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重逢 6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5-19 点击数:260次 字数:

 

6

 

陆一心赶着空车返回劳改所时,老天爷的脸说变就变。铅色的云越压越低,风越来越大。

“黑灾”说来就来了。

天昏地暗。

陆一心不敢丢失牲口。只得拼命扬鞭摧马。可是铺天盖地的砂暴吹得人马都动弹不得。

突然他听到不远处砂暴中混杂着马匹的嘶叫声。

有人!?

不是向着劳改所的方向,而是朝着他这边东倒西歪地挪过来。

马受到惊吓,前足高高抬起,将马上的人甩了下来。

陆一心止住马车,上前想帮落马人一把,对方的肩膀异常柔软。

把对方的头从沙包中挖出来的时候,陆一心一时间停止了呼吸。

正是他日思夜想的江月梅护士。

陆一心拼命地摇晃着呼喊着月梅的名字。

江月梅虽然惧怕黑灾浑身发抖,但红十字药箱却一直安然无恙地挂在肩膀上。

 “巡诊刚回,就遇到了砂暴……

和一起出诊的医疗队分了手,正一个人回驻屯所呢。

“在黑灾中乱跑是有危险的,先得找地方避一避才行……

身为囚徒,虽不能擅自行动,但安全更要紧。把江月梅放到马车上,陆一心拽着马缰绳极力寻找游牧民的蒙古包。他俩在风沙中喘息着,捕斗着,好容易看到了一个蒙古包。

敲门,没有人应答。

顾不了许多,先进去再说。

包里没人。

羊皮做的圆形蒙古包被风吹得呜呜直响。陆一心在炉灶上摸到了火柴,划亮一根,寻找放灯火的地方。第一根火柴刚刚划着就熄灭了。第二根才找到放灯火的地方。

在昏暗的马灯之下,陆一心和月梅相对无言。俩人从头到脚全是沙子。陆一心想起了百里香,月梅就象百里香一样美。相形之下,陆一心却比一年前更瘦削了。囚服上到处是破洞,沾满粪便臭熏熏的。只是浓眉下面的两只眼睛仍象过去一样炯炯有神。

外面的风声越来越大,沙砾疯狂地叩打着蒙古包。马灯晃动得厉害,看看就要熄灭。

“真想不到会在这种地方再见面的……”

月梅先开口说话。陆一心想将自从上次在卡车路过时看见她后的心情讲出来的。最后,话还是没有说出口。

“要过多久砂暴才能平息?”

“难说,有过几个小时的,也有过好几天也停息不了的。我,我不能在这儿停留得太久……

说着,站起身来。

“请再呆一会儿吧,一个人,我怕——”

昏暗的蒙古包内听到的月梅的声音使陆一心又回想起了在挂着黑布的漆黑的病室里所听到的声音。

“我,是不被允许和外面的人呆在一起的。”

陆一心解释道。陆一心刚要出门,突然止足,回头问道:

 “是不是您给我父亲通报了我在这儿的消息?”

这个使他悬心好久的问题。

江月梅在灯下颔首承认。

“那,这种世道。甭定哪天就会给您招来灾难的,何必呢。为了我一个反革命分子,一个被判十五年徒刑的囚犯。”

“我父亲也是反革命分子!”

陆一心不敢置信地望着月梅的脸。

“父亲太软弱,不象您能在逆境中顽强拼搏。反右斗争中戴了帽,文革中又被再次揪了出来。他不堪屈辱和绝望。最后自绝于人民,自绝于党了……

月梅的眼里渗透出泪水。划不清阶级界线的泪水,小资产阶级情调的泪水。无产阶级宁可掉头,不可掉泪!

月梅心中的伤痕这么多年来头一回让外人知晓。有道是同病相怜,物以类聚。蒙古包外面的砂暴越刮越大,蒙古包内的气氛越来越静。

“我,想您是清白无罪的。”

月梅声音透彻地言道。

特别是您对父母亲的恩爱。在任何恶劣的环境中都不失信仰的精神给我留下了终身难忘的印象。”

江月梅燃烧着的瞳孔在昏暗的马灯下愈加显得灿烂。

“——不行,您对我的关心到此为止。再前进一步,无异于惹火烧身。危险得很。”

“不怕,等你的冤罪澄清之后,什么时候回北京时请通知我一声,我在燕京医院工作。”

陆一心沉默了,在严酷的自然环境里,巧遇白衣天使。现在白衣天使又在他面前敞开了爱的胸怀。然而,陆一心不能接受她的爱。爱是自私的,但爱情应该是高尚的。陆一心突然跪倒在地:

“请您离开我远一点儿,怎么说,您也是我的救命恩人啊,”

在月梅的面前双膝跪倒,拒绝了她的爱。

 “我不要做恩人,我要——”

月梅张开手臂主动向他迫近过来。陆一心内心痛苦地挣扎着,拂开了她的手,逃到了外面。

黑灾尚未停息,狂风卷起沙砾抽打着陆一心的脸。陆一心连滚带爬似的逃离了月梅所在的蒙古包。不能将日本人肮脏的血脉玷污了月梅神圣的爱。

男儿有泪不轻弹,陆一心的脸上半是泪水,半是泥砂。

 


  
上一章:重逢 5
下一章:重逢 7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重逢 6》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