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北京 4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5-26 点击数:268次 字数:

4

 

进入站台后,有好几堆送行的家属和亲友围在一起,大声谈笑。陆一心虽然孤身一人,仍担心是否有监视自己的眼睛。更担心押解人员会回来将他重新拉上卡车,送回劳改所。

时间对他来说,此刻显得特别特别地慢。

站舍的影子越拉越长,终于广播通知火车就快要进站了。陆一心站在线路的尽头翘首张望。

呜——呜、呜——汽笛声震荡着寂静的空气。黑糊糊的铁龙越来越近。

来啦,火车终于晚点三个小时,“正常”进站了。

乘客们蜂捅而上。

再见!

再见啦的呼喊声盖过了蒸汽机车的扑哧扑哧的喘息声。

黄书海——你一定要活下去!终有一日,我们也还会再见的。陆一心在心底里大声呼喊起来。

列车满员,天天满员。

人们争先恐后地爬上火车。陆一心使出浑身解数好歹算是上去了。好容易在过道上找到一个落脚的地方。火车“哐当”一声,启动了。

火车开始加速,窗外的景色象西洋景一样一个接着一个向后挪动。当列车驶离陆一心他们劳改所所在的村子时,陆一心才真正地感到系在自己脖子上的锁链被砸断了。

他自由了!

陆一心感到嗓子眼发热,心发酸。

列车行驶缓慢,各站都停。

在内蒙古首府呼和浩特下车的人很多。陆一心总算是找到了一个坐位。赶紧抓住机会打个盹。

咣当一声,巨大的震动将陆一心震醒了。

天亮了。

喇叭里响起了“东方红”的乐曲声。睡梦中的旅客一个个睁开了眼睛。车厢里又重新热闹起来了。

“人家睡得好好的,干嘛踩我的靴子!”

“喂,瞎了眼啊,这包里有鸡蛋,随便踩得的!?”

旅客之间争吵早已司空见惯,不足为奇。陆一心竖起耳朵一直在留神收听“东方红”、“白毛女”之后的广播新闻。

女播音员清脆的嗓音报道着:

日前,北京正在召开人民公社社员代表大会。公布的数字拙拙可信。

陆一心这才真的感觉到自己已经回到了狱外社会。

“喝口茶,提提神吧。”

邻座的中年男人将自己的茶杯递给陆一心。

“这,这个怎么好意思呢。”

陆一心出狱时只领取了一天的食宿费和一张火车票。没勇气招呼在车厢内来往穿梭的叫卖人。不吃不喝硬挺着。一杯热茶下肚,直渗肺腑。

“您这是上北京出差?”

“——啊,是的,是的。”

陆一心含糊其辞地乱点头。

这世上好心人到处都有。陆一心简洁地致谢后,递还茶杯。

早晨的太阳越升越高。

上下车的旅客也越来越多。有人从车窗往下递大包小包的行李,惹得车上的人怨声载道。还有人将活鸡带上了车。喔,喔,喔——喔,公鸡打鸣。惹得车上人捧腹大笑。

当列车经过铁桥时,有人将脸贴在窗玻璃上向外眺望。住在内陆的人没见过这么大的河。

陆一心也在看河,黄浊的河水悠悠东流。将人间的烦恼和悲哀带到东海。

陆一心在想父亲,将他重新拉回到人间社会的父亲。抛弃了一切,甚至连命都不惜搭上的父亲,没有父亲在北京日日夜夜坚持着向人民来信来访办公室上诉,就没有自己今天的释放!还有母亲,为了支持父亲的行动,她该付出多大的牺牲啊。

还有——,从陆一心的心底又浮现出了宛如百里香一般的江月梅的身影。去年偶遇黑灾的那天,在避难的蒙古包内,陆一心跪在地上拒绝了月梅的爱。那是因为自己不配。象渣滓一样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囚徒哪有资格接受别人的爱?!

陆一心虽然不敢接受月梅的爱。但是月梅的爱却给了他莫大的宽慰和鼓舞。月梅的爱象欧洲的一盏社会主义明灯。悬挂在他的心头。

咯噔哐咚,咯噔哐咚——列车向着北京,不停地奔驶。

列车,夜里到达北京。好几个长长的站台同时吞吐着成千上万的上下车的旅客。

 

 


  
上一章:北京 3
下一章:北京 5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北京 4》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