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樱花 6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4-19 点击数:336次 字数:

6

 

那天夜里,陆一心躺在补丁摞补丁的破旧被子里,脑子里一直在回想白天见到黄书海的事儿。那人穿着和他同样的囚服,这个看不出名堂。脸晒得黑黑的,眼光敏锐。民族语言、母语都不知那是做人的耻辱,他说的这句话却已经深深地刻在了陆一心的心里,自己作为中国人,接受的是中国的教育,记得高中三年级时,自打他加入共产主义青年团之后,就已经明确地确定了自己的政治思想观点。再者,他在学校所接受的教育告诉他:是日本侵略了中国,在中国犯下了累累耸人听闻的罪行,日本是一个不可信任的民族。可是,当听到那首歌曲时尽管不明白歌词,为什么还会血往上涌,心跳加速呢。

陆一心辗转难眠,夜里醒来好几回。

打第二天开始,陆一心只要听到那首日本歌曲的口哨声就将羊群朝那个方向赶过去。保持着不离不即,不远不近的距离。

几天后,陆一心和黄书海又撞在了一起。正午时分,羊也要休息了。他俩坐在一起喝水和啃窝头。用完午餐后,也不知是谁先谁后,俩人都躺倒在草地上,头顶飘过来一朵好大的云彩,鸟儿在蓝天中自由翱翔。

“还是这片同样的天空,那一头连接着北京、长春。”

陆一心怀念起至今仍未取得联络的父母亲来,脸上笼罩着思乡的愁绪。黄书海接过话题:

“对啦,那一头还连接着哈尔滨、大连和遥远的日本。生活在这同一块天空下的人们却有着各自不同的命运。俄国人郭戈里有句名言:‘命运可以改变人,人却不能改变命运!’想来还是有点道理的。”

黄书海突然转过头紧盯着陆一心道:

“你,为什么总是追着我的口哨,人却又不离不即的?是不是对我不放心?”

陆一心狼狈地低下头。

“我看啦,你是怀疑我是‘政府’的探子,是劳改所喂养的狗子。对不对?这你就大错而特错了。我的祖先也好,我自己也好,毫无疑问是‘炎黄子孙’。毫无疑问地效忠自己的祖国。可是尽管我是中国人,仍然难逃厄运。冤里冤枉被人送来劳改。”

陆一心仍闭嘴不答。仍旧害怕这是劳改方面设下的圈套。

黄书海那像电光一样的视线直射在陆一心的脸上:

“为了一杯水,我被判十年劳改,说来你也许不信,在文革中,仅仅是为了一茶碗水就能迫害一个无罪的人。就可以侮辱他,把他变成囚徒——”

黄书海仰望蓝天,开始讲述自己怕故事。

“新中国成立后,燃起我心中参加新中国建设的爱国心。一九五三年,同数百名华侨一起回归祖国,我们是第一批回国的海外华侨。在天津港船码头时,仰望着祖国上空高高飘扬的五星红旗,船上华侨无不激动得相互拥抱,热泪盈眶。

我们这些忠于祖国统一的“爱国华侨”受到热烈欢迎。第一次踏上祖国大地时的感受令人终身难忘。我们家打爷爷辈起就在横滨经营贸易商,我也是东京大学毕业,留在校研究室工作,父母亲坚决反对我回大陆。

二十七岁那年的春天里,带着新婚的妻子,抱着建设新中国的梦想,我回来了。祖国非常器重我,破格提拔我为哈尔滨工大的三级教授。

教授机械工学。最初面对的祖国的贫穷比我想象中的还要严重,与在日本听到的有关新中国的宣传更是相去甚远。工学系一些必需的研究设备严重不足,我好心将从日本带回的文献、资料作为教科书教学。

可是,那时候是苏联一边倒的时代,俄语的教科书占主流。有时候,我也有点儿害怕,可青年人的满腔热血,毛着胆子继续教我的学生。

 


  
上一章:樱花 5
下一章:樱花 7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樱花 6》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