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上访 4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5-02 点击数:328次 字数:

4

 

唐代书法名家张旭之作品奔放豪爽、极有个性。字体较难辩认,在外行眼里颇似日语假名。因此才故意巧妙地用日语读出チョウキョク,可陆一心到底还是没有反应。白费心机,只落得个“臭狗子”的骂名。黄书海委屈的蒙头痛哭起来。

 

重返单间的陆一心,静心回想白天批判大会的“车轮大战”。

犯人斗争犯人,被斗争者无疑成了人下之人。

这些都算不了什么,惟有黄书海的揭发给他的打击最大。先前是陈的自白书,打从宁夏劳改以来,一直与陈同食共寝,结果关键时刻把他给出卖了。

情同手足即是兄长又是教师的黄书海也在背后捅刀子。

这是什么世道啊!

为了自己活命,就可以把别人打入十八层地狱。

就在陆一心开始感到绝望时,突然想起在黄书海的咒骂声中好象夹杂的有日语短句。

——弯弓望月的チョウ,朝日东升的キョク?陆一心在手掌中反复比画着,写出来一个张字,朝日东升的キョク?キョク、キョク……一时之间怎么也想不起来这是个什么字。

反反复复地又是念叨,又是比画——啊,想起来了。

这是一个旭字,张旭是人名,乃唐代之草圣。其字自由奔放,极有个性。字体潇洒,难以辨认。父亲以前曾教过他的,其奔放的曲线颇似日语的平假名。

想到这,陆一心顿时茅塞顿开:

黄书海原来是在唱“苦肉计”。

假装揭发批判,实乃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这种夹杂日语的批判居然瞒天过海没有引起劳改所管教干部和其他知识分子政治犯的注意。

在陆一心悲观失望身心焦脆之时,终于解开了张旭之谜。

好歹给他心中带来了一线生机,陆一心彻夜未眠,搜肠刮肚尽其所能回想有关张旭的点滴知识。

收效不大,疲劳过度,大脑迟钝。

 

翌日,陆一心被带到了审讯室,陆一心步履艰难地迈入审讯室时,一名管教干部背着手正站在审讯桌前:

“怎么样?昨天的批斗大会有没有触及灵魂啊?没有的话,今后每天都开批斗大会,搞‘车轮大战’,直到你低头认罪时为上!”

为了不让管教起疑,陆一心依旧象往常那样跪在地上,等二名看守对他拳打脚踢完成‘本职工作’之后,才抬起头来:

“我……坦白……”

声音虚弱。

“好,说吧!”

“其实,在《毛主席语录》本上写的东西不是逃走暗号,是临摹的唐代书法家张旭的草书,正如政府您知道的那样,张旭的草书字很难辩解。而且奇拔——”

被冠上了一顶高帽子的管教,自尊心感觉良好:

“嗯,是嘛,我早就觉得象张旭的字,面熟得很啊。”

为了掩饰自己文化程度不高的缺陷,管教时刻不忘争取主动。

“那,你为什么不早点回答呢?”

目光疑惑。

 

 


  
上一章:上访 3
下一章:上访 5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上访 4》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