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樱花 5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4-18 点击数:352次 字数:

5

   

到了六月末,陆一心得将羊群赶到更远的草场。

途中,要经过一片很大的宁夏黄土高原盐碱地带。水分稀少,就那样地上还有扎着根的植物。

不知从哪个方向飘来阵阵芳香。不象是花草之香,闻着香味走过去。终于看到了前方有一棵伞状的小树。这附近有一种沙枣树,哪怕树身被黄尘掩埋,根仍然牢牢地扎根在大地之上,树叶边边带有小刺,开着紫红色的小花。花香醉人。扎根在这片干枯土地上,没有水、没有肥料。还要遭受狂沙暴风的摧残。可是她没有怨言,没有斤斤计较。夏天一到依旧是将自身的芳香送到百里之遥。这里的人们亲切地称赞她是“百里香”。

陆一心追着花香信步而行,他听到了口哨声,或许是同他一样为沙枣花香所迷,一位羊倌赶着羊正从另一方向这边靠拢。脸被太阳晒得油黑油黑。脊梁骨挺得笔直笔直,头顶一顶破草帽。嘴里吹奏着和上次同样的曲调。

听到这首旋律陆一心的心便不自觉地加速跳动。确认周围没有其他人影之后,陆一心霍地主动向对方打招呼:

“您吹的是首什么歌来着?”

那人止住了口哨,神情戒备地打量着陆一心。为了避免羊群混杂,陆一心主动向对方走过去。告诉他自己是四栋监房的囚徒,名叫陆一心。

“我是,七栋的人,为啥对这首曲子感兴趣?”

那人仍未解除对他的不信任。

“我好象在哪儿听到过,可是又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那人目不转睛地盯着陆一心的脸:

“真的想不起在哪儿听到过了吗?”

“嗯,想不起来了。不过,记忆里确实听到过。”

陆一心一本正经地回答道。那人的表情开始动摇了:

“那么说,你有亲戚,要不就是跟日本人、华侨什么的打过交道?”

陆一心一时语塞 ,那人象是感觉到了什么:

“我是从日本归国的华侨,刚才吹的曲调是日本歌曲。”

小心仔细地打量四周之后,小声唱道:

 

樱花  樱花  花开三月

香飘万里艳如霞

月光  月光  月下赏樱花

 

陆一心听不懂日本语歌词。听他唱完日本歌,陆一心良久、良久没有出声。由于自己是日本人的原故,打七岁时起就被人当作小日本鬼子受够了屈辱,青春时代初恋的破灭。今天的冤里冤枉被送来劳改——突然之间又冒出个“日本”来。

“甭定你自己就是日本人吧——?”

陆一心无言以答,愣愣地望着那人。

“如果,你的双亲是日本人的话,要是不知道日本的民族语言不知道自己的母语才是你真正的不幸。是做人的耻辱!我是在日本出生的,接受的是日本的教育。但是,我一直都在学习中国语,始终没有忘记自己的母语。中国虽有五十多个少数民族,但只有蒙古族、朝鲜族、藏族、维吾尔族等极少几个民族有自己的民族语言。你要是想学,以后一边放羊,我一边教你日本语吧。”

陆一心怀疑这是劳改当局方面设下的圈套,不敢贸然作答。

“见到会说日本话的人,看你那紧张样。好啦,什么时候有空上七栋来玩吧。我叫黄书海,同房的人都管我叫‘华侨先生’。”

那人说完,吹着口哨赶着羊群走了。

 


  
上一章:樱花 4
下一章:樱花 6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樱花 5》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