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证言 5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6-02 点击数:291次 字数:

5

 

“茶”。

房间里不合时宜地响起了女人的粗大嗓门和粗暴地挪动椅子的声音。图书室主任大人李春风同志站了起来。主任的脸过于扁平,不象她的名字那么美。抓了一大把茶叶扔进茶缸里,走到放热水瓶处,泡了一满缸子茶。呼呼地吹气,喝起茶来倒是很有男子汉气。喝完茶后,主任回到了自己的专用桌椅上。

谁也没见过她写过一个字,也没见她关心过书籍。成天依旧打她那总是打不完的毛线衣。只是因为她是人事处长的老婆。

前阵子见她织的是男用毛衣,这阵子又开始了织茶色毛线。别看她模样唱不得样板戏,一双巧手实在让人羡慕不已。
    “喂,陆一心!”

有人重重地拍打了一下他的肩膀。回头一瞧,不由自主地跳了起来。原来是老同事美国华侨唐伟。

“啥时回来的?

拉着变得又黑又瘦的唐伟的手,问道。

朱子明和唐伟在陆一心被揪出来批斗之后,不久便步了他的后尘。罪名是美国特务。听说后来被送到遥远的西北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劳改去了。
    “前天回来的。听朱总说你在这里。这不,马上找你来了。”

“往事越千年,魏武挥鞭。能活着回来,比什么都强啊。”

陆一心不无感慨地言道。

“是啊。你老兄比我更那个。批斗大会上,王司令点名将你揪出来时,连我都吓了一大跳。一直当你是地道的中国人。啥时候成了日本人?看他们往你脖子上吊砖头,我在台下直打哆嗦。真是一场恶梦啊!现在想来。”

唐伟嬉皮笑脸地发表感慨。

“毛泽东主席高瞻远瞩,小球推动大球。‘乒乓外交’打开了美国的大门。尼克松总统和基辛格博士来中国签署‘上海公报’之后,中美关系得到了根本的改善。人们不再乱喊乱叫:“要巴拿马,不要美国佬!”了。中美关系虽然友好了,可是好处根本就落不到我们这些人头上。偶尔替别人写写英文信,打打字。也算是为人民服了务了。”

嘘!陆一心用眼神制止唐伟别乱放屁。

因为唐伟并不知道那位热心织毛线衣的中年妇女,乃是上级特意派来监视他们这帮黑五类分子的图书室主任。
    “想看点儿什么书吗?书籍已经大体上整理完毕了。”

陆一心改变话题道。

说完,领着唐伟朝书库里面走去。
    “我在宁夏回族自治区和内蒙古自治区劳改,新疆那地方怎么样?”

陆一心小声问道。

唐伟歪着削瘦黝黑的脸,悄声述说起来:

“我被送到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天山山脉北侧的矿山,维吾尔族人身上有土耳其人血统。男的女的一个个鼻高眼深,象雕刻出来的一样。怪吓人的。文字也象阿拉伯语,心地还是蛮善良的,不象外面谣传的那么凶恶。天山的风景也很优美。将来有一天中国不再坚持“越穷越光荣”的理论时,在那儿开辟旅游区一定能吸引大批中外游客的。

看,我给扯到哪儿去了,

说说囚徒生活?

犯人自然比不得好人,早上七点到晚上五点,每天劳动十个小时,在地下三、四百米的坑内,在坑道口领取作业灯,坐在咯嗒咯嗒直响的老掉牙的木制升降机,一次装十二、三个人。夏天外面气温摄氏四十度坑内挺凉爽的,冬天零下十几度,里面还挺暖和的。

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

到了掌子面,用木板隔开地下浸水,没有凿岩机,用十字镐刨,用铲子铲,矿石比煤炭硬,而且发光。不知道是什么矿?想问又不敢问,怕被人怀疑搞特务活动,弄不好要加刑的。

不过,我想那可能是铀矿,造原子弹用得着的。

美国人和俄罗斯人有那么多的原子弹,为什么咱中国人就不能拥有自己的原子弹?

在坑内整日见不到太阳,还记得‘大海航行靠舵手’这首歌吗?

鱼儿离不开水,瓜儿离不开秧,万物生长靠太阳,对这话我是领会再深刻不过的了,每月改善一次伙食,吃羊肉。

二周休息一回。

妈的,这种日子也算是被我熬出来了。

靠啥?

当然是靠精神支柱。大慈大悲的主啊,救救我吧!

阿门!

休息日怎么打发?

里面不是还有从上海发配来的美国华侨吗?

有时间就凑合在一起,谈论烤牛排和冰淇淋。

想学人家曹操望梅止渴。

结果适得其反,越谈越饿。差点儿没让人发疯。

死人?

要奋斗就会有牺牲。死人的事儿经常发生。

特别是对知识分子,病了,干不动矿上的活儿了,不给医治,送去劳改农场完事儿。

说是‘废物利用’。

死了也不给开追悼会。没人向他们寄托哀思。说是对知识分子进行再教育,思想改造。

我看是肉体消灭。

感谢主,我算是拣了条命回来。

轻如鸿毛也好,重如泰山也罢。

死了死了,啥事儿都了。

我对这个国家已经是绝望的了。

我打算回芝加哥去。

回父母身边。

一九五三年脑子发热,响应‘爱国华侨,回来参加祖国建设吧!’的伟大号召。

不顾父母的再三反对,一相情愿回来建设祖国。

谁知到头来原是一场春梦。

祖国并不需要我们,祖国需要的是主义,是理想,是斗争!

今天你斗争我,明天我斗争你。

“与天奋斗,其乐无穷;与地奋斗,其乐无穷;与人奋斗,其乐无穷!”

生活只要比解放前好过一些就了不得啦。

大言不惭:

“我们解决了十几亿中国人的吃饭问题。”

美得很呢。

吃饭?

人活着仅仅是为了吃饭么?

再说,也得看看碗里吃的是什么呀?”

唐伟一口气说了这么一大通的话,而且越说越激动,猛抽烟。

烟屁股都快要烧到手指头了,也舍不得扔掉。

知识分子就这毛病,“好了伤疤忘了痛。”真该送他回新疆,再教育他几年。
    “我国同日本不是也已经恢复帮交了吗?你考虑过回去的事儿没有?”

唐伟的父亲是芝加哥大学的物理教授,挺自然地问他道。

“不,我的父母是中国人,日本人父亲甭定也已经死了。我从来也没有想要回去过”。

陆一心坚定不移的回答道。

“是嘛,日本方面真的什么人都没有了吗?——”

唐伟挺他替他惋惜的。

心情不好受,话也没得说了。

 


  
上一章:证言 4
下一章:证言 6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证言 5》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