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上访 2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4-30 点击数:513次 字数:

2

 

数百囚徒,争相呼应:

“同意!同意!”

甘欣接着又道:

“下面 ,我检举揭发有关陆一心的反革命罪行,陆一心对待政治学习从来就是阳奉阴违。口是心非,去年,当中苏边界开始紧张之时,有一次政治学习后回到监房里时,针对政委在会上的发言,陆一心满口牢骚:说什么以前的老大哥在帮助我国解放和建国初期的经济建设中有着不可磨来的功绩,简直是放毒。是诽谤!“

正面台上的所长和政委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我认为政委的见解才是最正确的,绝对的正确!政委是党的代表,诽谤政委就是诽谤党!“

陆一心哑然了,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的了。

他以前的确听甘欣谈论过苏联局势,这些话都是他当时说给自己听的。再说自己又不是政治家,哪来的那么高的政治见解啊。

“下一个,李瑞钧——”

被点名的是天津有名的歌舞团的大指挥。开始还有点儿犹犹豫豫,但很快就镇定下了下来,大有一副“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之架式:

“陆一心,利用逃犯陈小波好色之弱点,经常向他灌输一些封建色情的东西。例如,说什么有的劳改释放犯,由于无法返回原籍,就在劳改所附近开荒种地,成了“新农民”。新农民娶了蒙古族的“新媳妇”。还说什么蒙古的女人象日本女人一样漂亮。害得陈小波神魂颠倒半夜里“跑马”。这个虽然不是协助逃亡罪,但是,破坏生产就是破坏革命!大家说,对不对呀?“

美男子象是在背台词,很有舞台风度。

“对!快坦白,快交代!“

囚徒们群情昂然,落井下石。

主犯张兆熊常挂在嘴边的那些话,栽赃到了陆一心的头上。陆一心低垂着头,有口难辩。

被指名的揭发者一个接着一个上台发了言。

最后一个揭发者,没想到竟然会是黄书海。

黄书海看也不看陆一心一眼,径直走到台子中央,即使是关警闭,受拷打,陆一心都能忍受,生怕会牵连教他日语的黄书海。

平时在监狱中黄书海的名声就不好,大家都瞧不起他,蔑视他:“华侨先生“。要是把从日本归国的华侨黄书海给咬了出来,恐怕他的下场会比自己更糟糕。

“我和陆一心同样是羊倌,我了解他的所作的为。”

黄书海开门见山。

“在放羊的过程中,他逐渐地掌握屯有关草原的详细的知识,比如,在什么地方生长着什么种类的牧草啦,到那里的距离有多少公里啦,从几月开始到几月为止蒙古族游牧民的蒙古包作何移动啦,他都进行了细致的观察。我原以为这位钢铁工程师同志如此热心学习地方的地理和风土人情是他改造思想的成果呢,没想到他是别有用心,是在为逃亡计划作周密安排!受他嗜好书法的父亲的影响,我还看到他经常在地上写写画画,看不出是王羲之楷书还是草书,问他,说是临摹什么弯弓望月的,旭日东升的的字体,骗子,骗人!原来他写的是这次逃亡计划的暗号!可是,为什么他自己又不逃跑呢?”

黄书海脸涨得通红,将陆一心的丑恶嘴脸一笔一画地勾画了出来。只是他说的弯弓望月,旭日东升的没人明白那是什么意思。

接着又道:

“通过这次事件使我们清醒地认识到,在我们劳改所内还在继续不断地产生着的新的阶级敌人,大有成为反革命据点的危险性在!我认为陆一心不止是犯有协助逃亡罪,应该判他更重的教唆罪!“

教唆罪是囚徒的致命伤。黄书海似乎弹劾得仍未尽兴,大模大样地走到被告席台前,“呸——!“简直朝陆一心的脸上吐了一口唾沫。

被人吐唾沫是对人格最大的侮辱。

陆一心屈辱得浑身直哆嗦。黄书海明哲保身出卖朋友,可耻!

“陆一心,到现在为止,还不赶快坦白认罪!”

大会主席副所长的声音刚落地,

四面八方的吼叫声一齐向他袭来:

“顽抗到底,死路一条!”

陆一心视线模糊,看不清台下的人影,突然倒地,看守慌忙揪住陆一心的衣领把他拽了起来。

陆一心不想反驳,也没了反驳的气力。

中央台上的所长跟旁边的政委交头接耳地说了几句什么之后,威严地巡视台下一眼,作总结道:

“在党和毛主席的正确指引下,至今为止我们劳改所可以说在各方面都取得了很大的成绩,总的来说,是形势大好,而且会越来越好。但是,象陆一心这种子反革命分子事件,今后如若再发生,势必造成革命的危机。你们一定要提高警惕,加强思想政治学习!今天的大会是一个成功的大会,圆满的大会!胜利的大会!”

副所长宣告:

“批判斗争大会到此结束,把犯人押下去!“

二名看守给陆一心带上手铐和脚镣,架着他走了。

 

 


  
上一章:上访 1
下一章:上访 3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上访 2》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