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樱花 1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4-14 点击数:428次 字数:

第八章        樱花

 

 

1

   

辽阔的草原一望无际,远处的树木看上去就像是一个个小小的模型一样。蓝蓝的天上白云飘,白云下面羊儿跑。

陆一心赶着三百头羊,默默地走着。当羊群找到喜食的草场之后,陆一心便坐在树荫下,呆愣愣的看守着。虽说是羊倌,可身穿没有口袋的黑色囚服,身分让人一目了然。

一九七〇年六月。在黄河支流从事大坝建设的陆一心从宁夏回族自治区被移送到了内蒙古,改换了工种,放羊。

只要有一头羊贪食离群,马上就会有五、六头羊跟上。只要陆一心打声口哨,拾起脚边的小石子朝它们前方扔去。马上就又会回来。

三百头羊群打头的是一头身高马大,羊角粗壮的头羊。体长约二米,体重一百公斤,三岁的公羊。靠气派就足以镇住其他的羊儿。羊有顺从头羊的秉性,只要伺候好了头羊,放牧并不是一件太伤神的事情。踏着朝露而出,披星戴月而归。跟在不断移动着羊群后面,悠哉,乐哉。只是苦了像陆一心这样的读书人,空有一肚子学问。整日在野外餐风露宿,三十岁的人便患上了关节炎。

突然他发现草原的尽头扬起好高的灰尘,放眼观望,原来是驶来了一辆多日不见的卡车。卡车在凹凸不平的道路上颠簸着驶了过来。只要他一将羊群赶出劳改所的大门,便很难再找到同谁说话的机会。对于与世隔绝的陆一心来说,与世间的唯一的窗口就是这在道路上来往的驴马和卡车。

卡车近了,车上插着的白色红十字旗映入眼帘。陆一心心想这肯定是来边疆巡诊的医疗队,卡车突然停住不走了,前轮陷入路旁的壕沟,从司机楼助手席和后车厢下来十好几人,哼哧哼哧了半天,车子也没能发动起来。

“喂——那位放羊的,请过来帮帮忙!”

有人在向他招手,大声求援。羊正在啃食它们喜爱的马兰草,离开一会儿估计不会出问题。让陆一心犯难的是自己的囚徒身份。

“喂——,快来呀,帮忙一起推推。”

戴中山帽子的男人向他求援道。不能再犹豫了,陆一心跑了过去。十几人中有些是护士。

“嗨哟!嗨哟!”

全体人员一齐用力。可是,车轮仍是一个劲地空转。

“不行,得削土垫上才行。”

说着,陆一心拿铁锹将路旁的土铲削到车轮底下,再在轮胎底下垫上一块木板。然后与医疗队队员一起使出浑身的力气推车。卡车哼哼着,终于爬上了路基。

“谢谢!您可帮了大忙了啦。”

“有重病号正等着呢,急死人了,谢谢您啦。”

飘着红十字旗的卡车不一会儿又从他眼前消失了。

陆一心重新回到羊群身旁,瞬时,整个人象是在梦中一样。听医生和护士的口音象是从北京来的巡回医疗队。

陆一心躺倒在树荫下,羊群也在休息。这样的生活到底要延续多久呢?听人说这附近住着些新农民。一九五七年反右斗争以来,那些被送回原籍农村的知识分子家庭,取消了他们城市户口,没法子,只好在劳改所附近找块地,将就个农村户口定居了下来。像自己这样刑期都不明不白的囚徒只怕将来连这种生活都会过不上。陆一心真正的羡慕刚才的那些个医生和护士们,他们都能自由地从事自己的本职工作,陆一心久久地回味着刚才那短暂的接触带给他的无穷喜悦。

羊群开始移动,陆一心只得再次起身跟在三百头羊后面。阳光直射在脸上,黑色囚服里包着的瘦小身躯已是汗水淋淋的了。

好容易到了羊群休息的时候了,头羊前腿跪下躺在地上,其它羊儿争相仿效。陆一心也可以倒在树荫下休息一会儿了。

似睡非睡之中,陆一心听到有人在吹口哨。优美的旋律在草原上空顺风飘荡,好遥远好熟悉的旋律。不是劳改所教唱的《东方红》,也不是学生时代学唱过的歌曲。

在哪儿听过?

可一时又怎么想不起来了。

在草原上即使遇上其他的羊倌,一般来说双方都不会主动出声打招呼的,陆一心站了起来,终于看到在草原下方有一群羊儿正在歇息着呢,同时他也看到了树荫下躺着的同他一样穿着黑色囚服的羊倌。

羊倌反复地吹奏着那首优美动听的旋律。听着听着,陆一心的心跳就不自主地加速了,这首残留在他遥远记忆中的旋律,为什么会引起他如此强烈的共鸣呢。

头羊猛地抬起了它那美丽的羊角,周围的母羊也随之抬起头来。进入发情期,虽然有的母羊已有身孕,但是仍有许多母羊尚未领到准生证。

三百头羊群中,一头公羊负责三十头母羊的接种工作,没法实行一夫一妻制。

不这样,容易引起混乱。

头羊打起精神和几头母羊全心全意地完成本职工作之后,羊群又开始向着新的草场移动了。

 


  
上一章:流放 6
下一章:樱花 2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樱花 1》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