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证言 3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5-31 点击数:334次 字数:

3

 

湖面上飞舞的雪花,即刻便被湖水化解了。建造在小道尽头的陶然亭,屋顶披上了一层银装。静寂地伫立在湖岸边。

陆一心身穿棉袄,竖起衣领。焦虑地等候着江月梅的出现。

自从在内蒙古草原的蒙古包内跪地拒绝了月梅纯洁无暇的爱之后,陆一心心里一直懊悔来着。古人云:“花开堪摘直须摘。莫待无花空摘枝。”事过境迁。谁知这朵花儿有没有被他人捷足先登摘走了呢?

那时是因为自己不配。现在不同了。随着中日邦交的恢复,自己的身份无形之中也得到了提高。

真可谓此一时彼一时也。陆一心原想找朱子明、唐伟来着。可怎么也抑制不住想见月梅的冲动。

毛主席说了:

“蓄之既久,其发必速。”

陆一心反复背诵着《毛主席语录》给自己加油打气:“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一咬牙、一跺脚,陆一心给燕京医院寄出了第一封信。

满天飞舞着的雪花中,出现了月梅匆匆而至的身影。小巧的身子裹着棉夹克,脖子上围着长围巾。

在内心发出悸动的欢呼声的同时,突然间见到日思夜想却不得相见的女性,一时间又使得他踌躇起来。伫立当场。静静地望着越来越近的月梅。

看到陆一心时,月梅瞬间也止住了脚步。两厢里相对无言,百感交集。

“为什么不早点儿告诉我?你回来了。”

月梅腼腆地责备他道。

“我得有时间整理一下自己的情绪。所以一拖再拖——。有道是:‘大恩不言谢。’只是,在北京站接站的父亲再三交待,要我代他老人家向您表示感谢!”

说完,陆一心深鞠一躬。
    “妈呀,总算是在北京见到你了。你终于还是活着回来了。”

说完,目不转睛地端详着陆一心。

什么话儿?好像原本以为陆一心会死在狱中似的。

“这个得答帮您啊。要不是您通知我父亲,他老人家也不会上京告状。我也就得不到释放。劳改中万一再染上个什么病,自然不能活着回来了。”

“囚徒们的健康状况的确很成问题。记得有个从内蒙古一零四劳改农场送到医疗队来的患急性肺炎的病人,由于严重的营养不良,医生也回天无术。那囚徒口里一个劲地念叨‘青霉素、青霉素’的,光景是个知识分子。”
    “不会是黄书海吧?……他是不是姓黄?多大岁数了?”

陆一心不由自主地紧张起来。

月梅仔细地想了想,答道:

“年龄在五十五、六岁。说是姓朴,朝鲜族人。”

不是黄书海。陆一心悬着的一颗心才算是落了下来。

劳改释放后,陆一心给一零四劳改农场的黄书海写了好几封信。全都是石沉大海,杳无音讯。中日恢复邦交时,特意向他报道这一喜讯。发出的信依然是有去无回。甭定是死了,或是被移送到了更边远地区的劳改所去了。陆一心一直挂念着这事儿,放心不下。

湖面上出现了一群水鸟。白色的胸毛,间杂着琉璃色的翅膀。稍没声息地在雪花飞舞的湖面上滑翔。两人立住脚,好一阵子静静地观看水鸟。

“真想有机会能跟一道儿逛逛北京最美的北海公园。可是,谁知道什么时候才对外开放呢?”

当时的北海公园是不对人民开放的。只有人民的‘公仆’,才有资格进去提高思想觉悟。

“回原单位后,工作还顺利吗?”

月梅关切地问道。

“这个……

陆一心说了他现在仍在图书室打杂的事儿。

“我们医院里原先留学德国的博士,从劳改所接受再教育回来后,也没让他回一线。在药房里刷洗药瓶子呢。这世界好像什么事情都颠倒了个儿似的……

月梅悲切地言道。

“是啊,被颠倒的事物,终究有一天还会再被颠倒过来的。主席说了:路线斗争,每四、五年就会再来一次。第一代没有完成的事业,不是还有第二代、第三代么?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强!”

二人继续缓步而行。

“虽说现在已经是恢复了邦交。我们单位却没有任何改变。这世道什么时候才会变呢?”

陆一心接着又道:

“由于养父的精心培养,我完全就是个中国人了。就算中日恢复了邦交,跟我也没有任何关系。只是有时候看着《人民日报》上的登载的田中首相一行人的照片,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看他们同中国领导人又握手又干杯的,历史难道真的是‘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吗?”

陆一心终于将心中憋了很久想说而不敢说的话吐露了出来。

和月梅在一起,他感到长期的压抑感得到了解放。心也像是融合在温柔的怀抱之中。

“想见日本人,想和日本人说话。你心里一定是产生了这种潜在意识。”
    “没有的事儿,对我来说,那些人全都是外国人。”

 “那么,为什么你会有这种冲动呢?七岁之前,你可是一直是个日本人来着。不管怎么说,你跟日本人是断不了干系的。”

月梅歇了口气,温柔地问他道:

“小时候的事儿,还记得点儿什么吗?”

……不记得了。一点记忆也没有。”

陆一心否认道。只是心底深处有一种难以用语言表达的痛楚。

月梅象是注意到了:
    “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这世界上不是还有你和我么?”

说着,靠过身去。

 


  
上一章:证言 2
下一章:证言 4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证言 3》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