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上访 8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5-06 点击数:265次 字数:

8

 

饭后,陆德志为了静心又扒在桌子上练习书法去了。秀兰帮着收拾碗筷。

“老是惦记一心哥的事,叔会操心操出毛病的。我看得早点儿想办法跟哥取得联系才行。”

“秀兰,你不是也在一直等着陆一心回来的吗?”

淑琴言道。

秀兰满脸绯红,低头擦桌子。

“没一日不担心一心哥的安危,跟您老一样。”

“你和陆一心之间有过什么约定吗?”

淑琴犹豫了一下,还是把问题提了出来。

“哪,哪有的事儿。在我的心中,一心哥就象是自己的亲哥哥一样。正是受一心哥的影响,我才刻苦好学,成为咱家的唯一的一个有学问的高中生。”

“这话有理。就算我们家陆一心有福气能娶秀兰做媳妇,你们家大人是绝对不会允许的。跟小日本鬼子结亲家,那还不得戴高帽子游街啊。那可是全家的灾难。”

陆德志由于收养了日本孤儿做养子,好几回被揪出来游街示众。沿着范家屯车站前面的广场,经过村邮电所、小学校、再到人民公社大门前。沿途红卫兵小将直朝他扔鞭炮。

“婶子,甭管老爹和老哥他们说什么。爱说不说——。咱家的小林哥呀,巴不得小日本鬼子一心哥不在了,他才高兴呢。谁跟他计较啊。”

秀兰故作轻松地打笑道。

淑琴直为秀兰可怜。都成老姑娘了,还不肯相对象结婚。

大门口响起了自行车的铃铛声。邮递员敲门,递进来一封信。

“咱家可是有日子不见有信来了耶。”

淑琴言道。将信放在丈夫的桌上。

陆德志拿过信,翻过来看,没写寄信人。奇怪?字体也眼生得很。

打开信,直看了两三行,陆德志便大惊失色。

 

您的儿子,陆一心现在已经沦为囚徒。正在内蒙古某劳改所服刑。据他本人说,196612月,被单位隔离审查,冠以日本特务、破坏生产罪,未经司法部门公审,直接押送宁夏回族自治区劳改。1966年初,移送内蒙古劳改。罪名全系捏造,冤枉入狱。即使是在劳改服刑期间,仍然始终不忘有朝一日报答养父母的养育之恩。这也是他之所以能坚持活下来的唯一精神支柱。

 

陆德志反复读着这封寄信人不详的来信。热泪夺眶而出。

“老头子,你——?”

淑琴惊愕地问道。

陆德志默默地将信递了过去。

“天啊!一心送了劳改——!?”

话没说完就梗住了,秀兰抢过了信,一时间室内空气凝住了,三人现出三种不同的表情。

“——如此重大的事情,怎么会用匿名信呢?这会是谁写来的呢?叔,您心里有谱吗?”

秀兰抬眼问道。

“没有,一点儿也没有。”

“不会是什么人看大叔人老实好欺负。搞得的恶作剧吧?莫明其妙的。”

“为啥?人家特意向家人通报他独生子的消息,怎么的会是恶作剧呢。”

淑琴不同意秀兰的看法。

“难说,我总觉得有点儿不自然,这封信的语气虽象男人,可笔迹分明又是女人的字。能有机会接触囚犯的除了女囚不会再有他人,既然女囚可以寄信出来,那一心哥干嘛不自己直接写信来呢?所以说,我认为这个不自然。”

秀兰的观察力十分敏锐。

“嗯,秀兰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不过。不管是男的也好,女的也好。这人肯定和一心有过关系,他是真心好意的,我体会得到的。为什么不落款签名,一定是有他自己难言的苦衷。”

陆德志将那封信紧紧地握在掌心里。

“看,邮戮是内蒙古发出的耶。”

遗憾的是邮戮上的墨迹已经模糊不清难以辩认。

“不知道寄信人也好,不知道发信的邮局也罢。依我看,这封信不会靠不住的。”

淑琴发表意见道,陆德志颔首赞同。

“父子连心。打小,您亲手将他扶养大的,叔既然认为这封信是好意,那准没错,不管怎样,好歹总算是有了一心哥的下落,”

秀兰也改变了先前的看法。

“既是冤罪就得早日替他平反昭雪!”

“可是,这上面除了说他在内蒙古劳改之外,什么也没写啊。咋的才能找到他们呢?”

秀兰喃喃自语道。

“其实,老早以前我就担心会出这事儿,现在看来只有直接去北京的人民来信来访办公室上诉!”

 


  
上一章:上访 7
下一章:上访 9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上访 8》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