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百里香 1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4-23 点击数:327次 字数:

第九章        百里香

 

 

1

   

褴褛破被包裹着陆一心送往巡回医疗队的驻屯所。病室窗口紧闭。张上黑色窗帘。室内漆黑。

陆一心高烧未退,但神志仍很清醒。

挂黑布干什么?

我不是还活着吗?

快点给我打针吃药吧!

他想哭、想喊,可是手脚已不听使唤。

连后背也开始痉挛。

喊叫声成了无人听得到的呻吟,挂上黑布或许是为了消除外面的注意力吧。

痉挛发作的间隔时间越来越短。

看不到医生,也看不到护士,就这么听其任之放置不理。

病室隔壁的医务室里正在开会。

出席会议者是从北京来的巡回医疗队的二名医生和八名护士。会议的议题是,应该还是不应该给劳改犯犯人陆一心注射贵重的血清?

医疗队长年青的外科大夫发言:

“血清本来就不多了,这人不单是劳改犯,而且还是日本侵略军留下的孽种。有道理帮助他吗?”

副队长中年内科大夫说:

“可是,人命关天啊。眼前的患者已受破伤风菌感染,不注射血清只有等死。这是明摆着的事实,这与患者的出身、阶级毫无关系,从人道主义观点出发我看应该救他。”

外科大夫反驳道:

“同志,你说的人道主义是资产阶级的人道主义,我们无产阶级的人道主义是救人民,绝对不能允许同情我们的敌人!毛主席教导我们:‘将革命进行到底!’记得有个寓言,说从前有一个好心的农民救了一条快要冻死的蛇,结果自己后来给蛇咬死了。难道这对我们不是一个很好的警告吗!”

说完,面向护士:

“听听护士同志们的意见吧。”

党龄最长的护士站了起来:

“抗日战争时,被日军俘虏的八路军伤员有给治疗的吗?不是被残杀,就是被送到七三一细菌部队。拿咱中国人作生物实验。这不共戴天的民族恨难道同志们都忘记了吗!”

唇枪舌剑,义愤填膺。

“同意!现实问题是血清只剩下点点儿了,明天要是来了贫下中农患者怎么办?那就等于是对人民犯罪。如此重大的责任谁来承担?!”

“给贫下中农使用贵重药品,救活他们可以提高国家的生产性,农民用汗水种出来的粮食养活着这些社会渣滓。再要给用贵重药品我看就是对人民的犯罪。”

护士们的发言越来越激烈。

“即使是在北京,对于那些隔离审查中企图自杀的反革命分子,最初的医院拒绝接收,下一个医院虽然同意收容,但在请示上级机关批准的过程中患者就已死亡。不是有过这种例子吗。也没追究医院方面的责任,要是给治疗好了,甭定还会被指责成阶级路线不清,反而要担责任的。”

护士们一个接着一个地发了言,只有一个护士一直沉默不语。

“江月梅同志,你的意见呢?”

最初发言的那个护士点名道。

被点名的护士这才抬头,留着长辫,眉清目秀。

“我认为同志们的发言完全符合毛泽东思想,意见正确。不过,我还想补充一点事实,我认为那个囚犯绝没有站在人民的敌对立场。还记得当我们医疗队的卡车陷入泥坑时,在我们最困难的时候,是那个囚犯挺身而出,帮助我们推动了卡车。由于他的帮助,我们才得以及时地抢救出了内蒙古自治区旗革委会副主任的生命。救活了旗数万人民的领导者的生命,等于是同样帮助了数万的贫下中农。”

如情如理,分析透彻,副队长内科大夫极表赞同。

“毛主席教导我们说,‘为人民服务’。假设卡车一直陷在沟里不能动弹,致使旗副主任的心脏停止了跳动,我们医疗队将负重大责任。你们说,那个囚犯是不是为人民服了务?是不是为人民做了一件好事呢?”

在“为人民服务”毛泽东思想的大原则前,没人敢唱反调。

“我们与其消灭那个囚犯的肉体,倒不如救活他一命,让他活着,好好接受劳动改造、好好改造思想,提高他对党的方针的认识。讨论到此为止,赶快给他注射血清吧。否则,全体人员都有责任。”

队长到底害怕承担责任,不敢再坚持反对意见。

 

 


  
上一章:樱花 9
下一章:百里香 2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百里香 1》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