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樱花 9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4-22 点击数:367次 字数:

9

 

对陆一心来说,中国和日本恢复邦交莫过于是天方夜谈之想。一方面自己虽是日本人却对日本一无所知。另一方面是中国人,可接受的是日本的教育,在日本生活过来的黄书海,陆一心感到他俩之间对日本的理解分歧点实在是太大太大的了。

屠宰羊的日子到了。三岁口,体重二十公斤的羊到了春夏两季就要被解体处理。一头可卖得四十元钱。是劳改所的重要收入来源。放羊这挡子活儿中,陆一心最头疼的事就是宰羊。宰羊的最初几天,手上的羊膻味怎么也洗不干净,臊得夜里都睡不好觉。要不是强制劳动谁愿意干这个呀。

确定了要宰杀的羊的头数之后,还得不惊动头羊。悄悄地将要宰的羊赶进屠宰场。将羊捉到矮台子上。一个捉住羊的后腿,另外一个用膝盖顶住羊的前肢和头。然后,用十五公分长的尖刀切断羊脖子上的气管。生手弄不好切断了食道。不但搞得脏物满天飞,羊还遭罪难受。

陆一心让同伙捉住羊的后腿,自己用膝盖顶住羊的前肢和头。为了不让羊脱粪,得堵塞住羊的鼻孔。“麽!麽——!”感到末日来临的的羊放声哀号。握紧刀子,一刀切断气管,血澎涌而出,拿水桶接上,免得血弄脏了雪白的羊皮。当体内的血全部倾倒干净后,从头往下轻轻地划开腹部,不能伤着内脏,赶紧剥皮。体温下降后用手剥不下皮,用刀子又会伤着极贵重的毛皮。剥皮后才开始剥腹,取出内脏用水洗干净,和肉一起食用。水桶里羊血煮沸冷却后供药用。

平均得花三、四十分钟才能处理一头。当向第六头羊的气管进刀时,羊拼命摆头挣扎。不小心刀子从左手的手肘边擦过,陆一心没管它。顶紧羊头,塞住羊鼻孔,一口气切断羊气管。

“嘿,还真费事儿……

陆一心喘了喘气,漫不经心地吐了点儿吐沫在左手受伤的手肘上,又忙着开始收拾下一头羊儿去了。

两个星期后的一天,象往常一样利用中午羊群休息的时间跟黄书海学习日语,突然,电闪雷鸣暴雨倾盆,赶紧拢回羊往回赶,在连一颗树木也没有的大草原上除了任凭风吹雨打之外,最好的办法是赶紧回家。

羊一只也没有丢失,将羊全部赶进羊圈时,黄书海也好,陆一心也好两人全都是浑身透湿。如落汤鸡一般。

圈好羊,回到监房。体内直冒寒气。夜里的学习也没去就躺下了,浑身发颤。

旁边的小陈用手搭在陆一心的额头上:

“妈呀,莫不是打摆子?明儿个一早就去看医生吧。”

听他这么说,其他人不安地看着陆一心:

“要是打摆子还好。万一,闹传染病……,可别害别人。”

“放你娘的狗屁。要是传染病,第一个传染上的是我!”

小陈没好气的言道,继续精心地给陆一心擦拭身子。

第二天一早给看守说过后,带去医务室。一量体温,三十八度七。

“昨天淋了点儿雨,或许是感冒了。吃点儿药,今天就休息一天好了。”

准了他的假,给了几片退烧药。过了中午不但没退烧,反而手脚筋挛打寒颤。看守准许陆一心再去一次医务室。

医生不耐烦地给他试体温,高烧四十度以上。

“不仅是手脚,全身都好象在抽筋。”

陆一心告诉医生道。医生这才问他:

“最近,有没有摔跤,或者是受伤什么的?”

“没有,放羊和清扫羊圈这活儿是不会摔倒的。”

“也没有再干别的什么活儿?”

“二个星期前宰羊来着。”

“那时,刀子是不是切到了手?”

“没,不,——好象……

陆一心回想起来了在宰杀一头不听话的母羊时,刀尖划破了左手手肘的事。当时出了点儿血,也没当回子事儿,涂了点儿口水完事。听他这么一说,医生道:

“是破伤风。为什么不早说?!你看,现在没有血清。”

医生慌了:

“甭定北京来的巡回医疗队带得有血清。”

医生让看守赶紧与医疗队联系,问问他们是否带得有血清。

真要是破伤风,没有血清只有死路一条。冤里冤枉被送到内蒙古的劳改所,在没法子通知养父母之前,真要就这么死了——,陆一心不敢再继续往下想。

“有没有血清啊?”

“医生问道。

“囚犯也给用血清么,不怕……

好象是看守长在旁边答话。最后给他用毛毯裹着,弄上了一辆卡车。在宁夏的收容所,死后被草草埋葬在荒郊野外的墓地的教授的脸清晰地浮现在陆一心的眼前。

“到底要把我扔到什么地方去呀,我这不是还活着吗——?!”

陆一心想大声呼喊,可是嘴唇僵硬,出不了声。

 


  
上一章:樱花 8
下一章:百里香 1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樱花 9》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