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百里香 3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4-25 点击数:349次 字数:

3

   

201136,全国政协委员、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副主任王玉庆透露,目前计生部门正在考虑放开二胎政策,很多专家对此做了研究。王玉庆认为,放开二胎政策不会导致人口暴涨。

王玉庆说,他个人赞成逐步放开二胎政策。现在农村和少数民族地区,如果第一个是女孩儿,政策允许生第二胎。王玉庆认为,这一政策可以在城市逐步放开。因为中国的老龄化问题比较突出,人口红利也到了一定阶段。

王玉庆透露,目前计生部门也在考虑此问题,很多专家对此做了不少研究,他个人认为,二胎政策到十二五末期可能会放开。

二胎政策一旦放开会不会导致人口暴涨?

王玉庆认为不会。他说,现在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人口出生率都在下降,特别是本地常住人口。因为现在养一个孩子的成本高了许多,且年轻人的观念也在发生变化。这也符合国际规律,生活水平达到一定程度后,不需要政府控制,人口自然会下降。

不用王玉庆说,现在的中国人也大多学会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那就是:

三等公民“躲着”生;

二等公民“赴港”生;

一等公民“美国”生。

其实,在计划生育政策执行之始,制定政策者早就让他们的子女去了美国。顺理成章地当起了美国人的“爷爷”。

    

陆一心在黑暗的病室里迎来了第八天的黎明。

医生仍象往常一样一语不发,给他打完第八针血清后,吩咐江月梅可以全部取下窗上挂着的黑布了。

“从今儿个起,给你取下黑布,放心吧,即使是有点儿光和声音的刺激,也不会诱发痉挛的了。只是眼睛还不能一下子就能适应光亮,请你先闭上眼儿。”

说,徐徐取下黑布。闭着眼,仍能感到光线眩目。陆一心慢慢地张开眼,明亮的光线中一位梳着长辫,眉靖目秀的护士亭亭玉立。微笑着望着陆一心。陆一心也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就是她没日没夜细致精心地照料自己,这之前只熟悉她那婉转甜蜜的声音,现在终于看清楚了她的脸。

“谢谢你啦,劳您一直费心地看护我。”

陆一心真心致谢。

“哪里哪里,我不过比别人当班的日子多一点儿而已,发作和高烧厉害时,听您老是叫唤爸爸、妈妈,还说一些叽呖咕噜听都听不懂的话——”

陆一心一时不知所措起来。肯定是漏嘴讲出了黄书海教给他的那些日本话。

“爸爸,钓鱼什么的啦,爸爸,考试合格了什么的啦,讲的最多的还是爸爸的事儿。你们之间没有书信往来吗?”

“嗯,三年半,廖无音讯。”

“妈呀,三年半了……

江月梅清明透彻的瞳孔里,罩上了一层阴影。

“囚车驶离北京后,押送途中,我将冤枉被送劳改的事儿写在了纸象棋子背面,连同身上所有的钱一起交给了车站一个卖东西的小孩来着,到底信还是没有送到啊。只要让他们知道我还活着,我也就安心啦。”

“您父亲,他住在哪儿啊?”

“住吉林省长春乡下的范家屯,是小学校的老师。”

“是么,要是不介意,您给讲讲关于您父母的事儿听听好吗。”

陆一心对不顾忌自己的囚徒身份,一心看护自己的护士江月梅有一种自然而然的信任感。

陆一心将七岁那年夏天,日本战败沦为孤儿后如何遇上现在的养父陆德志的事儿,以及养母如何对待自己亲如子出的事儿,以及如何如何在贫困的生活中,培养自己接受完高等教育的事儿,从头到尾地讲述了一遍。

“冤枉被送劳改,作为囚徒受尽辛酸和屈辱,有冤无处伸,连刑期都不得而知。这三年半支撑着我活下来的唯一精神支柱就是回想养父母对我的恩爱,为了有朝一日能报答养父母的养育之恩,无论日子多么难,我也要咬牙活下去。”

说到这儿,陆一心打住了话头,江月梅抬头看着陆一心:

“在养父母心慈爱深的环境中长大的您,有着一颗和中国人同样的善良的心。不久,又得回去劳动了。今后无论遇到什么困难,请您一定要坚持活下去。”

陆一心胸口发热无言以答,三年半来,头一次听到如此温暖又有人情味的话。

 

从巡回医疗队的驻屯所回到劳改所后,陆一心接着休息了三天,然后继续做他的羊倌。在医疗队的病室十天,在劳改所的医务室三天,加起来十三天的这段日子对陆一心来说是既遥远又长久的事儿了。

“喔——!“随着陆一心一声号令,三百头羊出了羊圈,只要朝前进方向扔一块小石子,头羊就能心领神会领着群羊朝正确方向前进。好久没有会到黄书海了。陆一心朝着从前他俩约会的地点赶羊过去。边走边吹口哨,吹黄书海教会他的那首日本歌‘樱花   樱花’。走着走着,黄书海突然从羊群中冒了出来。

“伙计,没事儿就好,只要还活着——”

黄书海感慨不已,陆一心只对黄书海一人说了在巡回医疗队的住院生活。

“是吗,虽说护士是她的职业,但这年头能遇上如此女性,难得,难得啊!”

黄书海亦深受感动,人生中或许不能再见面了,但江月梅这个名字——救命恩人的名字却已深深地刻在了陆一心的心里。

“好啦,开始学习日语吧。”

黄书海伺候好羊群休息后,用日语说道。

巡迴醫療隊はどこですか?”

“在蒙古族以前的地主家的大院子里。”

陆一心用中文答道。

黄书海:

以前的地主は元の地主、大院子きな邸宅,つまり蒙古族元地主きな邸宅のなかです。”

接着继续用日语问他:

醫療隊醫者さん何人看護婦何人ぃますか?”

陆一心用日语回答了这个问题。

“对,答得对,下面:勞動改造所さは、どれぐらいですか?”

 “一万五千へぃほぅメトルと思ぃます。”

“日语中土地的计量单位是坪,一坪等于3.3个平方米。坪で换算しょう。”

陆一心用心算算了算:

約四千五百坪くらいです。”

“囚人の数は何人ぃますか?”

今は約一千五百八十人ぐらいでした。”

日语发音中最难的就是浊音了,数字的读音也很难,黄书海反复教他练习。

群羊休息好了。

为了不使其他羊倌起疑,二人分手后,朝着不同的方向赶羊。

突然,响起了汽车的喇叭声。回头一瞧,飘着红十字旗的卡车笔直地向这边驶来。群羊不惊慌,悠闲自得地跟随在头羊后面横在大道上。

“喂,快把羊赶开!”

司机大声喊叫道。陆一心拾起脚边的沙石朝旁边扔去,羊群立刻让开大道。

“谢谢啦!再见,我们这就回北京啦!”

卡车上乘坐着巡回医疗队的医生和护士们,还有地方单位上的人。其中也有梳着长辫子的江月梅的秀丽身姿,在内蒙古边远地区的巡诊结束了,他们正返回北京呢。

“再见,保重身体,再见啦!”

江月梅主动向他道别,声音仍是那么甜蜜透亮。陆一心靠近卡车,想跟江月梅告别来着,可又怕遭到看守的训斥。陆一心伫立在羊群之中,行注目礼。卡车卷起黄尘,疾驶而过。陆一心恭恭谨谨地目送卡车通过,直到看不见车上飘扬着的红十字旗。

随着红十字旗消失在草原的尽头,一种莫明的从未有过的寂寞感和悲哀之情直向裹在黑色囚服里的陆一心的心头袭来。

 


  
上一章:百里香 2
下一章:百里香 4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百里香 3》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