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名家名作
童年旧事 2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5-06 点击数:1163次 字数:

“既然你很想知道我的过去,那我们就谈谈吧。”

她首先拉开了话头:

“我生在旧社会,童年生活十分凄惨。我不仅恨中国的地主,更恨外国人!无论是东方的,或是西方的洋人,他们只会欺负我们,带给我们的也只有痛苦!弄得我们食不裹腹,衣不遮体。他们反倒要嘲笑我们是‘东亚病夫’。”

李青,是她参加革命之前使用过的诸多名字中的最早的一个。她有许多的兄弟姐妹,具体数字她没告诉我,(或许是出于政治的考虑,担心她的家族成员会因为她的原因而受到不该有的政治待遇。中国有句古话:“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毛泽东对自己的的亲属历来要求很严,江青就更不敢造次了。)她唯一透露给我的数字是,最小的姐姐年长她十二岁。

生她那年,父亲刚过六十大寿。用她的话说。父亲是个“老头”。母亲则是四十刚出头,比父亲要年轻得多。在她童年的记忆里,母亲比父亲更慈祥,也更疼爱她。

父亲早年跟镇上的一个木匠学徒,后来成了这家作坊的老板。专门生产车轮(著名的山东手推独轮车车轮)。

“家里太穷,经常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所以父亲脾气不好,对母亲不是打就是骂的。”

为此,镇上的人给他取了一个绰号:“骂人艺术家”。

父亲心不顺时,常拿孩子们出气。可只要他对母亲拳脚相向,孩子们都会扑上去,将母亲围在中间,尽全力保护母亲。

记得那年元宵节,许多孩子都跑去地主家看灯。父亲气不过地主炫耀财富,见母亲正要带着孩子们过去,他抓起一把铁锹就朝母亲扔去。铁锹先是打在母亲的后背上,然后落下来又切断了母亲的小手指。见状,江青奋不顾身地冲上去,用自己幼小的身体挡在了母亲的前面。结果,自己被父亲打得满嘴找牙。母亲从此落下了残疾。

说到这儿,江青用手掀起上嘴唇,让我们看她儿时留下的疤痕:

“后来我才认识到,一个打女人和孩子的男人,决不是个好男人!可我并不记恨自己的父亲。说到底是旧社会害了他,是贫穷害了他。”

母亲终于爆发,再也不堪忍受父亲的打骂。母亲委屈地低声向她哭述:“当初进这个家,我可是晒过红的……”(晒红,山东地方习俗。新媳妇过门,翌日要将洞房花烛时染红的床单凉晒在外,以示清白身子。否则,会被族人瞧不起,是“破鞋”。终身难以在夫家立足。)是夜,母亲将江青背在背上,义无反顾地离家出走。从此再也没有回过这个家。

说到这儿,江青停顿了一下。

然后,若有所思地加了一句:

“我很小的时候就学会走夜路了。孤独地在黑暗中摸索着找妈妈。”

诸城镇上有一户地主,讨了好几房妻妾却无男丁。为延续香火,托人找江青的母亲说媒。一开始便遭到母亲的严词拒绝,可孩子还小,生活又无着落。为了能将孩子拉扯大,最后母亲还是点头答应进了这家人的门。条件是:“只帮佣,不做妾。”

江青回忆说:

“母亲出去做事,完全是为了赚钱让我上学。学校虽然免除了我的学杂和书本费,可我却常常饿肚子和吃冷饭。上小学,我就得了慢性肠胃病。”

江青说她现在依然碰不得生冷的东西,一看见粗粮大饼就翻胃,想吐。她消化功能一直不好,都是儿时坐下的病根。

江青儿时从未穿过新衣服。都是拣地主家小孩穿过的旧衣服。她头上总是扎着两只翘翘辫,没想到后来却给她招来了飞来横祸。

一天,母亲干活的这家地主家里的小女儿,见江青长得水灵比她漂亮,一时嫉妒心起,没来由地一把抓住江青的小辫,厮打起来。江青毫不退让,拚全力将她摔了出去。这下糟了,地主家的人全都围了上来。结果是,母亲被撵出了地主的家门。

不久,母亲又找到了另一份工作。

这次,是在一户“破落地主”家里帮佣。有道是,“落架的凤凰不如鸡。”败了家的地主,没了钱财,自然也就意味着没有饭吃。

某天夜里,母亲不在家。突然天降倾盆大雨。狂风夹着暴雨,从没贴窗户纸的窗口直往屋里灌。房间里只有一盏昏暗的小油灯陪伴着她。江青卷曲着身子,趴在坑(中国北方农村用砖砌的床。)上,就这么一动不动地等候母亲回来。

天亮了。

雨停了。

母亲回来了。

母亲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母亲一把将江青抱在了怀里,眼泪夺眶而出。

母亲从口袋里掏出一片饼干,递到江青手上。尽管江青早已饥肠辘辘,可她却舍不得吃上一口,将饼干又送到了母亲的嘴边。一块饼干,就这样在母女俩之间推来让去。良久,才分而食之。

“我五、六岁的时候,就学会了走夜路找妈妈。”

这句话,她重复过好几遍。给我留下的印象是,她母亲一定是上夜班,找了份夜间的工作。

一个孤苦伶仃的小女孩在黑暗中独自一人漫游,成了她童年回忆的主题。

江青接着说,在她那个年纪,所有的小孩在黑暗中走夜路,都怕遇到什么鬼呀怪的。可江青从未有过这样的恐惧。打小,只有一件事让他害怕。那就是“狼”。她常听大人们说,在野外狼只要闻到了小孩的气味,就会跟踪围上来,最后把小孩吃掉。狼吃小孩的故事听多了,竟成了她内心深处的挥之不去的恐惧。

好在江青小时候并没有遇见过狼,也没有被狼吃掉。说到这儿,倒使江青回想起了另一件事。

事情就发生在陈庒。

可庄子里的人全都姓“李”。跟她一个姓。

那天,江青一天只吃了一顿饭。饿得她实在受不了,只好跑出巷子去找母亲。

陈庄人口稀少,却有许多的狗。

突然,几只大狗眼露凶光,吐着血红的长长舌头,狂吠着朝她围了过来。其中一只猛然咬住了她的小腿。

说到这儿,江青卷起了裤腿,踝关节上的疤痕历历在目。

狗叫声惊动了母亲。

母亲闻声急忙奔跑了过来,赶走狗后,一把将江青揽在了怀里。

为江青简单地止血后,母亲将孩子背在了背上。

回家的路上,母亲一直在哭,眼泪不停地流淌。

母亲到破落地主家做了女佣之后不久,江青便转学到诸城的另一所小学校。是学校里一个叫苏焕藤的老师资助她上学的。苏老师是著名的五四运动发起人之一,极力倡导女孩应该像男孩一样上学,接受教育。

江青刚上学,苏老师就给她取了个新的名字:“云鹤”。她当时长得又瘦又高,从体型上看,倒也贴切。往更深处想,或许苏老师是希望他的学生将来“一飞冲天”,“一鸣惊人”吧。

学校是地主们出资修建的,上学的大多是地主家的女孩子。但也有象江青这样穷苦人家的孩子。人数很少,充充门面而已。

家里太穷,没钱买校服。

江青也只能是有什么穿什么。她的衣服大多是男式的,是男孩子们穿旧了的。破旧的鞋子张开大嘴,整个大脚趾都暴露在外面。鞋后跟有一只没一只的,走起路来像鸭子一样一跛一跛的。同学们轻蔑地称她为“老大哥”,也有人嘲笑她是“鸭蛋”。

地主家的“阿姨”和“侄女”(她们是地主家的亲戚,跟江青没有血缘关系。),也经常讽刺和挖苦她。

有一次,江青实在是忍无可忍了。她愤怒地冲向阿姨,猛击对方的乳房。

双方撕扭在了一起,却没有打起来。

为什么?

因为她(李青)实在是太小了。

事后,江青感到害怕了。

怕极了。

她跑去学校,打算休学不读了。江青哽咽着将打架的事告诉了学校,并作好了接受学校处罚的心理准备。

让她大吃一惊的是,学校宽容了她。

她知道这并不是因为她学习刻苦,家庭作业完成得好。而且因为她的老师在保护着她。

这件事后,学校对她的态度改变了许多。有些学生和老师甚至开始喜欢和接受她了。

但是,学校也有让她不开心的地方。

她特恨一个姓沈(教伦理课)的老师。

有一天,上课的时候她思想开了小差。结果被沈老师拖到厕所里,打了她五大板。当她知道,这个宣扬孔孟之道的老师也曾打过她母亲帮佣的那家地主家的女儿的板子。这才心里好受了许多。

下课后,沈老师主动找到她。向她赔礼道歉。看得出,老师的道歉是真诚的。江青原谅了她。

或许是因为另的什么事情,一个学期之后,沈老师还是被学校解雇了。

为这事,江青心里难过了好一阵子。

都说中国是一个有着悠久历史的文明古国。可在江青儿时的记忆里,却残留着中国人残暴嗜血的一面。

江青小时候山东地面常闹“土匪”。其实,所谓的土匪,都是些没饭吃的老百姓。土匪抢地主的粮食,地主反过来再掠夺老百姓的。地主抢百姓的粮食没人管,可土匪要是被抓住了,不是被枪毙就是被砍头。完事,还要将他们的头颅悬挂在城楼上示众。小孩从城门经过,总要被大人蒙住眼睛。

诸城是一个富饶的地区。每到收割季节(尤其是丰收年),土匪和一些地主都在争着抢夺别人家地里的农作物。

城里住着两名军官,手里握着那些被捉住了的土匪们的生杀大权。

站在高高的城墙上数着枪声,江青就能估算的到今天又枪毙了几个人。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有一天江青登上了长长的城墙。亲眼目睹了那位军官是如何巡视监狱,并处决人犯的。

通常他们每天都要杀死十二个或更多的人。包括一些明显看得出是无辜的人。

为什么要杀害那些无辜的人呢?

军政府给出的理由是,为了他们自身的安全。

守城的军卒每天黎明和傍晚都要打开和关闭城门。因害怕有陌生人或不明身份者肇事,只要看到有不顺眼的人就随意开枪。

通过仔细观察,江青发现通常都是在小东门执行死刑。那儿有一座吊桥,每次只能允许一个人经过。

每次看到杀人,江青心里总是沉甸甸的很不好受。可她并不害怕。

小小年纪,她只是弄不明白为什么中国人总是喜欢互相杀来杀去的呢?而且有些人还非常热衷于这种杀戮。

每当诸城要杀人的日子,象过节似地“有钱人”一大早就云集在了城楼高处观看行刑。

法场更是热闹。

每名囚犯背上都插着醒目的招牌,上面写着被朱笔画了圆圈的死囚的名字。

刽子手高高举起手中的鬼头大刀,手起刀落,死囚的脑袋应声落地。

江青从未去过法场。

但只要听到一阵掌声响起,就知道又是一颗人头落地。她也知道那些拚命鼓掌的人,都是些富人。

“我亲眼看见过死人的人头。”

江青接着说道。

江青她们家居住在诸城外城和内城之间的地带。学校也在城内。

有一天放学回家的路上,她听到一种非常奇怪的声音。抬头一看,原来是一个老头挑着一副担子在她跟前走过。扁担的两端一边挂着一颗人头。血淋淋的还在往下滴血。

眼前的景象让她惊呆了。

她撞撞迭迭地跑回家。把书包扔在地上,一头便倒在了床上。她接连高烧了好几天。不省人事。

“我想,通过我说的这些事情,对我的童年,你应该是有所了解的了吧。”

良久,江青的心情才平静下来。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童年旧事 2》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