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古典文学
青年 1
本章来自《足迹》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5-05 点击数:1030次 字数:

第六章  青年

 

 

1

   

自从地主家辞工回来后,我再也没有外出打工了。

岳父王大状,身材很矮小,从未干过田间活。青年时代在附近土煤窑上当过“老抱”(杂工),有时也下窑洞去挖煤。后来学习扯腐竹(豆腐皮),兼营贩卖农副产品,如姜、葱、蒜、茶叶之类的东西。五天赶一集,赚点钱维持全家的生计。并且积蓄了一点儿钱,买了二亩水稻田。自己不会耕,全靠请别人。

我与王六香订婚后,常去她家帮着干农活。有时早去晚归,有时连干几天。吃住都在她家。她家的农活,我一个人全包了。

扯腐竹需要大量的煤炭和黄豆,每隔三、五天就要帮她家挑煤炭。本地的黄豆太贵,就到桂阳县管辖的地区去买,来回百多里路,早出晚归并不觉得太累人。或许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吧。

我俩并不完全属于父母包办的婚姻,所以关系比较好。特别是在她家躲“鬼子”时,我躲到什么地方,她总是跟在我身边不远处。她很关心我,但又害羞接近我。

有一段时间,她突然开始冷淡我。叫她不理不答,问她也不吭声。只是拿眼珠子瞪我。闹得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还以为她是在嫌弃我。

可是她父母,尤其是她母亲一直非常喜欢我。哪怕是她的私生活,也没瞒着我。

岳母幼年时便没了父母,嫁给王家做童养媳,男人比她大十多岁。不仅长得丑陋矮小,而且还是个光头癞子。小时经常折磨她。岳母长大后,成了聪明漂亮人才出众的好女人。可他们夫妻之间并没有真感情,生活苦熬煎,又不能离婚(当时还没有《婚姻法》),嫁鸡随鸡,出嫁定终身。

大革命时期,岳母受婚姻自由思想的影响,暗中与邻村瓦屋村稍有文化的年轻人——李道清有了来往。岳父有短处,自然无奈何。姓李的来家时,还主动让床铺。

我虽然很同情岳母的遭遇,但却瞧不起她的这一行为。同桌吃饭时,我只给岳父母敬菜,故意冷落他。久之,他感到不自在,便不再来了。

岳母并未记恨我,反而对我更加疼爱了。

经过一段时间,在她父母的开导下,对我的态度才又逐渐好转起来。相处时间长了,再加上我俩正处在青春发育时期,她一再向我主动献殷勤。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有一天晚上,她特别兴奋,主动揽下了所有家务活——洗腐竹锅、浸豆子,为第二天磨豆腐做准备……,早早便打发她的父母亲睡觉休息去了。

我俩紧靠着坐在火炉边。身体越靠越近,越靠越近……最后她倒在了我的怀里。

在她的“诱惑”下,俩人终尝禁果。

我是处男,正儿八经的童子身。头次碰女人,刚一“接触”便完事了。

她未尽兴,要再来一次。

我说:

“今晚不行了。以后再说吧……”

从此,她又怀疑我是不是真正的男子汉?总想再试试。

几天后,我又去她家干活时,她还像先前一样,早早就安排父母亲睡下了。这次她更主动,上来就动真格儿的。有了上次的经验,我思想早有准备。男欢女爱,一阵云雨过后,结果她很满意。

从此之后,她不再怀疑我的男儿身,而且感情上对我越来越好。经常背地里煮鸡蛋给我吃。我干完活回家时,她也不怕别人说“闲话”,总要“偷偷摸摸”地送我一程。

可是她父母见我俩太亲密,反而瞎操心。怀疑我俩做了什么越轨事,村人也有议论:

“男大女大,外孙崽就在蓆子下……”(实际我已经越轨了)

到了1947年,我已满19岁,她也过了18岁的生日。她父母亲主动催促我办婚事。

 

 

  
上一章:少年 5
下一章:青年 2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青年 1》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