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名家名作
时不我待 3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5-03 点击数:1756次 字数:

3

   

门开了。

江青同志大步流星地走了进来,脸上挂满了微笑。

她紧紧地握着我的手,目不转睛地紧盯着我的眼睛。仿佛一眼就能看穿我的内心世界似地。

江青同志松开了紧握住我的手,只是我们俩人的眼睛并没有分开,足足对视了有两分多钟的时间:

“你很年轻,比我想象中的要年轻多了。”

她笑了。说自己老了,都快六十了。

在革命者的队伍里,有时候年龄也能成为骄傲的资本。

接下来,她仔细地端详着我的脸、头发、衣服以及我穿的高跟凉鞋。弄得我心里砰砰直跳,还以为自己什么地方出洋相了呢。

江青同志身着棕色的制服,戴着宽边眼镜。依然是我在六十年代早期从照片上见到她时的模样。

她很健康,橄榄肤色中散发着闪光的热量。她的鼻子和脸颊线条分明,像是被雕塑出来的一样与毛泽东的高大形象极为般配。她鼻尖上有一颗肉色的小痣,即便是近距离不经意一般人是看不出来的。

她身高足有五英尺五寸,像大多数山东人一样。我俩面对面地站在一起的时候,看起来似乎我比她更高。江青同志皱了皱眉,用嘲笑的目光盯着我的高跟鞋,耸了耸肩摆出一付不公平的姿势。

江青同志身材苗条、斜肩、细腰,集东方人的柔韧性和优雅于一身。举手投足之间透着一股古典贵妇的高雅简朴的气质。

江青同志身着灰色的裤子,丝绸衬衫配束腰外衣。像几乎所有的中国人一样,脚上穿着塑料凉鞋。不同的是她穿的是白色塑料凉鞋,这种颜色的塑料鞋极为少见。再配上白色的塑料手提包仍不失为无产阶级审美观的最佳搭配。其穿着打扮与邓颖超极为相似,只是衣服的质地要破旧一些,骨子里透着一股无产阶级的本色。

我站在江青同志的左手边,我的左手边是姚文元,姚是文化大革命时期中国政治舞台上极为活跃的政治人物。

姚文元中等身材,秃头。身着灰色中山装,头上戴了一顶鸭舌帽。脚上同样穿的是塑料鞋。他比江青同志整整年轻了十多岁。从他的举止言行中,明显可以看出他对江青同志的敬重和屈从。

江青同志领着我们进了会客室。谈话的内容是历史和文化。谈话中双方都极力去评论(抨击)对方的文化。

偶尔我俩会使用普通话,谈论一些轻话题。在谈论有关她过去的生活、现在的工作等问题时,都是通过英语翻译来完成的。江青同志带来的翻译是孙炅芸和苏珥薇,英语水平极高。

我俩谈得十分投机,完全被她的鲜明的人格和革命的人生经历所折服,有时甚至忘了做笔记。江青同志笑着对我说:

“别在意,所有的东西都录在了磁带上,整理好交有关领导审阅后,会给你一份的。中、英文的都有。”

会客室的室内布置也完全体现了一种中国式的革命的精神。沙发、茶几都是木(红木)家具。

助理和翻译坐的是折叠椅。

服务员送上来的茶带着浓郁的香味,使用的茶杯说是宋代的古董。据说已有成百上千年的历史。

不同的是,江青同志使用的茶杯上系了一根红线,将杯盖和杯子连在了一起。手旁的电动呼叫按钮上盖了一块小毛巾,可随时呼叫服务员或身边的工作人员。

晚宴十点钟开始的,在一间宽敞的房间里放了一张很大的圆桌和十张椅子。我坐在江青同志的左手边,我的左手边是姚文元。

菜单看来好象是经过精心安排的,其中就有我最喜欢的北京烤鸭。

每上一道新菜,江青同志总要笑着向我介绍菜名、所用材料及有关这道菜的历史内典故。

当烤鸭被切成薄片放在精巧的盘子里端上桌时,姚文元同志亲手教我怎样用地道的方法食用这道地道的中国名菜。

我点头向他表示感谢。

这是我一生中尝试过的最美的菜肴。北京烤鸭鲜美的味道连同复杂的食用方法,令我终身难忘。

那天晚上我是第一次见到姚文元同志,也是最后一次。实话实说他并没有给我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象。倒是后来打倒《四人帮》,带“被告人”的时候,他与江青同志截然不同的两种表现,给我留下的印象要深刻的多。

晚宴的主人是江青,姚极少说话。但我觉得他是在我整个访问中国期间,政府官员中唯一能完全理解我的人。至少在语言方面。

每当他有疑问,便举起双手召唤翻译:

“她说什么?”

虽然他说的是“普通话”,却带着浓浓的上海方言。

第一道菜“打扫”干净之后,一个新面孔的年轻漂亮的女孩托着一个巨大的盘子来到客人面前。盘子里盛着已烤成焦糖色的烤鸭。给客人看过之后退到屏风后面。

他们在那儿“肢解”鸭子。

先是切下皮肤,然后剔除骨头。

骨头架子用来煲汤,是下一道菜的主要原料。

我对姚说:

“最近,我参观了中古(古巴)友谊人民公社。在那儿,我看到了鸭子的整个喂养过程。”

姚补充道:

“准确地说,是北京填鸭。”

“是的。我将整个喂养过程都拍了下来。他们用一根很长的软管给鸭子灌食。”

“你喜欢摄影吗?”

江青插话道:

“我也喜欢拍照。我照过许多相片。”

接下来我们的话题从烤鸭转到了摄影上面。

我在北京拍的照片中许多是中国人清晨在公园里晨练的情景。男男女女的,有人在打太极拳;有人穿着古老的戏装在唱京剧。

“你有拍过《北海日落》吗?”

江青问道。

“没有。”

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去过北海公园。

“不要紧。我拍过一张。照得不太好,但可以送给你。”

江青还告诉我说,她曾拍摄过大量的照片。大约有一万张左右。最近几年,她销毁了三到四千。还有更多的将被淘汰。尤其是那些缺乏艺术和历史价值的照片。

“你怎么就照了这么多的照片?”

“仅仅是我的个人爱好和兴趣而已。”

江青不仅照片拍的好,而且还有极好的自我修养。她的速记做得更好。

周总理接见外国客人,许多场合都是由她担任现场记录员。

19709月当埃德加·斯诺的妻子洛伊斯·蕙勒·斯诺来到北京时,江青正在家里午睡。在没有事先联络的情况下临时通知她出面接待这位最尊贵的客人。匆忙中来不及准备任何像样的礼物。

斯诺夫人通过时任外交部副部长的乔冠华特意带了件礼物给江青同志。

“你有见过斯诺夫人吗?”

我没有见过斯诺夫人,却读过许多斯诺先生写的东西。并与斯诺先生的前妻尼姆·威尔士一直保持着通信联系。她1930年来到中国,曾是中国早期妇女运动的领导人之一。

“斯诺先生现在的爱人对中国同样非常友好。如果你有机会见到她,请代为转达我对她及她的家人的问候和祝福。希望他们都能再来中国。

等你什么时候成了中国人民的好朋友,同样欢迎你经常来中国。只要我还活着,我一定会出来见你的。”

江青同志用眼角巡视了一下餐桌上的所有人,语气突然变得严肃起来:

“我是一个辩证唯物主义者。懂得生、老、病、死这一人类的自然法则。我也曾经年轻过,只不过是现在老啰。真的老了。”

为缓和一下桌面上的气氛,姚文元站起来吟诗一首:

老骥伏枥

志在千里

烈士暮年

壮心不已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最早见于曹操《步出厦门行·龟虽寿》中的诗句,后人用以比喻有志向的人虽然年老,仍有雄心壮志。

姚是中国文坛的大秀才,这首诗用在这里,真是恰到好处。

江青同志这时也来了兴致:

盈缩之期

不但在天

养怡之福

可得永年

随口将整首诗背诵了出来。气氛顿时活跃了起来。

江青同志对待生死历来持革命的乐观主义精神。她的身体健康状况不好,一直在与病魔做斗争:

“最近,我一直在休息。主要是睡眠不好。我给自己开的药方是:‘医疗、休息加锻炼。’这不,今天你来了,我的病也好了一大半了。”

在做什么样的锻炼?

我开口问道。

“游泳、骑马、散步和园艺。”

她边说边将手伸进口袋里,掏出了一些茉莉花。通过江青同志的解说,我第一次知道了花也可以治病,是中国草药中的一部分。

她接着补充道:

“我喜欢茉莉,有时觉得它就像自己一样。除了种花,我还种了各种蔬菜。 今年,我们还打算种点儿棉花。”

她边说边用手比划着各种蔬菜的大小和形状。

主席住宅旁边有一块菜地。是毛主席的“私人劳动基地”。用中国人的话来说,是主席家里的“自留地”。

主席休闲时间不多,种菜是他最喜爱的一种放松精神压力和身体锻炼的一种方式。

我们的茉莉花还可以出口呢。“

江青接着说道。语气中带着明显的民族自豪感:

“在江苏、浙江、广东和山东,都有我们的茉莉花茶生产基地。”

“和许多的外国人一样,我也很喜欢茉莉花茶。”

我回应她的话道。其实,我更中意的是中国的菊花茶。

“菊花茶对保护视力很有好处。中国人也很喜欢菊花,在我国许多地区都有种植。你见过中国的盆栽牡丹吗?”

“见过,是从明朝的古画或是从照片上看到的。”

“我可以给你看一些照片。我自己也种植了一些。它也是一种很好的草药。”

江青用拇指和食指比划着几英寸的距离:

“四、五个月的时间,才能长高这么一点儿。所以它非常昂贵。”

“哦——,它能治什么病?”

我这也是第一次听说。

“具体治什么病,怎样治病?这就得问中国的中医了。不仅是牡丹,还有其它许多鲜花,在中国都能药用。”

“我患有慢性上呼吸道感染的病……”

停了停,江青接着言道:

“后来严重到导致泌尿系统也出了问题。在过去,每当我发烧的时候,只能注射抗生素。然而,最近我改用了中药。每日服用四次莲子茎。病情好多了。”

这番话给我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我不知道什么是莲子茎?

她解释说:

“在水中煮十五分钟。像喝茶一样喝就好了。它有一种淡淡的香味。1969年以来,我一直在服用。我曾要求医学界对莲子茎作更进一步的研究,到目前为止,医学科学家只能分离出某种生物碱。可是,光吃生物碱是没用的。因为莲子茎里面还有许多的其它成分没有弄明白。我相信未来的医学家一定能做到这点。还有,现在有一种白色的黄花菜,也有说‘夜来香’的。像发夹一样开花,香味很浓。蛇蝎避之。整个植物都可以用来做药。目前,医学家也无法分析出它的成分。我们的医学还很落后,如果美国的医学科学家要是感兴趣的话,中美两国的医学家联手在这一领域开展研究,一定会研究出结果,并造福人类的。中国和美国,纬度相同,在地球的两边。在我们这儿能生长的植物,一定也能在你们那儿生长。你见过莲花吗?”

一口气说了很长时间一段话。

“见过。颐和园里就有许多莲花。”

“颐和园的莲花是红莲。”

姚文元插嘴道:

“紫竹园里的莲花是白莲。”

“中国人一直说,莲花的所有部分都是有价值的。”

她继续说道:

“没有浪费。莲藕和莲子都可以做成美味的菜肴。无论是红莲还是白莲,在中国南方都是农民家族的重要副业产品。”

说到这时,服务员给每位客人送上来一个小碗。碗里盛着莲子粥,上面漂浮着几片白色的茉莉花。

江青解释说:

“这个叫‘莲羹八宝粥’,主料是小米。我的家乡就生产这种小米。小米比大米更有营养,并且含有丰富的蛋白质和低脂肪。”

共产党靠小米加步枪赢得天下。江青同志对小米情有独钟,可见一斑。

江青同志对每道菜,几乎都能说出它的营养成分和药用价值。并且十分开心地向客人展示着她在这方面的知识。

第一道甜品上来了。

一种我从未见过的瓜果。

江青同志即刻解说道:

“这个叫‘哈密瓜’,产自新疆*。”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简称新,1955101成立,位于中国西北边陲,面积166万平方公里,占中国国土总面积六分之一,是中国面积最大省级行政区。东南联接甘肃省、青海省,南部联接西藏自治区,新疆地处亚欧大陆腹地,周边与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巴基斯坦、蒙古、印度、阿富汗等八个国家接壤,是古丝绸之路重要通道,现在又成为第二座亚欧大陆桥必经之地,战略位置十分重要。边境线长达5400多公里,是中国边境线最长、对外口岸最多的一个省区,自治区现辖23个市、7个地区、5个自治州、68个县和自治县,首府为乌鲁木齐。

见我对这瓜很感新奇,江青同志接着说道:

“维吾尔族是我国最大的少数民族之一。这瓜很甜,你要是喜欢,今晚我就叫人给你送到北京饭店去。”

江青同志的兴致越来越高,说话中不小心将鸭子汁潵在了裤子上。她竟然像淘气的孩子一样向上举着手臂,一边笑着,一边嚷嚷了起来:

“来中国之前,在你心目中,我一定是一个长着三肩六臂的妖怪吧?”

我笑着回应道:

“彼此彼此,以前你们不也一直骂我们是‘洋鬼子’吗?”

“你的头发不是太长,裙子也不是太短。我俩都不是妖魔鬼怪。”

“哈,哈哈……”

我俩开心地大笑了起来。

“有时候认识的人太多,或者说周围的人都认识你,也是一件麻烦事。”

江青同志换了个话题:

“有一次,我想去颐和园,但忘了这一天是六一儿童节。到了那儿,还没下车就被成千上万的孩子们‘包围’了起来。动弹不得。我只好在工作人员的‘保护’下,摇起车窗,悄然离去。”

说到这里,江青同志的眼里闪出一道亮光:

“主席出去,要是被人看到,就更不得了了。每每都得周总理出来解围,握手握得手都肿了起来。”

餐后,我们一行人去了天桥剧院。

我们迟到了一个小时。

上演的是京剧,革命样板戏《红灯记》。是江青同志在文革期间亲自主抓的八个样板戏之一。

演出结束后,江青同志亲自引导我们一行人从一扇小门退场。我印象中记忆最深的是侧厅里的那张巨大的沙发。

分手时,江青同志盯着我的眼睛,语重心长地对我说:

“我真希望你能跟在斯诺夫妇后面,走同一条路。”

我回应道:

“他们是我的好榜样!”

不过,对我来说这种挑战也太难了点儿。但有一点我心里明白,至少江青同志对我们的信任是同样真实的。

“也许有人会说,我在给你洗脑。”

她换了种口气,揶揄道。

“你害怕吗?”

“不,不怕!对我来说,这不叫洗脑,应该说是净化心灵。”

“毕竟,”她说,“尼克松总统和夫人已经在这里。如果我可以陪同尼克松总统和夫人,为什么我不能陪你呢?你可以参加总统竞选!”

她转过身,突然对我提了这么一个严肃的问题。

她告诉我说:

“对别人谈及自己的过去,你是第一人。尤其是你是一个外国人。

你可以发表。但有一点你要认识到,我并没有将你当做一名普通的记者,而是作为自己的好朋友。

当然,会议记录必须先交总理审查。

今晚我所说的都是事实。毕竟我们(她和共产党领导人)走过的是一段曲折和艰难的路。虽说我现在已经是年过六十的人了,但在政治上还是要永保青春的。”

我问道:

“所谓的‘政治青春’,是否有其它方面的含义?”

“没有更多的时间跟你解释了。下次来中国,我们再谈吧。我还得花时间给你准备一些纪念品呢。

我是一个业余摄影爱好者,拍了一些照片。想送给你作为纪念。你是这方面的专家,我可是班门弄斧了。

现在手头也没有什么好的东西。最近我拍了一些飒爽英姿女民兵的照片,但好的已经被某些人拿走了。回家(中南海)之后,我再好好找找看。”

在天桥剧院门口道别后,我目送着江青同志离去。在随从工作人员的簇拥下,她的背景很快便消失在了黑夜里。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时不我待 3》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