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北京 6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5-28 点击数:269次 字数:

6

 

陆一心又回想起了高中毕业典礼那天和袁立本话别的情景。

“袁立本为了我一个劳改犯这么肯帮忙……

“立本现在已经出息了。当了连长啦。秀兰也在母校的中学部任教。”

“父亲,学校方面没事吗?为了我这么久不去上课……

“嗯,没事儿,用不着再去学校了。”

“不用再去学校了——。爸,您不是说教师是神圣的职业吗?难道是因为我,使你不得不这么做?”

“不是,我也老了,拉不动磨了。”

陆一心感觉到父亲的话里很有些爱昧的水分:

“爸,请对我说实话吧。学校到底怎么样了?”

“没必要再去学校了,已经被免职了。”

“爸——!”

陆一心不由自主地抓住父亲的肩膀呜咽起来。为救自己父亲宁可舍弃被视为神圣的教职工作。将学生们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爱戴的往事,一幕一幕地浮现在陆一心的眼前。重重地冲击着陆一心的心!

“好了,好了嘛。只要能洗清你的冤罪,哪怕是搭上我这条性命也在所不惜!你才是我最要紧的儿子呢。”

陆德志紧紧地抱着陆一心的肩膀,相拥相抱的父子俩背后,响起了夜行列车撕裂夜空的汽笛声。

瞬间,陆一心恍惚又回到了五年半前的那天夜里,在北京站附近的一个小站,小日本鬼子被剃光了头,被人用红色油漆在头顶上画了一面膏药旗,押解上囚车的历历往事从陆一心的脑海中掠过。

尽管现在已经被明白无误地释放了,回到了现实中的北京站,和父亲拥抱在一起。

可是,最初被押解上囚车的恐怖感,象后遗症一样遗留在了他的身上。

作为囚徒被送劳改给心灵造成的创伤,在他的有限生涯中曳下了长长的尾巴。

“爸,我的释放不会再出现反复,我的事能一锤子定音么?”

“绝对没问题。周总理统辖之下的人民来信来访办公室花了不少的日子,在充分调查研究之后做出的释放决定。绝对不会出问题。再说,谁敢跟周总理过不去呀?你就放心过几天象人样的日子吧。工作也好,家庭也好——”

陆一心感到嗓子眼象是有什么东西堵住了。

象人样的生活,象人样的工作,象人样的家庭这些个话,自己都好象已经忘记,不会说了。

向四周打量了一下。

长椅上坐得有亲友和父子、也有夫妻。还有在车站安营扎寨的“游击队”。

人们无忧无虑,谈笑风生。

北京电台结束了全天的播音,十二点钟了。

“一心,不冷吗?”

虽说现在是阳春五月,半夜过后,气温急剧下降。

“不冷,惯了。爸,把这毛毯再拉上一点儿,别露出肩膀。”

俩人合盖着一床毛毯。

父亲静静地听陆一心述说这五年半的劳改生涯,陆一心讲了在宁夏参加大坝建设以及在内蒙古自治区放羊的事儿,但没说因涉嫌协助逃亡罪。被关小号以及那段连牲口都不如的日子。那个实在算不了什么。人家少奇、贺龙同志含冤在狱中过的日子比这历害得多了。贺龙同志患糖尿病想喝口水都不成。看守让他喝尿,喝自己的尿。刘少奇同志死后差点儿连骨灰都没找回来。

“对敌人的仁慈,便是对人民的犯罪!”

要不咋体现“无产阶级专政”的强大威力呢。

“什么是最难受的?”

“没有人间情爱的孤独感。慢性饥饿。”

“难为你在那种劳改的环境中,还能始终保持不绝望和顽强忍耐的精神。到底是活着出来了——”

父亲充满感慨地言道。

“想想父母培育我长这么大多么不容易,我怎么能不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撒手先走呢。有了坚定不移的信念,便有了顽强不息地活下去的动力。”

“报恩,蠢话。你是我的儿子,更是国家的宝贵人村。”

陆德志的声音梗塞了,因为他实在闹不明白,这个国家到底还需不需要人村?

眼时国家提倡的是:

“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

人家外国人有自己的小洋楼、有小汽车、有电话、有传真、有个人使用的电脑。

外国人有钱生活富裕。

稀罕?

俺们有马列主义;有俄国十月革命成功的经验;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

穷怕什么?

越穷越革命!

这些,他外国佬有么?

陆德志不懂国家政策,分不清穷和富的概念。亲身经历告诉他:日子的确是比解放前强多了,虽然有时也要过上几年困难日子。

“一心,还记得小时候在村外小河边钓鱼的事儿吗?”

“哎,记得,没钓到鱼,我跑到人家的鱼拦网子里拿了一条大鱼。爸还骂我来着呢。”

儿时的记忆在心中复苏了。

陆一心直觉得胸口暖暖的。

“回单位报完到后,早点儿回家看看你母亲。还有,记得去感谢通风报信的护士同志。替我谢谢她。无亲无故的能帮你这么大个忙,你可不能忘恩负义!”

父亲不放心地再次叮嘱陆一心。

父子俩肩并肩,合盖着那床陆德志带来的破旧毛毯,终于熬过了漫长的黑夜。

 


  
上一章:北京 5
下一章:证言 1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北京 6》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