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重逢 2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5-15 点击数:265次 字数:

2

 

生产队长的老婆一本正经地问道:

“每年都要换一次,怪麻烦的。有没有可以用好多年的环子啊?”

“医生啊,国家不让百姓生孩子,是不是又要过苦日子啦?”

 “医生同志,孩子他舅从哈尔滨来信说,他们村支书、妇女主任为了完成计划生育指标,闯进超生的村民闫凤山的家,将出生仅仅半个月的婴儿强行抢走,以200元的价格卖给了邻村的村民。”

“是啊,是啊。我都有听说。村支书赵景伟还是黑龙江省通河县富乡乡人大代表呢。他自己也是两胎的超生户。妇女主任郝亚芬的弟弟生了三胎。他们可没将自己超生的孩子送人。因为他们是党员。他们的孩子就是‘党的孩子’。哪有将党的孩子送人的道理?要送也只能送老百姓的孩子。”

“医生啊,听说后来村民闫凤山的老婆杜凤云真的疯了——“说走就走,说唱就唱”。人们发现,她一走就是十多天。三两天不吃饭是常事。有人经常看到她在地头的窝棚、草甸里头睡觉。村民们不敢同情她。谁叫她不听党的话。不搞计划生育呢!”

“什么呀。孩子送人算得了什么呀!有的地方更歇虎。动不动就罚款。交不上罚款就收牛、收房子、收地。”

“什么呀,你没听公社书记做报告说,现在革命形势一派大好,越来越好么?国家不让生孩子,自然有国家的道理。你想想,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要是只有解放前的四万万五千万老百姓。俺们生产队的工分值不就可以从现在的一角六分一个的工上升到三角二分了么?你家不就可以还清生产队的借支了么。甭定过年还可以吃顿饺子,给丫头小子扯二尺红布做件新衣裳呢。”

“都不生孩子了,哪来的丫头小子啊?”

“不对。不是说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吗?”

“前不久,山西有个叫翟少颖的记者写了一个报道,说是山西也有‘超生游击队’在活动。”

说着,扬了扬手里的一张旧报纸。

队长老婆一把夺了过来,大声念了起来:

超生游击队父母累孩子苦

从没枕过枕头、最想吃顿米饭……

多年前,春晚小品《超生游击队》将一个再苦也要生下去的超生群体鲜活地展现在我们面前。

时至今日,仍有为数不少的超生游击队活跃在各个城市的角落。

跟随父母南征北战的孩子们,如今过着怎样的生活?

同时,超生家庭的孩子也是生命,不帮于心不忍。

但是大力帮助又存在这样的担心:好心人的帮助,会不会成为对这个人群的负面暗示——超生没关系,城市里自然有人会管?

如果可以用无辜来形容这些衔着罚款单出生的生命群体,那么我们的社会,又应该如何面对他们的艰难生存?

文章读完了。

可大家并没有被这个故事所打动。因为大家过得都是苦日子,苦日子已经将大家的神经麻痹了。共产党说,计划生育能让百姓过上好日子,那就是说少生或不生孩子就一定能过上好日子。

他(她)们永远也不可能知道,共产党的大官他们可以不在中国生孩子,他们可以让他们的孩子到美国去生孩子。

妇女们七嘴八舌地继续发表她们的见解:

“计划生育真好。一百年之后,当中国只剩下一亿人口之时,不就可以成为世界上人均收入最富有的国家了么。”

 “是啊,十亿中国人成了一亿人。十个人的钱给了一个人。乖乖,玄乎!”

生产队里文化程度最高,读了小学五年级的一名妇女意见不同:

“哪里呀,十个人的钱给了一个人,十个人的活儿是一个人做的来的么?”

“好了,好了。”

江月梅止住了妇女同志们的议论。首先回答了生产队长老婆提出的问题:

“避孕环的正确使用方法应该是每年换一次。我们医疗队争取每年都来一次。另外,我们正在培养本地的赤脚医生。教育他们如何上环换环。请你们放心好了。”

二、三年不换,镀锌环便会嵌入子宫肉内,压迫坐骨神经。严重的还会造成子宫穿孔。对这事儿,江月梅想言又不敢言。农民妇女们听了万一产生畏惧情绪,完不成上级交给的指标,回去可不好交差。个人倒没什么,可不能坏了巡回医疗队的名声。

干部干部,先行一步。

“我先上吧。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迟早的事儿。”

队长老婆以身作则。

江月梅她们总算是松了口气。

 


  
上一章:重逢 1
下一章:重逢 3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重逢 2》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