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百里香 4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4-26 点击数:368次 字数:

4

   

九月的草原,陆一心放牧着羊群。

起风了,天空的云彩直向眼前飞来。

陆一心始终在留心观察羊群,进入出产时期,快到预产期的母羊虽然被留在了羊圈里,但每每在放牧中也有早产的事儿发生。

当天上的云飞到头上时,云下的草原一片荫凉。云彩过去,令人目眩的金色的阳光重新撒满大地。

云、太阳、明亮、黑暗,陆一心用黄书海教他的日语练习发音,用放羊鞭在地上练习写汉字。对他来说,汉字并不难,难的是有时平假名不能马上想起来,明るい的る字就怎么也想不起来了。写了又擦,擦了又写,还是没想起来。最后干脆从あいうえお开始从头到尾地默写了一遍,这才将明るい完整地写了下来。

秋日西斜,将羊群和陆一心的倒影在草原上拉得老长老长。该回去了。陆一心招呼头羊带队返回。但头羊却不听指挥,反而止住了脚步,不对头,出了什么事儿?一心赶紧跑到羊群里,只见一头身上带有茶色斑点的母羊,撑开四肢,一动不动。

“嚒——嚒——”

母羊痛苦地叫唤着,隆起的腹部波纹起伏,好象是起了阵痛。见此,其它的羊全都止步不前,团团地围住将要临产的母羊。

陆一心看了看系在母羊耳朵上的号牌,离上面记着的预产期还差着一星期。母羊在草地上趴了下来。下腹处开始滴羊水,临产了。妊娠五个半月的大肚子上下蠕动着,羊水大量溢出的同时,白色胎膜包裹着的小羊羔的头开始露了出来。

七、八分钟后,羊羔落地了。陆一心剪断脐带,母羊抬起上身,用舌头不停地舔着被胎膜濡湿的羊羔。舔干净后,小羊羔想站立起来,可是细小的后肢软弱无力,晃悠悠起来又摔倒。小羊羔不畏困难,摔倒再起来。四肢终于牢牢地站立在大草原上了。

“行啦!”

陆一心脸上绽开了笑容,没日没夜追随在羊群的屁股后面,惟一令人感动的就是当小羊羔踏立大地上的那一瞬间。小羊羔东摇西晃地在母羊身边走动着,稍微离开一点儿,母羊立即伸首将羊崽子划拉过来。

家畜亦有母子恩情。陆一心饶有兴趣地看护着这对母子。直到小羊羔充分记住了母羊的体臭,才将姗姗学步的小羊羔装进皮背袋中。

太阳下山了,得赶紧往回赶。向头羊下达出发的指令后,群羊随着头羊踏上了归途。只有母羊好像不放心陆一心背袋中的羊羔,随在陆一心的身后,不离左右。

回到羊圈后,陆一心为母羊和羊羔换了新草。小羊羔急不可待地寻找母羊的乳头。找到后,便再也不肯放开。

陆一心给刚生产消耗了大量体力的母羊特意添加了些大豆和玉米。使陆一心最宽心的是,小羊羔是雌性,不是雄性。要是牡羊比母羊更惨,除了肉用就是皮用。除非将来有希望留做种羊,一般生后数月就处理了。

九月里出生的羊羔,其它还有十六头。和春季出生的相比,秋天的数量要小的多。那时因为冬季草少,难以成活。

在报告书上填写好在草原上出世的羊羔的性别以及母羊的编号,今天一天的劳动就算完事了。

回到监房时,同房的人一个也不见。看守正在挨个检查囚徒们的所持物品。整理整顿,有令在先。囚徒们将各自的被子和日用物品整齐地叠放在炕头上。名为检查犯人是否持有小刀、铁钉和玻璃片等凶器。东西被翻的乱七八糟的。中间也有趁机将犯人的香烟塞进自己的腰包的。

在门口正检查着的看守发现了陆一心:

“干什么的!你?”

嘴里叼着香烟留着小胡子的看守朝他凶道。

“我是这屋子里的羊倌,刚放羊回来。”

“你睡的地方,在哪儿?”

陆一心用手指着已经被翻的乱糟糟的被窝。

“哼,放羊的?一身臭膻气,快洗去吧!”

今天是一个月一回儿的洗澡的日子。陆一心赶紧拿上自己的脸盆,向广场跑去。

这里水资源匮乏,一口水井掘得老深老深。要几个人才能将水吊上来。每人分得一脸盆水。洗脸擦身子全是它了。

“浑蛋,你敢偷我的肥皂!”

“行了啊,要不您给搓搓背。”

“驴日的,我日你姥姥!“

“什么!你再说一遍,我日你妈!”

俩人互不相让地对骂起来,看看就要动武。

“再不老实,马上停止洗澡!”

看守恫吓道。这才平息了这场骚乱。

陆一心发现强奸犯陈一个人在井台边手里拿着脸盆正在那儿发愣呢。

“小陈,怎么的啦?”

陆一心突然出声打招呼,反而吓了陈一大跳。

“咋的啦?出啥事了?”

“没,没事儿……听说草原那头新建了一所女囚劳改所。谁知是不是真的?正想来着呢。”

说着,眼睛一直没离开过铁丝网对面的大草原。光景不象是说笑。

“谁跟你说这事儿的?混账东西!”

“可是,陆一心,这事真的耶。”

陈已经钻到牛角尖里去了。陆一心拿他也没办法。

“嗖——”

一脸盆脏水劈头盖脸泼到了他俩的脸上。

“啊,对、对不起。手滑没端住脸盆。”

被判伤害罪的张,那张黝黑黝黑煤矿工人般的脸上挂着浅薄的笑道歉道。换了平时,陈早就火暴三尺高了。可今儿个一脑门子官司,没了反应。他还没从女囚劳改所回过神来呢。

“你俩,一个放羊,一个种地,分工虽有不同,可关系倒是蛮是不错的嘛。哎,是不是搞同性恋啊?小陈,你是让陆一心做男角吧?”

每天晚上闲话野鸡是张的拿手绝活儿,精力充沛,不知廉耻。

“再要放屁,跟你没完!”

陆一心握紧拳头,瞪着姓张的。

“得了吧,像你,三十岁还保持着童子之身,了不起,谁知道你小子因祸得福患破伤风,在巡回医疗队时没让小护士给破了身啊?”

张一边擦拭着精瘦精瘦骨骼外露的身子,一边继续挑逗,只是口气愈加嚣张。周围的囚徒们畏惧伤害罪张,装做没听见。陆一心怕看守找茬,只有强忍怒火。

张走后,陆一心望着今天有些反常的陈:

“讨厌!喂,今天你是怎么的啦?这么乖,是不是有什么把柄握在人家手里哟?”

“什么呀——!胡说八道。”

陈虽然一口否认,但仍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陆一心小心地使用这仅有的一脸盘水。

陆一心绞干毛巾:

“刚才,你说什么来着?”

又回到了先头的话题。

“哎,什么什么的来着?你真是贵人多忘事啊,算了吧,别跟我扯离格仑了”。

一边拍打着陆一心露出了肚脐眼的肚皮,一边逗笑道。一付顽皮像。终于恢复了他的本来面目。

那天夜里,远处狼号叫的厉害,陆一心有点不放心刚产下的小羊羔。可又一想,四周望楼都有卫兵把守着,担个哪门子心呀,这才睡踏实过去。

“没事儿……交给我好了……什么……我们有了可爱的女儿哪?……我不信……

有人说开了梦话。

突然,陆一心感到脚下冰凉,给冰醒了。

原来是旁边小陈的脚伸到他被窝里来了。

“干什么呀,深更半夜的——”

“哎,闹醒你了?”

明知故问。

“不是你是谁?还问呢,怎么脚这么冷啊?跟谁说话来着?”

“没,没有的事儿,在马桶边待的时间长了点……啊,冷死我啦……

陈冻得直发抖,吵醒人家瞌睡.陆一心一肚子火。折转身没再理他。

   

 


  
上一章:百里香 3
下一章:百里香 5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百里香 4》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