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百里香 2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4-24 点击数:346次 字数:

2

   

陆一心已经四肢痉挛,呼吸困难。脸上也开始痉挛,牙齿外暴,濒临死亡。

进入黑暗的病室的医生和护士,一看就知道这是破伤风末期症状反应。医生赶紧打开血清药瓶盖子,拿起注射器。护士们捉住痉挛着的陆一心,扒下短裤,即刻在臀部消毒。

“给你打血清了,别动!”

外科大夫将一支好大的针头刺入陆一心的臀部。血清那透明的液体终于注入了陆一心的体内。

痉挛马上止住。

露齿症也缓和了下来。

随后,陆一心便昏睡过去了。

昏沉沉之中,他宛如又回到了草原,一望无际的绿色草原上,羊群在悠闲自得啃食牧草。突然风起云涌,天上的云彩变成了橘红色,象是一朵朵樱花,满天飞舞。

羊群受到恐怖的袭击四散奔逃,唤不回,止不住,扔小石子也不管用。

好几百头羊要是丢失了,那可不得了。陆一心焦虑万分,在后面拼命追羊,羊群东逃西窜,一会儿不见了。

周围是一望无际的荒凉世界,黑暗中但见骸骨累累,死鬼幽灵一步一步地向他逼来。

哎哟一声,陆一心睁开了眼。和梦中的地狱一样,周围一片黑暗。

“感觉怎么样啦?”

耳边有人问话,一边给他擦拭额头的冷汗,象是护士。

……现在…………晚上……?”

他煽动着僵硬的嘴唇问道。

“不是,是大白天,破伤风菌受不得光和声音的刺激,会诱发痉挛,你安心睡吧。”

护士的声音很低,很甜,明白了挂黑布是为了遮挡外面的光线,陆一心也就放心了。

又睡死了过去。

翌日,医生巡房。

门刚打开,受到外部光线和震动声音的刺激,痉挛又开始发作。

医生一声不吭地给他注射完第二支血清后出去了,他想问问要打几针血清才能痊愈来着,可是一想到自己囚徒的身分,到底没敢吱声。

第三天,打完血清后,痉挛发作的间隔时间拉长了,鄂下的筋肉已显迟缓,二天没吃东西,有人在喂热汤给他喝。

黑暗中陆一心感觉得到又是第一天的那个护士在照顾他。替他换洗头上的退烧布,大小便时也是她来照顾自己,总是那么温柔,细心,尽量避免引起声响。

门开了,另外一名护士脚步匆匆地走来取体温计。开门震动声引起陆一心一阵一阵的痉挛。

“请您安静点儿,病人不能受刺激——”

黑暗中,先头的护士提醒后来的护士注意别发出声响,后进来的护士甩脸子答道:

“要是喜欢,您就一直看护着他好啦。”

把门一关,出去了。

总算是迎来了第六天,医生给他打完第六针血清后,用手拍打了打陆一心的枕头,稍微有点儿痉挛,但马上就止住了。

“不错,可以慢慢地停打血清了,再过三、四天,要是对外光和声音没有了反应就可以出院了。”

陆一心的心里涌起深深的感激之情。

“医生,谢谢您救了我一命!”

陆一心表谢道。

“救了你的不是我,是江月梅同志。”

医生明确地表明了自己的立场后,匆匆地走出了房间。

护士江月梅走出黑暗病室,回到治疗室。

走廊里已有十好几名患者正等候着呢。八名护士中,五人随同内科医生去游牧民的蒙古包巡诊去了。外科医生在准备做手术。护士们又要给粒性结膜炎患者上药,又要为推广计划生育指导避孕法,江月梅耐心地向主妇们宣传计划生育的好处,同时细致讲解如何正确使用避孕环。

“医生,国家为什么不让我们生孩子?”

“多生多死,等于没生。不如少生优生,利国又利家。”

“上环后,隔年要换。每年,医疗队来时,别忘了换环。”

这里几乎所有的主妇都没有避孕的观念,没人答理她,管天管地,还管人家生孩子?再说,毛主席不是教导我们:世界上只要有了人,什么人间奇迹都是可以创造的。不生孩子,哪来的人啊?这里的人信毛主席,不信计划生育。强制上环后,到时候也不知道换,致使避孕环嵌入子宫肉内,压迫坐骨神经,严重的还能腐蚀子宫造成子宫穿孔。

四月中旬里,打从北京出发,先是在延安地区农村巡诊,宣传计划生育和方法。在封建迷信根深蒂固的穷乡僻壤,计划生育的启蒙教育迟迟无有进展。

西藏自治区粒性结膜炎患者逐年增多。内蒙古和苏联国境的附近地域,正流行着一种原因不明的皮肤传染病。治疗起来相当困难。好在不久就可以离开此地,经由呼和浩特在火车上晃荡二十六个小时就又回到北京了。

 


  
上一章:百里香 1
下一章:百里香 3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百里香 2》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