个钢铁代表团,新鲜事儿,此事,团长仍记忆犹新。

“本来是作为反对原子弹和平代表团的一成员去日本的。机会好,顺便参观了阪神制铁的钢厂。”

总经理言道。

“您的记忆力真好。当时,我就是接待人员中的一人。总经理先生对制氧工厂的夸奖,令人终身难忘啊。”

一行中阪神制铁的官员起来答谢道。

总经理转过身子,深怀怀念之情问道:

“大家都还好吗?”

“嗯,都挺欢实的。”

怀旧的话题结束后,总经理开始言归正传:

“我们首钢,是有着六十年悠久历史的钢铁公司。解放前的几十年间的生产量就不值一提罗。新中国成立后,在伟大领袖毛主席‘以钢为纲’的正确路线的指引下,本公司取得了飞跃的发展。是全国的模范先进单位。本公司以高炉、转炉为龙头,下面共有三十二个分厂和独立的施工公司。就业人员二万五千人。并且直接拥有自己的原料矿山。从原料制铁,制钢、压延一条龙生产。原料的进入和产品的输出,厂内有自己的铁道。在丰台并入国家铁道,货物可输送到全国各地。火车车皮由国家批拨,机车车头乃本公司所有。上了铁路网,别说中国的各个地域,甚至还可直达莫斯科呢。”

中国拥有如此庞大的钢铁公司,为什么钢铁还总是翻不了身呢?

视察团一行半信半疑地凝神倾听着。

总经理的长篇大作结束后,开始参观现场。

从原料场到高炉,五百立方两座,一千立方两座。四座高炉中有两座业已停产。

一看便知,这是一九六六年开始的极左路线的影响之下所产生的必然后果。

一行人中没有人敢随便乱提问。

在熔炉前劳动的工人,头戴柳条帽,身着杂色工作服。有穿毛衣的,也有穿衬衫的。

国家还穷,没钱给他们按时发工作服。

艰苦朴素是工人阶级的本色。再说,好多县团级干部还没坐上吉普车呢。

每座炉子的作业人员不少,但真正干活的人不多。

大多数工人都蹲在一堆谈论‘国家大事’。

反正干活不干活都一样。工厂的管理可见一斑。

日本的报纸对中国的文革时有报道,视察团成员还不肯相信呢。

报纸嘛,难免言过其实。

有道是:‘百闻不如一见’。

亲眼目睹“模范先进单位”的指挥系统如此混乱,其他单位的情形就可想而知了。

给视察团带路和解说的是副总经理。

从头到尾只见他一个人讲话。其他的随行干部始终是‘徐庶进曹营——一言不发。’

视察团虽然很想跟他们答话,可这个国家的惯例是只有代表者一人才有讲话权。

其他人都是聋子的耳朵——配像的。

“听说贵国也有二、三千立方的大型高炉。不过,我们工厂的规模不同,操作技术已达国际先进水平。其中甚至有些是贵国尚未研制开发的。也就是说,我们采用了吹炭工艺。”

副总经理通过翻译春风得意地解说着。

一遇到专业术语,翻译就结巴。

这时,日本方面带来的翻译便有了用武之地。

“噢——。吹炭工艺。请问这项很有效率的尖端技术,贵公司是何时启用的呢?”

以团长为首的一行人一本正经地问道。

“从1960年的上半年开始的。这项技术是我国自立更生路线的结晶。并且很受欧美各国的青睐。”

语调中充满自信。

日本制铁所的代表吃惊非小。看设备老态龙钟,没想到竟然能独创世界一流的吹炭技术。

中国人小觑不得啊!

接下来是参观制钢工厂。

这里的工人人数也是‘韩信用兵多多益善。’

车间里机声隆隆。精炼后的溶钢流入旧式坩炉里。桔黄色的溶钢像一条火龙腾空而起,周围溅起许多火花。

“在毛主席自力更生思想的指引下,这里也有本公司独自研发的先进技术。正如各位所见到的那样,上吹氧式转炉乃是中国自行设计,制造,并投入使用的最新式转炉。”

副总经理昂首挺胸,踌躇满志。

对日本人来说这已经是过时了的淘汰技术。因此不敢兴趣。

倒是杂乱无章地堆砌在转炉内壁里的耐火材料,吸引了视察团一行人的视线。

缺头少脚的废品耐火砖,早该扔掉的了。可这里照用不误。说是反对浪费,怕犯罪。

毛主席说了:

“贪污和浪费是极大的犯罪!”

转炉自身的规模也让日本人膛目结舌,吃惊非小。仅有的三十吨的转炉,其规模还不到日本的十分之一。

出于礼貌,日本人脸上一直挂着虚伪的钦佩表情,下面是参观压延工厂。

落在最后面的二名视察团成员仰望着三十吨转炉,肆无忌弹地边走边议论:

“嗨,什么玩意儿,玩具一般。”

在他们眼里,炉子跟前的土头土脑的操作工人中是绝不会有人懂日语的。

没人注意转炉旁边站着的一位年青的工程师。只见他双拳紧握,神色严肃。正不眨眼地注视着视察团一行人的一举一动。

他就是工程师陆一心同志。为了凑足现场工程师的人数,临时把他从图书室借调来的。

分配给他们的艰巨任务是立正,稍息,行注目礼。

不许开口说话!

日本人无意中泄露出来的话:

“落后得很,玩具一般。”

清晰地进入了他的耳朵里。

不错,同日本的想比,转炉的确是小了一点儿。

可是,“狗不嫌家贫,子不嫌母丑。”要知道这里面凝聚了多少中国知识分子的心血啊!

在朱总的指导下,他们没日没夜地研究世界各国的研究论文和设备技术书籍。

讨论、修改。

修改后再讨论。

设计能力由最初的三十公斤,发展到三吨。最后定下了三十吨的目标。

土法上马,反复实验。

终于制造出了中国的第一代转炉。现在却被东洋鬼子贬低为“玩具一般”,陆一心的心刀锥一样地难受。

 


  
上一章:证言 6
下一章:证言 8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证言 7》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