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证言 4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6-01 点击数:323次 字数:

4

 

松枝上的残雪落在月梅的围巾上。陆一心伸手刚想替她拍打拍打,身子一时间又硬住了。小时候替幼小的妹妹拍打头上的雪花的记忆,瞬间从他脑海中掠过。他没勇气将这事儿告诉月梅,怕人家说他出尔反尔。

“咋的拉?你——?”

“没,没什么……

陆一心的口又闭上了。长期的囚徒生活使他养成了不轻易向他人表露自己心迹的习惯。

“虽然平反出狱了,而且又回到了原来的单位。现在中日也恢复了邦交,可是这些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丝毫也改变不了我身上流着的日本人的血统。作为反革命分子被送劳改已经成了我身上的污点。进入了我的档案。我这辈子算是完了。”

月梅虽在听陆一心说话,视线却移到了掉落在湖面上的树叶上。

“这不光是你一个人的问题,许多人活的比你更苦。我不也是终生被打上了‘自杀了的右派崽子’的烙印了吗?小平同志衷心耿耿革命几十年,成了中国最大的走资派。他老人家心里就不觉得冤么?中国有句古话:‘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快了。中国的知识分子出人头地的日子快到了。他们熬了几千年,你就不能再耐心地等一等吗?”

“是啊,冬天都熬过来了。还怕等不来春天?在苦难中播下的种子,是经受得起任何风霜雨雪的考验的。一定会发芽、开花、结果的。”

陆一心对政治从来就不敢兴趣。他总算是想起来了今天首次约会的主要任务。

月梅静静地听他说着,不时会心地微笑点头。

对陆一心而言,月梅就是他心中的‘百里香’。扎根在没有水、没有肥的沙漠中,默默地忍受着残酷的自然环境对她的摧残。每当夏天来临,依旧无偿地将自身的幽香奉献给百里之遥的沙漠上的行路人。

他记起了儿时的一首儿歌:“鱼找鱼、虾找虾,乌龟找王八。”反革命分子找右派崽子,正好合适。只是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现实社会里,他俩的结合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么?

“下个月,我又要随巡回医疗队出诊去了。这次是我第一次去大东北的最边远地区。以前听你说过的什么范家屯也在计划之内。如果有机会,真想亲眼见一见当年你是在一个什么样的恶劣环境中长大的。”

陆一心的脑海里有浮现出了苏联兵的大屠杀。好容易死里逃生五岁的妹妹被人活活地拆散。被人唤作大福,在丁财福家过的那牛马不如的日子。

停歇了的雪花又飞舞了起来。两人都没带伞。月梅用手指着陶然亭倒映在湖面上的四根柱子,说:

“上那儿去歇会儿吧。”

亭子里只有椅子,好在避雪足够了。

雪越下越大。静静地降落在湖畔小道和树木上。四周是一望无际的静谧的白色世界,陆一心和月梅并肩坐在椅子上,观赏着美丽的纯白色的风景。

月梅扯下头上的一直围着的围巾,拍打头上的雪花,不小心将发卡弄掉了,
    “啊呀——”

伸手刚想去拾起来,却碰到了比她动作更快的陆一心的手。两只冻僵了的手下意识地握在了一起,相互传送着体内的热气。

陆一心的手根本不象是知识分子的手,关节暴露,皮糙肉厚。几年的劳改囚徒生涯全都写在他的这双手上,月梅的手同样浸透了消毒药水味和在巡回医疗队中磨练出来的一层老茧。

俩人的手都浸透了过去的苦难。

陆一心拾起月梅的发卡,拂去尘土,小心地替她别在头上。月梅温顺地倾倒身子任其行之。

过去那在内蒙古的蒙古包内躲避黑灾时萌发的爱情种子,今天终于在北京风雪之中傲雪发芽出土了。

他感到月梅的呼吸的热气弄得面颊暖暖的痒痒的。

陆一心此刻真想紧紧地拥抱她、亲吻她。可是,最后还是拼命地抑止住了自身本能的冲动。

他决定等月梅从东北巡诊回来后,将自己以往的一切——说过的和没说过的,完全向她坦白。

当初跪地拒绝了月梅的爱。那么,今天再跪一次,请求得到她的爱。“男子汉大豆腐”。拿得起,放得下才行。

他感到长期的囚徒生活业已封闭了的心扉,现在终于开始松动了,大有一发不可收拾的趋势。

 

依然如旧,陆一心扫完图书室的地后,继续着做他的图书卡片。

首钢的气氛好象又有了一些改变,从劳改和五七干校回来的工程师渐渐地多了起来。

图书室的利用者显著增加。

水涨船高,图书室的工作人员也随之增加了。

林彪事件后,人们依旧不敢放肆。默默地埋头各自的本职工作。


  
上一章:证言 3
下一章:证言 5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证言 4》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