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入党前后 5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5-13 点击数:467次 字数:

春天,江青又秘密地从北京“潜”回了上海。

这次是左联上海支部派遣她回来的。

这意味着组织对她近一年多时间的考察正式结束了。

另一方面,在中国共产党直接领导下的左联和其他左翼组织近几个月以来,在上海许多行业,尤其是在各大、中、小学发展十分迅猛。用江青的话来说:

“已经掌控在我们手中!”

江青被组织派到了一所夜校,教女工学习文化。同时,上海支部又派她到了基督教女青年会。

江青对基督从来就不感兴趣,再说“基督教女青年会”又是当时出了名的“极其反动组织”。

在没有更多的解释的情况下,让江青同时服务于基督教和共产主义两个相互矛盾(对立)的阵容,对她来说,确实是一次更为严峻的考验。

1927年,蒋介石背叛了他的共产主义合作者——背叛了革命。共产党领导的大多数工会都遭受到了严重破坏,不久之后不是被其他组织所替代,便是被国民党所控制。

随后爆发的世界经济危机,客观上帮了中国共产党的忙,使共产党有了喘息的机会。

1932年,共产党在江西省建立了红色政权。创建了第一块革命根据地。

同时,上海党组织的恢复工作也取得了很大的成绩。

渗透到中国国民党组织内部去,是当前上海地下党工作的重中之重!

 1930年上海基督教会已发展为“基督教青年会”和“基督教女青年会”两大机构。成员遍布各级工会组织。因其“国际背景”,国民党政府都要对它“高看一眼”,而从来不干涉基督教的内部事务。

凡基督教信徒,可以公开游行集会,从事各种爱国及反政府活动。

基督教女青年会Young Women’s Christian Association基督教新教的社会活动组织。简称YWCA。1855年创立于伦敦。创办初期主要是为组织青年妇女参加宗教活动,为离家自立的职业妇女提供住处,救济贫困。后逐步成为培养妇女德行、进行广泛活动的社会机构。

1890年,基督教女青年会由美国传入我国,1908年成立中华基督教女青年会全国委员会。1911年创设了体育会,鼓励女性参加体育活动,走向社会。1915年创办了体育师范学校,这是中国第一所专门培养女子体育专门人才的学校。1923年,中华基督教女青年会全国协会在上海诞生。1930年创办了女工夜校,开展“给女工一把钥匙”活动,培训了大量女工。1949年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成立时,女青年会是三大初创单位之一,同年,全国青联成立时,她是4个团体会员之一。

100多年以来,女青年会历经中国社会变迁,扎根于不同年龄、不同民族、不同信仰的女青年中,关注各个时期妇女的利益和需求,为她们提供服务,帮助她们提高自身素质和适应能力,激发她们的社会责任感,鼓励她们对社会事务的参与。同样,在上个世纪的抗日救亡、解放战争和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等各个重要历史时期,女青年会的爱国行动都有过出色的表现。

女青年会的会训是"尔识真理,真理释尔",宗旨是:本基督之精神,促进妇女德智体群四育之发展,培养高尚健全之人格,团契之精神,服务社会,造福人群;积极参与我国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建设,为促进世界和平和人类发展作贡献。

基督教女青年会上海分会需要一名懂得行政管理又有妇女运动工作经验的管理员。江青恰好同时具备了这两个条件。

正是在这种历史背景下,江青被派去了基督教会。

江青的日常工作主要是负责接待乡下来的农民、主持妇女工作以及帮助起草一些要求各工厂主改善工人工作条件、提高工薪待遇和保障基本医疗服务的文件。

基督教女青年会同时还开展了抵制日货、宣传抗日的演出和演讲等爱国活动。

基督教女青年会中潜入了大批的激进分子,他们大多来自左联。有教育家、作家和剧作家。其中大多是共青团或共产党。他们不仅具有爱国热情,而且本身素质极高。无产阶级的阶级意识使得他们坚信,在不久的将来,中国一定会推翻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

1934年,江青被派去从事工人运动。

尽管江青过去从未有过与产业工人打交道的经验,但她很快地便融入到了工人阶级的队伍里,成了他们中的一分子。当然,她不是像其他女工那样从事体力劳动。而是作为一名教师,用她的知识和手中的教鞭,唤醒女工们的阶级意识,引导她们起来革命。

江青说,派她从事工运的是YWCA。

一段日子过后,YWCA又指示江青进一步与工友们打成一片,直接走进她们的家庭,了解她们的真实生活状况。

江青回忆说,这是她生活中最快活的一段日子。

没多久,她又被派去从事调研工作。调查小型工厂,尤其是外国资本家开办的工厂的工友们的健康状况。

江青工作很快便上了手,成了调查和写报告的“专家”。不久之后,她的工作范围扩大到了较大的工厂,尤其是那些外资厂。

有时候,进门都很困难。

外资企业的管理人员十分害怕有记者混入厂内。一旦有任何劣迹曝光,必将引起工人情绪波动,进而引发抗日风潮。影响工厂的正常生产。

因为他们只对生产感兴趣。而从不把工人的死活——换句话说,是从不将工人的工作条件和健康状况放在心上。

由于江青打着的是YWCA的旗号,无论大厂或是小厂,大多数情况下,她都能走得进去。

如果不走进去,外面的人是很难想象工厂里面工人们的生活状况是一幅怎样的情景。

他们通常与外界完全隔离。

他(她)们住在所谓的“宿舍”里,与家人完全不通往来。国民党还将男工和女工隔离开来,严格看管。

江青的宿舍,就在工厂区内。

她个人在后面占用了一间小房子。前面的房子被用作教室。空闲下来时,则成了女工们的“寝室”。

刚开始时,江青过得并不顺心。

比如说,备课常常花去她许多时间。这让她没法脱身去参加外面的社会活动。

因为备课和修改作业,江青不得不时常熬夜。疲惫和沮丧,成了她这段日子的主旋律。

江青的学生,大多是来自纺织厂的女工。这些工厂,其中大多数属于日本人,但中国人管理。另外的有英资企业开办的香烟厂,以及英美合资的烟草公司的女工。

她们的工作时间是早晨六点钟。

江青回忆说,住在宿舍里的女工,每天早晨四点钟就得起床,走夜路摸黑去工厂。这些还不算是最苦的。英美烟草公司的工作条件最差,工人们形容说,简直就是“地狱”。女工的最高工资每月只有十七、八元。童工的工资更低,几乎等于零。

盛夏,空气非常潮湿。所有的窗户都是关着的,整个工作车间就像是一个巨大的蒸汽浴室。

寒冬,则刻意打开所有的窗口,使空气对流。让工人在刺骨的寒风中劳动。

仅仅因为业主们担心舒适的工作环境会使工人变得迟钝。所以他们就用酷暑和严寒来控制劳动力。

大型卷烟厂的厕所,污浊不堪,臭气熏天。难闻的气味熏得人直翻胃,很难呆在里面“偷懒”。

卷烟厂几乎没有任何设备,偌大的车间里只见一排排的木质长凳。

希望得到工作的孩子们前一个晚上就得通宵达旦地去排队。那些足够幸运获得了工作机会的孩子,接下来的几个小时,没有任何喘息的机会。她们被强迫着连续轧制香烟,不停地将烟卷装进盒子里。

在一家卷烟厂,江青亲眼目睹了一件事。让她刻骨铭心,终生难忘。

有一个“富人”家的女孩,(她没有解释富人为什么会送自己的女儿去臭名昭著的卷烟厂工作。)前一个晚上非常早地就去排了队。可是第二天早上,工头却要将他自己的人安插在了她的前面。女孩不服,与工头争吵起来。结果,工头一把抓住她的肩膀,将她狠狠地摔倒在地。然后,一脚把她踢下了楼梯。女孩的身体被摔碎了,一动不动地躺在楼梯底下。没多久,便咽气了。

所有人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一条幼小的生命消失在她们面前。她们就这么麻木不仁地看着,宛如司空见惯了似地没有任何反映。

除了卷烟厂以外,江青的学生也有人是来自附近的中国人自己开办的小型袜厂的工人。那里的工资甚至比卷烟厂的更低。工人们每月最高能拿到十二元钱,远远低于平均水平。就这样,她们还要遭受更残酷的剥削。

针头断了,得工人负责。

一根针,罚款一元。

她的一个学生赶巧一个月里断了八根针。支付了罚款之后,几乎分文不剩。她没钱付房租,也没钱给家人。她不做了。

临走时,江青将自己口袋里所有的钱都给了她。当时江青还只恨自己没本事,挣得太少。没能力帮助她更多一些。

这些脆弱的女孩只所以能接受工厂的非人待遇,是因为有大批条件比她们更差的“合同制”工人。

为保障各工厂有足够的劳动力,有一些“供应商”,或者应该叫他们“人贩子”,定期前往农村招收农民工。然后,再将这些廉价的劳动力带回城市。

他们欺骗无知而又贫穷的农民。将大上海说成是“人间天堂”,即使最普通的农民,也可以轻易地赚到一大笔钱。

于是,农民们相信了他们的鬼话,与他们签订合同。将自己的孩子“卖”给了这些人贩子。

这些“包身工”,等他们进了工厂才知道,原来“天堂”是“地狱”。

不但工作时间非常长,而且,倒班的工人都被关在笼子般大小的小房间里。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

他们每天只能得到一点配给的稀粥和水。他们都患有营养不良。许多人死了。

江青发现,不仅是国民党敌视她的政治工作,连自己人——左翼团体中的某些激进分子对她也颇有非议。一些不和谐的声音常常传到她的耳边。

江青虽然被派到工厂担任女工们的教师,但她仍然积极参加外面的各种社会活动。尤其是共产党上海支部和共青团发起的各种集会和示威游行。江青恰到好处地利用自己的教师身份,在工人队伍中颇有成效地物色和发展党、团员。并多次受到支部领导的口头嘉奖。

同时,江青在扫盲和宣传等基础工作中也取得了骄人的成绩。某些青年团成员对她有了好感,试图“讨好”她。借着协助她工作以及便于保护她的理由,想方设法接近她。

一天,一名青年团成员出现在女子宿舍她的房间里,从后面一把抓住了她,企图不轨。

江青没有反抗,只是轻声地对他说了两句话,便机智地化解了这场危机:

“要想赢得女孩子的芳心,靠武力不行。你得在政治上有突出表现才行!”

一提到“政治”,对方果然就松手了。

说到这儿,江青接着补充了一句:

“他要真想动武,也绝对讨不到什么便宜。要知道,我可是从小在戏班子长大的。会功夫。三、五个男人,别想近身!”

此人,后来成了共产党的高级干部,故江青没有提及他的姓名。他也没有忘记这段历史往事,只是在打到了《四人帮》之后,他才第一个勇敢地站出来,深揭狠批江青青年时期的生活腐化问题。

摆脱了他的纠缠之后,江青全身心地投入到了一年一度的纪念“九、一八事变”示威游行的准备工作中。

在大城市里,当然,主要的敌人还是国民党。遍地都是国民党的警察、特务和便衣。他们无孔不入,无所不用其极。

环境越恶劣,越能锻炼人。

江青越来越成熟,斗争经验也越来越丰富。

一天,江青和她的同事正在公交车上。她突然发现前方有警察在拦车检查,她马上请司机停车,机警地溜走了。

没想到在另一个路口又突然遭遇到了警察。见躲避不开了,江青若无其事地走了过去,很有礼貌地回答了警察盘查时提出的几个问题。警察没有怀疑她,也没有搜查她。就让她这么大大方方地走了。

其实,传单就藏着她身上。只要警察伸手一摸,准能查到。倒是跟在她身后的另一位女同事,被警察盘查了半个小时,身上里里外外被搜查了个遍。

回去后,想想还真有点儿后怕。

带着这种传单走路,要是被警察查到了,不是就地枪毙,就得被抓去坐牢。

国民党的政策可是:

“宁愿错杀三千,决不放走一个!”

这样的例子还有许多。

女子夜校是她们经常开展政治活动的地方。因为这是她们自己的地方,所以要粗心大意得很多。

记得有这么一件事:

一名女学生将传单直接带到了课堂上。认为这是扫盲和识字的最好的教材。

这事一下子就激怒了江青。

她将所有传单都是收集过来,当着学生们的面,一把火将传单烧成了灰烬。然后,下令让那位女学生去厨房烧了一壶开水,浇熄灰烬,抺去所有的痕迹。

江青的日常工作是教两个班的学生。一个是早上教上夜班倒班的女工,另一个是晚上教白班倒班下来的女工。她下午从不教课,这段时间主要是用来从事外面的社会活动。

有一个晚上,她回家晚了。修改作业,一直忙到凌晨四点才上床睡觉。

正赶上夜班女工破晓之前回宿舍。

像往常一样,经过她房门口时,女工们都要脱掉鞋子,穿着祙子蹑手蹑脚地走过去。她们非常尊敬自己的老师,生怕弄出声响吵醒了她。

江青的房间通风不良,有时候睡觉时她会打开一条门缝透气。

那天凌晨,江青觉得楼梯间的声音有点儿异常,好像有什么东西重重地撞击在了墙壁上。

江青疑惑地打开房门,想看过究竟。

只见女工们排成一列纵队,手里抱着一大捆东西。

通常,下班时她们手里只会拎着一只小盒子。里面装着工具和材料。

这引起了江青的警觉,她让女工们径直地走进自己的房间。

她要检查。

平时性格十分温和的她,为什么此刻会做出如此蛮横无理的事呢?

现在想来,还真是有些过分。

但当时女工们都很敬畏“李老师”。

当李老师命令她们打开可疑的包裹时,她们害怕受到惩罚,萎缩地挤成一团,谁也不敢动手。

江青不耐烦了。她不得不自己动手。

结果发现包裹里面藏着的是传单和报纸。

“怎么这么蠢呀!”

江青气得尖叫了起来。

她让女工们打开所有的包裹,将传单分离出来。

报纸体积大,又引人注目。

她下令:

“统统扔掉!”

接着,江青不但严厉地批评了她们的愚蠢做法,而且言传身教向她们直接面授机宜。

江青让她们将传单藏在伞里面。这样,途中如果遇到搜查,只要倒转伞把,就可以人不知鬼不觉地扔掉里面的传单。只要不被国民党直接从身上搜出“证据”,她们就是无辜的。也是安全的。

同时,江青还提醒她们:

“散发传单时,如果发现有可疑人员或情况不对时,要赶紧撤离现场。如果发现有“尾巴”跟踪,不要直接回家,可以去其它的地方,或者是逛商店。”

一天晚上,当几个女工未能按常规时间回宿舍时,江青睡不着,开始担心她们可能会遇到麻烦。

几个小时之后,所有人都回来了,但仍有二人彻夜未归。

江青开始感到不安起来。

顾不得多想,为了安全起见,天亮前,她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悄然离去。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入党前后 5》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