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第二封信 4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5-11 点击数:275次 字数:

4

 

北京,天安门附近沿着旧城墙搭起的小屋有增无减。

陆德志全心全意地排队告状。

回乡下一过完春节,马上打了张火车票又赶回了北京。那是一个多月之前的事儿了。

去年,收到那封匿名信后,德志先生匆匆整装到了首都北京。在长长的上访者队伍中挂了号,依次前行。年内返回乡下,再赶来时,冰天雪地之中,又有二百多人排在了他的前面,

当时,陆德志茫然了好一阵子。退一步想,好歹已从去年的旧城外的崇文门慢慢地挪到了旧城内的前门附近了。这已经是很有希望的距离,如此想来,心里便好受了许多。

高十五米,宽一点五米的灰色砖砌城墙上到处刷满了标语。

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历史的真正主人!

打倒牛鬼蛇神!

红卫兵们用红色油漆将城墙涂鸦成一片红色,只是依靠城墙搭砌的小屋尚未染上颜色。

背靠城壁,另外三面胡乱地用木板、砖瓦、油布、草席子支撑起来一间小屋。地面上敷设着尽可能收集得到的水泥袋、油布和塑料薄膜等可以防寒、防水的材料。就算是套着棉裤钻被窝,仍难抵挡零下气温的侵袭。

天气好的日子,陆德志一边出来进行日光浴,一边努力寻找是否有熟悉的面孔。结果,一个熟人也没有碰到。今天他从范家屯带来了比去年多得多的粮食,谁知道要在这儿驻扎多久呢,家里的存款业已全部用完。家里仅仅留下给妻子淑琴睡觉的行头。

日落了,陆德志拾掇好煤火,抱着小木炭烘炉作好了对付漫漫长夜的准备。

在寂静寒冷的夜晚,德志的一颗心全到了一心的身上。

劳改中会不会冰坏一心?

寒风会不会吹坏一心的身子?

老天爷有眼啊,要不是好心人送信报告一心的下落,恐怕现在老俩口还在乡下蠢等死盼。一心的冤罪也不知要等到猴年马月才能得以澄清。

陆德志总觉得将一心从劳改中解救出来是他的义不容辞的责任。1946年打长春车站前从人贩子手中将一心拣了回来。经历了多少苦难啊,先是阻止了他想要回日本的念头,后来又带着他从国民党统治之下的长春逃到解放区内的范家屯,从第一天开始就一直是将他作为中国人的儿子——他陆德志的亲身儿子一样扶养长大。

数日后,陆德志的小屋附近突然变得热闹起来。几十个妇女一齐动手搭盖新的小屋,准备在这儿安家过日子。她们身上穿得虽是人民装,但说起话来叽哩呱啦听不懂。她们一个个皮肤黝黑,动作粗野。公安来了好几回,勒令她们离开。但这些个野蛮女人又喊又叫,最后离开的反而是公安人员。

 

有一天,陆德志正生煤炉生不着,直弄得烟雾缭绕。背后突然有位女人向他答话:

“这位大爷,莫不是去年……?“

回头一瞧,蓬头散发,声音嘶哑。不认识的女人。

“你是?啊,是你呀!”

原来是那个因为死囚人数不对,临时为了凑数被拉出来公开枪毙了的被判五年刑的冤死鬼的女儿。几个月不见,二十一、二岁的姑娘愈加不象人样,骨瘦如柴,牙齿也没了。

“啥时来的北京?”

问她,姑娘没答理。

“请给点儿吃的吧!”

饥饿的眼睛象是在说话,陆德志扔下煤炉,领着姑娘进了小屋,拿出妻子特意为他做好带来的煎饼。

姑娘用脏兮兮的手接过煎饼,张开没了牙齿的口狼吞虎咽起来。德志要吃三天的煎饼,姑娘二口就咽下了肚。连掉在地上的渣屑都不肯放过,跪在地上一一舔食干净。

 “——啊,好久好久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了!谢谢您啦。”

与她吃东西时的德行判若两人,举止文雅,很有教养地道谢。

“喜欢吃就好,春节没回家?”

姑娘眼圈儿红了:

“回了,母亲疯了,死了。”

去年听姑娘说由于父亲错误被斩母亲精神失常了,没过一年就得疯病死了。德志觉得心里怪不好受似的。

“亲戚们说,如果我再不停止告状,惹怒了公安,必将罪连九族。难道替父亲挽回名誉也有罪?!干脆同他们全都断决关系,一心一意为父亲申冤。”

姑娘身,老妇脸。为了替父鸣冤不惜赔上自己的青春!弄得德志的胸口酸酸的难受极了。姑娘隔三差五常来拜访德志,俩人分食着咸菜罗卜干。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第二封信 4》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