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北京 5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5-27 点击数:281次 字数:

5

 

旅客们争先恐后,有的急性子的人干脆从车窗往外跳。总算是平安无事地到了北京。旅客们昂奋不已,肩挑背扛匆匆涌向剪票口。

陆一心手提劳改所发给他的一只小布袋。夹杂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之中。一步一步地脚踏着阔别已久的北京站。

高高的天花板,大理石的壁面,辉映在玻璃窗上的北京城的灯光——没错。

这是北京!

剪票口人头攒动,接站的人挥臂大声呼喊,孤身一人的陆一心,用不着留神接站人的呼喊声。

火车晚点三个多小时。

夜里十一点钟之后,去八达岭的所有交通工具都停开了。今晚是回不了北京钢铁公司的了。只好在车站的长椅子上猫一宿,明早乘第一班车回单位报到。随着人流慢慢地挪到剪票口,突然听到有人在喊叫着自己的名字:

“一心!”

朝着声音望去,剪票口外站着一位白发老人。

“一心,是我呀!”

接站的人正是陆一心的父亲,陆德志先生。

“爸爸!”

“儿啊——!”

陆一心激动地浑身发抖,陆德志也哆嗦着身子。

在人流中父子俩终于拥抱在了一起。

良久相对无言,双方用手抚摸着对方的身体。

陆一心感到怀里拥护着的父亲的身子又瘦又小,陆德志则一节一节地把摸一心身上关节,不放心地摸了一遍又一遍。虽然脖子细了,锁骨也突了出来。大可满足了。

看着儿子平安无事地回到了自己身边,陆德志先生激动得热泪横流,双方都发生了变化,超出各自想象中的变化。

五年半的惨淡岁月。铁棒也能磨成针哟!

“爸,您咋知道会是这趟列车的?”

“北京的人民来信来访办公室通知说你已经得到了释放,从内蒙古进京的只有这趟车。虽然不知道你会哪天上车,反正我每晚都来接车,十多天了。”

“十几天了,每晚——”

咋的啦?比起你蒙冤受屈的五年半的日子这算得了啥啊!走,走啊!到亮光的地方让爹好好瞅瞅。”

大理石建造的北京站,宏伟高大。站内长椅上竖着和横着躺着的破衣烂衫面黄肌瘦的旅客宛如给华丽的北京站划上了一道极不协调的音符。

十一点钟过后,所有的交通工具都停开了。坐不起出租车的劳动人民只好坐长椅,静候天明。也有买不着车票的,干脆在这儿临时“安家落户”。坚持“持久战”。不达到离开北京的目的,誓不罢休!

“爸,这十多天您都是在这长椅上过夜的?”

“不是,我住在车站附近的饭店里。一个房间里塞进了六、七个人。咱父子俩正好在这儿多说会儿话。待天亮后,再回饭店去喝早粥。”

父子俩在一长列长椅中好容易找到一个空位子后,坐了下来。

陆德志从布袋里拿出馒头和保温杯。劝一心吃点东西。想起父亲连续十几个夜晚不辞劳苦在这儿等候自己,父爱早已填饱陆一心的胸怀。陆一心机械地往嘴里搬运馒头。

“一心,冤罪已经澄清了,又可以重新好好过日子了——”

在站内明亮的灯光之下,陆德志久久地端详着陆一心的脸,喜悦之情油然而生。

“爸,要不是您拼了命搭救我出狱,这种事一般是很难做到的。”

陆一心心痛地望着满头白发的父亲。

“你说错了,光靠我一个人的力量是救不出你的。首先,救你的是这个人。”

陆德志从口袋里掏出皱巴巴的纸片:

“要不是这封信寄信人不详的信。告诉我们你在内蒙古劳改,我也不会上北京找人民来信来访办公室告状的。写这封信的人才真正是你的救命恩人!”

陆一心小心翼翼地打开已经磨毛了边的信纸。文章简洁。字迹清秀,一看便知是江月梅的杰作。

“这人是从北京来的巡回医疗队的护士。”

陆一心将如何如何患破伤风,差点没死去;如何如何得到护士的精心照料,死里逃生。以及后来如何如何病好了后跟她谈起了家里父母亲的事儿,简要地向父亲述说了一遍。

“她心地真善良。快!快向她报告你已经出狱了的消息,好好地谢谢人家。要快,不然会遭天罚的!”

陆一心默默地颔首应允。拒绝接受江月梅的爱这事儿,他隐瞒了没对父亲言语。

“娘,秀兰还有伯父他们都好吗?”

“嗯,都挺好的。淑琴为操劳我上北京的经费没少吃苦。秀兰给当兵的袁立本写信,袁立本又拜托他在北京的朋友,总之,他们都没少出力。要不是走后门,靠朋友帮忙,这阵子甭定还在崇文门老城墙外面排队侯着呢。”

袁立本的朋友,北京工程兵学院的教官,拜托教官的朋友人民来信来访办公室的副主任。通过副主任的朋友向上面反映。朋友的朋友惊动最高领导层,最高领导层中有人说话,这事儿才算是最后给解决了。陆一心的眼里涌出泪水:

“是啊,‘多个朋友多条路’。这话中国人说了几千年,没想到眼时却应在了我一个日本人的身上。”

 

  
上一章:北京 4
下一章:北京 6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北京 5》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