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百里香 5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4-27 点击数:374次 字数:

5

 

翌日,天上的云彩较往日为多,蓝色的草原和蓝色的天空在很远很远的地平线融为一体,变成了灰色。

旱季,不用担心老天下雨。将羊赶向草原深处途中路过那片盐碱荒地时,又看到了沙枣。矮小的树木,牢牢地扎根大地。站在远处也能使人一目了然,她还活着。

患破伤风之前,无意路经此地,是花香将他引来的。现在正是刚过开花期,香飘百里,花香愈加醉人。

陆一心折了一小枝条百里香在手,上面结着椭圆形状的小果实,散发着淡淡的幽香。“百里香”不畏烈日、不惧狂沙。初夏,将自身的精华化作花香撒向人间。秋季,结成朴实无华的小果,不计报酬,乐于奉献。宛如默默地献身看护着身为囚犯的陆一心的护士江月梅。

从北京经由延安、西藏、再到内蒙古的边境地,一个女人默默地献身于巡诊的医疗队的工作。将生活的希望带给那些从未享受过医疗恩惠的人们。是使命感使他们如此勤奋地工作?还是他们对毛主席的教导理解的执行、不理解的也要执行?难怪西藏人民亲切地称赞他们是“毛主席派来的好门巴”。

江月梅走了,随同医疗队一起回北京去了。但是,她那无私奉献的精神和秀丽的面影却深深地印在了陆一心的心头。

羊群突然不安地骚动起来。陆一心这才猛地从对江月梅的缅怀中清醒过来。头羊头上的羊角神经质地竖了起来,戒备着周围的动静。

狼来了?

巡视四周,看不出有什么动物要袭击群羊。刚松口气,只见头羊大吼一声,三百头羊即刻以头羊为中心紧紧地围拢过来。

陆一心高度戒备着,只见一道黑影越过灌木,正朝这边奔来。

黑影忽而奔跑,忽而趴在地下。原来是身穿黑色囚服的囚徒。光景不止一人。有人逃跑!恐惧感直向陆一心袭来。在如此严密的监视下竟然有人敢企图逃跑,甭定为了灭口会先宰了自己。陆一心刚想要躲藏到羊群中去,其中一人直向陆一心奔来。要糟!没等陆一心反应过来:

“快,帮帮我!”

是强奸犯陈,陆一心没吱声。

“求你啦。”

陈翻转身,还想要跑。

“不行,会被抓住的!”

陆一心一把揪住了陈的上衣。

“放开!我再也受不了了,只有跑。”

陈拂开陆一心的手,发疯似的跑了。“瞿——瞿、瞿”尖锐的哨子声响起的同时,马蹄声也随之越来越近。另外一道黑影已没了人影。

“畜生,说好一起走的,你小子把我给卖了!”

陈象疯子似的大声喊叫起来。

“逃不掉的,自首吧,他们会杀死你的!”

陆一心拼命阻拦,十几名卫兵骑着马,一路灰尘地追了上来。显然,陈已经失去了逃跑的良机,可陈仍然执迷不悟。

“在那儿,站住!”

追兵挥鞭追了上来。

“那边草原还有一个,快追赶!”

兵分二路,追击陈的卫兵大声命令:站住!警告无效,卫兵开了枪,除了灌木之外,在周围毫无遮拦的荒地上,目标一击就中。陈扑通倒地。卫兵直扑过去。

陆一心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砰——砰——!”

荒地对面的大草原上连响几枪,看来另一个逃亡者的运气也不太好。

不久,陈被五花大绑在马鞍上哎哟声声地呻吟着走了过来。下半身全是血,还好没死。后面马上的逃亡者,被子弹打成了马窝蜂,当即命绝。满脸鲜血,原来是煤矿工小张。

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卿卿性命。原想拿陈当枪使,声东击西,让陈引开追兵视线,结果自己还是没了命。只可怜陈,被人拉下水,白挨几枪。

“你,放羊的,一起走!”

象是警备队长的当兵的,蛮不讲理地下令道。

“可是,羊呢……?”

陆一心惦记着羊儿。

“留下一人代替他赶羊,快走!”

“怎么啦,我可是老老实实地在放羊。”

“这荒郊野地哪来牧草可食,刚才那个逃跑的不是躲藏在你的羊群中来着?你有嫌疑协助逃亡者,先审查审查再说!”

不容置辩,强行带走。

 


  
上一章:百里香 4
下一章:百里香 6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百里香 5》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