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上访 3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5-01 点击数:299次 字数:

3

 

七栋监房,囚徒们围着华侨黄书海七嘴八舌地喧嚣道:

“喂,华侨先生,看不出您刚才那两下子还真有水平诶,高家庄实在是“高”。没说的,肯定减刑罗。”

杀人犯直恨爹娘怎么没给自己也生一个好脑袋。

“我们这些被点名的人,凉了一大席,全都他妈的废话,先生就是先生,人家是“国际水平”。咱哪能比啊,我看呀,最少得减二、三年刑。”

其他囚徒亦羡慕不已。

 “哼,三年?最少得减五年!”

黄书海算是牛上了。

“废话少说,赶快开烟吧,以示庆祝啊!”

黄书海慷慨大方地将用劳改换来的钱买来的‘双鱼’牌全部吐了出来。

“哎,别急呀,有你的。“

“等等,给你一支。“

“抠门,才一支。“

有人在争抢香烟,但也有人嗤之以鼻,有几名政治犯就明显地表露出对黄书海的轻蔑之情。

“好啦,好啦,今天的发言累死我了。“

黄书海伸伸懒腰,拿过被子蒙头躺下了,心思却又回到了陆一心的身上。

 

昨天夜里的学习结束之后,一名管教干部把黄书海带到了审讯室,向他详细了解了陆一心的日常活动规律之后,又问他作为羊倌应该对大草原的地理很熟悉,有没有发现什么陆一心协助陈逃亡的破绽?

黄书海根据陆一心平的工作认真态度推测,当局一定尚未抓到他的什么确实把柄,黄书海想装迷糊蒙混过关,可是当管教打开桌子上的《毛主席》本后,着实吓了他一大跳,上面明摆着记录着日语的五十音图。

“怎么啦?想起点什么来了吗?”

“没有?在《毛主席语录》背面乱写乱画。这是什么行为——?”

“不是乱写乱画,这肯定是协助张陈逃跑时的有关路线的暗号。这些七拐八弯的文字怪怪的。准没错,你说呢?”

黄书海不知所措,回答不上来,如果说是暗号,那么协助逃亡罪自然成立,如果坦白说出那是日语,本来就是日本特务嫌疑犯的陆一心那可是罪上加罪,非落个枪毙不可。追根刨底,顺藤摸瓜自己自然也脱不了干系,统统枪毙!

再者,当局为什么挑选自己出来充当揭发者呢?是不是怀疑他俩之间有什么瓜葛,黄书海高度戒备着,不敢大意。

“真的,好象没发现他有什么反常的地方。这些七拐八弯的符号或许真是什么有关逃跑路线的暗号吧?”

黄书海装疯卖傻。

“咽,肯定没错!陈就是躲藏在陆一心的羊群里给抓回来的。根据陈生前交待,他是特意隐藏在陆一心的羊群中的,以便通过草原。

反正是劳改当局事先准备好的自白书,签字画押是了。

管教干部探身道:

“陆一心顽固不化,关他警闭也不怕。明天召开批判斗争大会,以毒攻毒。你作为囚徒代表,也要上台发言。”

“我?不行……,我跟他不是同房。反正,跟他扯不上任何关系。”

“当然,我们已经安排好了同房者。你,主要站在羊倌的立场对他进行揭发批判。你好歹也是知识分子,不用我教你该说什么吧?”

语气坚决,不容推辞。

“好吧。可教我怎么说呢?实在想不出什么揭发材料……

黄书海还想耍滑头。

“嗨,嗨——。怎么就你一个人对揭发陆一心态度这么消极啊!难道还有什么别的原因不成?”

职业习惯使管教干部的神经特别过敏。胳膊拧不过大腿,黄书海可不想惹火烧身。

夜里,黄书海自责内疚。转折难眠。都是自己胡说什么忘记母语是做人的耻辱啦,非让他学习日语不可。结果闹成这种局面,害人害己。

挖空心思,终于计上心来。先胡扯一通书法,冠以大书法家王羲之的名头,接着再用日语暗示他张旭。可是陆一心耷拉着脑袋没半点反应,简直是对牛弹琴。没法子只好出其下策,朝他吐口水,想叫他抬起头来以便递过眼神去,可陆一心除了气得浑身乱抖之外,木头人一个。再者,在劳改所所长打头的众多管教干部众目睽睽之下,到底不敢过分造次。

王羲之是众所周知的大书法家。而张旭却鲜为人知。

张旭(675-750?),字伯高,一字季明,汉族,唐朝吴(今江苏苏州)人。

曾官常熟县尉,金吾长史。善草书,性好酒,世称张颠,也是饮中八仙之一。

其草书当时与李白诗歌、裴文剑舞并称三绝,诗亦别具一格,以七绝见长。

李白贺知章等人共列饮中八仙之一。

唐文宗曾下诏,以李白诗歌、裴旻剑舞、张旭草书三绝

又工诗,与贺知章、张若虚包融号称吴中四士。传世书迹有《肚痛帖》、《古诗四帖》等

在中国书法史上,有两个人被称为:草圣,一个是后汉时期的张芝,一个是唐代的张旭。

后汉张芝(字伯英),敦煌酒泉人。勤学好古,淡于仕进。

 

 


  
上一章:上访 2
下一章:上访 4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上访 3》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