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百里香 6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4-28 点击数:389次 字数:

6

   

不闻不问,陆一心被了关了二天“小号。”

所谓的小号,就是劳改所单独设置的一间三角形的小屋,空间只能容纳一个人蹲坐着,连躺的地方都没有。在齐齿高的地方开了一个气口兼橱窗,食物打这儿送进来。

陆一心全身淤血,手脚麻痹。窗口放着的黑馒头一口未动。食欲全消。

无论多么嚣张的凶犯,只要一听到‘关你小号!’立马就老实规矩了。不吃梨不知道梨的滋味。陆一心现在算是彻底领教了小号的威力。被关在这象是关动物笼子一样的土牢里,叫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寻常的神经经受不了,想要自杀都没门儿。头上的空间总共不到十公分,怎么撞,也撞不破头的。

第三天,陆一心开始身心萎靡,意识朦胧。时不时真想放声号叫。伸不直的手,使劲抓挠土墙。

“吧哒”一声,门锁开了。

“闭眼!”

气孔外面响起了看守的声音。门开了。

门突然被打开,陆一心没来得及闭眼。秋天里强烈的阳光令陆一心头晕目眩。

给陆一心铐上手铐,两名看守架着陆一心出了小号。保持了三天不自由的姿势,两侧如果无有支撑,靠他自身的力量是动不了步子的。

看守架着陆一心,把他带到了内院。被带到这与世隔绝的地方,等待他的将会是更加严峻的考验。

水泥走廊一半通往地下。地上部分的玻璃窗口上着粗壮结实的铁条。背靠窗口的地方摆放着一张桌子。后面坐着劳改所的管教干部。门口站着两名管教人员。

管教人员让看守打开陆一心的手铐,然后,粗暴地将陆一心拽到审讯桌前。其中一人对着陆一心的脚后跟就是一脚,令他当即滚落在地。另外一人给他膝关节来了一脚,痛得他几乎昏死过去。一名‘政府’揪住陆一心的上衣衣领,一把把他提起,然后令他跪着。名为管理教育干部,实则法西斯暴徒一般无二。

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

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人民的犯罪!

不过,比起刘少奇、贺龙同志在共产党监狱里所受到的那些个‘优待’,这又算得了什么呢?

跪在地上接受审查,分明不是嫌疑犯而是罪犯。

“认识陈小波吗?”

.桌子后面的管教干部目光严峻。

“是同房的犯人——”

剧痛仍未消失,浑身乱抖。

“逃走者最大的罪是什么?说!”

额骨暴凸,嘴薄唇小的管教干部的脸上渗透着残忍。

“——是,拒绝改造思想罪。”

鹦鹉学舌般地复述着政治学习时早就背熟了的内容。

“坦白交代你的罪行吧!”

单刀直入。

陆一心撑起虚弱的身体,据理申辩。

“我是无故被卷入这场事件中去的,象往常一样正在放羊的时候,突然发现了人影,当时还以为有狼来着呢。……

“胡说八道!”

管教干部用没有阴阳顿挫的声音言道。右边的管教虚晃了晃手中的一迭子材料纸:

“这二天里,我们向你的同房者进行了详细的调查。全体作证,你协助逃跑者罪名成立。!”

为了获得减刑的机会,犯人是可以根据管教的旨意作任何证言的。

“关于我和这次的事件有没有任何牵连这点。请你们问一问当事人小陈,就会明白的。”

亲眼看到陈未被打死,被活捉生擒绑在马鞍上。相信他会依实而言的。

“住嘴,小日本鬼子!”

管教干部的额头上暴起青筋。

“事件发生的前一天,是你们洗澡的日子。全体都去了井台,只有你慌慌张张地跑回监房。担任检查的看守可以作证,说!你回去干什么?”

“那天,羊在草原生了小羊,给耽误了。这才回来晚了的。可我并不是直接从井台返回监房的。”

陆一心据实答道。

“这个是你的《毛主席语录》本吧?”

管教挥了挥手中的红塑料封皮的《毛主席语录》本给他看了看最后一面有他自己亲笔签了‘陆一心’二字的那一面。陆一心点头承认。

“你是得知要检查的消息后,特意回去拿《毛主席语录》的吧?”

 “没有的事。囚服没有口袋。《毛主席语录》总是放在监房中,妥善保管的。”

早听说有人因为故意涂改《毛主席语录》上面的主席像,结果被打成现行反革命罪的。陆一心可不敢做那缺德事儿。

“在《毛主席语录》前,你要是再不老实认罪,就把你送到更远的青海省去劳改!”

一听到青海省三个字,陆一心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没有的事儿,叫我怎么坦白?我说的都是真的,请相信我吧。”

即使是冒被送到鸟不拉屎的青海省劳改的威胁,也不能无中生有,枉自认罪啊。

“真是不折不扣的死不悔改的黑日寇!取下这红封皮。会怎么样?你不会不知道吧?”

陆一心的脑袋顿时“嗡”的一声炸开了。随着管教干部退下语录本上的塑料封皮,霍时现出记录在厚纸封皮背面上的五十音图。为了方便记忆,陆一心无视黄书海一再提醒他的除了在草原大地上书写之外不能用笔作任何记录的警告,偷偷时用铅笔将五十音图的平假名写在了语录本上。心想,外面有红色《毛主席语录》封皮作掩护,是绝对不会出问题的。记熟假名后,原想擦掉的。可一时间没等他找到橡皮擦子,就患破伤风倒下了。过后,还真就把这事给忘记了。

“这到底是什么暗号?解释解释吧!”

陆一心无言以答,直冒冷汗。

“这些儿个七拐八弯的字,肯定写的是陈、张的逃跑路线。无疑,原来你小子也想跑啊!快点儿解开这暗号吧。”

接下来,无论他们怎么又打又骂的,陆一心始终是一言不发。要是让他们知道了自己什么时候学会了日语,那可是罪上加罪。更加不得了。

“顽固不化!你给我好好听着,今天非叫你开口不可!”

管教干部凶残的脸转向墙上的壁钟,其他的干部和记录人员也一齐看钟。审讯室一时间安静了下来,“吧嗒,吧嗒。”只有墙上挂钟摆子走动的声音。

“砰——!”

突然一声枪响,令人毛骨悚然,接着又是一响,砰——!然后重归静寂。

“刚才是对陈执行死刑枪决。怎么搞的,一枪还没做到?

轻描淡写,好象是他家刚杀死了一只鸡似的。

陆一心慌恐不已,手脚冰凉。

“好啦,这下该坦白交代了吧?这些暗号到底是什么意思!”

陆一心内心急剧斗争着,好几次差点动摇,结果还是什么也没说。

倒不是因为眼时流行的一句话:“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而是害怕会因此殃及同牢房中的其他人。实在不能说,也不敢说。

“看不出你小子骨头还挺硬实的,不怕死!不能就这么便宜了你小子,先关警闭。直到坦白交代说出记录在《毛主席语录》上的暗号为止!”

管教干部唤来看守,给陆一心重新带上手铐,外加十五公斤的铁脚镣。


  
上一章:百里香 5
下一章:上访 1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百里香 6》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