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第二封信 3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5-10 点击数:294次 字数:

3

 

一九六九年三月初。乌苏里江尚未解冻,同苏联国境象现在这样如同陆地一样连接在一起。

事件的起因是位于乌苏里江中州的珍宝岛。中苏两国都宣称是本国领土,按照国际法划分国境,以河川水位最深处为分界线,毫无疑问,珍宝岛位于中国一侧。可是,河水泛滥期间水位发生变化,苏联人强词夺理声称国境线有问题。还想要重温瑗晖条约之梦,中国方面尽量回避武装冲突,主张政治谈判解决。严冬二月,苏联军对于中国军在本国国境内举行的军事演习突然感到紧张起来。三月,双方代表还未离开谈判桌前,苏军先发制人开枪开炮,大举进攻。

当时,袁连长所在的工兵团担当的任务是为坦克和装甲车开山辟道。亲眼目睹苏联坦克一边开炮,一边从冻结的河川之上向这边猛扑过来。

中国军队自卫反击,成功地阻挡住了苏联的进攻。苏军扔下近五十具尸体和几辆最新式坦克撤退回府了。二周后,苏军恼羞成怒再度发起进攻。这回出动的兵员更多,火器更新,更猛。然而失败的也更惨,伤亡近千余人。毛主席说话了:“对侵略者消灭一点,舒服一点。消灭得多,舒服得多。”苏联人有点儿感到舒服了,重新回到了谈判桌前。只是心不有甘,总想要再找回面子来。于是,闹得边境地区的紧张局势一直持续到今天。

袁立本所在的工兵团不象持枪的步兵和最前线的炮兵部队,几乎没有伤亡。只是在苏军发起第二次的攻击时,被七公里外的远程大炮崩塌战壕,死伤三名部下。眼见亲手调教出来的战士倒在血泊之中,袁连长的心中既感到痛心,更感到仇恨。老毛子欺负咱中国有日子了。抢去咱那么大一块土地,差不多有六个法国那么大。还想要咋的?!那是咱祖先皇帝老儿无能,咱中国人1949年就站起来了。谁胆敢再欺负咱,咱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个不答应!臭狗熊。这笔帐迟早总有一天要找他们算清的。

苏联方面夜间演习的枪炮声终于停熄了。

袁连长来到士兵中间,命令每隔一个半小时休息三十分钟。

连队接着布雷、休息,再布雷。午夜零时,今晚的演习结束了。战士们回到了十个人一顶的帐篷内。喝口热水,傍着火炉子很快就睡着了。

袁连长再战士们睡下后,怡然在马灯下写总结报告。苏军的照明弹使得演习无法继续进行。明天召开战地诸葛亮会,讨论如何对付苏军的照明弹问题。

厚厚的棉布帘子晃了晃,放哨的班长探头进来,劝说连长早点儿休息:

 “连长,今晚恐怕还会有紧急行动。别累坏了身子,赶快歇息把。”

“嗯,马上就睡。外面到了零下二十多度了吧?辛苦你们啦。好好干,别放松警惕!”

袁连长慰劳战士道。整理好文件刚想要上床,一眼看到了有从后方驻地每周一次送来的邮件。在《解放军报》和沈阳军区下发的军事文件中夹杂着一封普通民信。一行秀丽的文字在信封上写下了他们所在部队的五位数字的番号。

袁立本的心顿时怦怦地加速了跳动。不用看寄信人,他也知道这是盼望以久的长春乡下范家屯心上人陆秀兰写来的信。尽管上级领导一再关心他的婚姻问题,可是年过三十的袁连长依旧是王老五独身一人。他无法割断对青梅竹马一同长大的秀兰的眷念之情。

袁连长怀着对秀兰的思念之情,慢慢地打开了信封。

 

立本:

谢谢你去年年末写来的热情洋溢的来信。

你说的,为党和国家分忧,为人民服务的那些话至今仍深深地打动着我的心。你那不屈不挠的奋斗精神始终是我学习的光辉榜样。

另外,有件事儿必须早点儿告诉你,你一直也担心着的陆一心现在已经知道了他的下落。他现在内蒙古某劳改所劳改。全系冤罪。为了替他鸣冤昭雪,今年春节刚过,大叔就上北京找人民来信来访办公室上诉去了。可是,听说全国各地上京告状的人成百上千,海着呢。一时间很难同政府官员见面。长期泡在北京,对其体力和经济都是一个沉重的负担。如果你在北京有什么人缘的话,请帮大叔一把吧,算我求你。

寒冬季节,千万保重身体!

保家卫国,重任在肩!

等着你回乡下度假,

秀兰

 

秀兰的信出乎意料地告诉了他有关一心的消息。

袁连长挑亮马灯,又重读了一遍。

是嘛!一心还活着!尽管是在劳改,只要活着就好。他感到喉咙里面热热的,打小在范家屯的小学校,一心不正是因为小日本鬼子的出身而受尽屈辱么。文革期间,他将受到何种迫害。可想而知。

目前,边境吃紧,保家卫国乃军人神圣职责。自己不能分身,可一想到了为了儿子不顾一切在严寒的北京排队等候告状的陆德志先生,这个忙是非帮不可的了。不管怎么说,他总是自己的恩师啊。

再者,秀兰的来信,信中浸透着搭救一心的迫切之情。记得刚入伍在新兵营接受一年基础训练后的一天,秀兰特地跑到沈阳部队来看他。从此秀兰便完整地占据了他的一颗心,好长日子从未间断过通信往来。秀兰总是避开他的正面进攻,跟他玩开了持久战,游击战。他也知道秀兰的一颗心系在一心的身上,偶尔也觉得矛盾痛苦,只好听其任之,等待秀兰做出最后的裁决。

不管怎样,现在先救人要紧。

袁连长抱着胳膊,反复思考着在京可有信得过的朋友?最后选中了一位自己在北京工程兵学院的同班同学,现在留校担任教官。比起在司令部工作的那些好友,教官更不惹人注意。此人虽无深交,但为人正直,极富同情心。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第二封信 3》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