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樱花 7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4-20 点击数:402次 字数:

7

 

五年后,一九五七年开始了反右斗争。一时间,归国华侨成了右派分子被迫接受批评和自我批评,生活在莫名其妙的气氛之中。

但是,我依然坚信周总理说过的话,无私地继续将自己在海外学到的知识教授给我的学生。文化大革命开始后,毛泽东在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的外甥毛远新,最早与党中央取得了联络,哈尔滨开始了空前绝后的批判斗争大会。

我们大学的造反派学生将我作为反动学阀首先揪上了批判斗争大会。不久,又以日本间谍嫌疑,遭公安局逮捕,起因是在日本永久居住的父亲有一天给孙子邮寄来了一盒用旧的彩色铅笔。

要是新的彩色铅笔或许就不会出问题了。

一共有十六种颜色,而且长短不齐,“说,为什么要送来颜色和长度不一的铅笔?这肯定代表着某种暗号。坦白交代!”在公安局受到严格盘查。那是在日本永居的父亲为了对孩子表示带有日本风情的感情,特意将自己喜爱的用旧了的铅笔送了过来。

无论我解释多少遍也不管用,最后给关进了公安局的地下临时监狱。

三个平米的屋子里塞进来十八个人,两侧是三层铺位,每个人只有五十公分宽的地方,到时候一声号令“翻身!”,集体向左、或者是向右打翻身,在没有生火的地下室忍受饥寒。

大部分人都已认罪。就我而言,这种时候就算认了罪,对彩色铅笔的暗号什么的也不知作何解释。“屋漏偏遭连夜雨”。

不久,检察官通知我。

我那台湾出身的老婆也被当成台湾间谍进了公安局,同样关进了地下监牢,我想这可能是他们威胁我叫我赶快坦白的一种手段而已。

同房的人告诉我,有人看到我老婆拖着行动不方便的腿,爬着进了审讯室,坦白也好,不坦白也好,出身台湾这一条就够她受的了。

她被关进地下临时监狱。睡在三层铺位的最下层的水泥地面上,得了严重的风湿病。我对调查人员说,我老婆她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家庭妇女,决不是什么台湾特务。

我家里三个孩子,最大的才高中一年级,想问问他们怎么过日子?没人答理我。

那之后,一年多没找我谈过一次话。就这么把我放在地下室里。第二年的冬天,有一天突然把我叫出去,递给我一封信。当然是开了口子的信,的确是女儿写给我的信,只读了一行就让我心如刀绞,泪流满面。

那封短信至今我仍一字不忘,记得清清楚楚。

父亲,我现在带着四岁的弟弟下放到了佳木斯的农村,夜里好冷。四岁的弟弟冻得直哭,谁都欺负我们,谁都讨厌我们。有时哪怕是能给杯热水喝,弟弟也不会哭泣了。

可是,您要是不认罪,我们这些日本间谍,历史反革命分子的狗崽子就得不到那一杯热水。父亲,请您还是早一天坦白认罪。让弟弟也能喝上一杯热水吧。

读完信后,当天我就违心地认下了莫须有的罪名,这就是一个为了他四岁的孩子能喝上一杯子热水,屈服于胁迫和侮辱送劳改十年的囚犯的故事……

话说到这儿打住了。高中生姐姐带着四岁的弟弟被下放到农村的情景和被苏军追赶着牵着饿得直哭的妹妹的手从开垦团踏上长长的避难征途时的情景重叠,交叉地浮现在陆一心的眼前。

陆一心胸口发酸,眼圈发热。

“老黄,日本话‘妹妹’怎么讲?”

陆一心开口问道。

 


  
上一章:樱花 6
下一章:樱花 8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樱花 7》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