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流放 5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4-12 点击数:432次 字数:

5

 

“根据上游的监察哨的通报,上游流域的冻冰经年累月已经侵蚀了山肌,造成两岸崩塌,堵塞水道,形成了一个人工湖。现在水位还在上涨,但是,流水并不可怕!我们不要被困难所吓倒,就算上游的卡子全被冲垮,大量的河水一齐冲下来也不要怕!解放军虽然不在啦,但是,去年六月军民携手共保大坝的精神还在!我们要学习和贯彻毛主席自力更生的思想,发扬人定胜天的大无畏的革命精神——”

大队长说得嘴角直翻白泡,作开了政治思想工作。然后才下令让囚徒们从采土场往土围子运柳条包和土袋。

就这工夫,水势陡增。开始汹涌地冲击捍卫着大坝的土围子。

运送柳条包和土袋的队伍顺着崖道上来了。可是水火无情,面对如此汹涌澎湃的河水没人敢上土围子。

被去年那场大洪水吞食走的人临死前发出的惨叫声,在囚徒们脑子里仍记忆犹新。

大队长他们用枪杆子驱赶囚徒。陆一心他们百余名囚徒战战栗栗地下到了土围子上,一字形排开,拼命堆砌用接力方式传来的柳条包和土袋。

好歹加高了二三层。

然而,河水也在上涨,似乎要跟他们一决高低。

柳条包和土袋很快就用完了。浊流已漫过膝盖,浸湿了裤头。

寒风一吹冻得牙根直打颤,寒气直往骨头里钻。咬紧牙关坚持着,不一会两条腿就冻得好像不是自己的了。

“不行,我再也受不了啦!”

“冻死啦!”

陆一心的左右不断有人发出绝望的叫喊,有人开始逃离现场,站在崖上的卫兵开枪了。

面对着汹涌袭来的波涛,显然,枪声的威力亦暗然失色。囚徒们争先恐后地朝着崖边方向逃去,爬上脚手架。

一个上去了,又一个上去了,一个又一个上去了。

瞬间,脚手架上爬满了人。后面仍有人不断往上涌。

先到者开始用脚踹,被踢下去的人眨眼间便被无情的浊流吞食了。

陆一心紧跟在独眼龙后面向脚手架奔去,但是手打滑没抓住,被浊流卷走了。

在撞上崖石的一瞬间陆一心死死地抱住了一块岩石,立住身子后开始拼命往上爬。

轰——隆!天崩地裂。瞬间一堵墙样的洪水冲垮了土围子,先自己一步爬上了脚手架的独眼龙亦消失在了茶褐色的水烟之中。

大坝没了,光剩下几根残留的水泥柱子。

脚手架上的人也好,崖上的人也好,九死一生逃得一命的囚徒们无不为大自然的威力所折服,连叫喊都忘了。

囚犯毕竟是囚犯,他们根本就没有解放军那样的纪律,也没有解放军那样的组织。

惨淡岁月,苦心经营的大坝毁于一旦。

独眼龙也死了。

陆一心目瞪口呆,麻木不仁地望着眼下变成了一片废墟残骸的大坝。

 

那年的十二月,突然接到停止大坝工程和让他们转移的命令。

在劳改所本部前集合好后,大队长表情严肃地言道:

“第一、从现在开始将你们移送到别的劳改所。第二、移送手段,坐火车或徒步。第三、移送途中,有企图逃跑者,格杀勿论!”

囚徒们被这道突然而来的命令惊呆了。

“十五分钟后出发!赶快做准备。各中队成四列纵队集合,食粮和水由当局发给。”

大队长发布完命令后,囚徒们回到了各自的监房。

“冷不丁的,要将俺们移送到哪旮旯儿去啊?”

可不是咋的,大坝被毁了,能轻饶了咱!移送、移送,送死去吧!”

“放你娘的狗屁!这么好的劳动力,国家能轻易将咱都杀了?”

众口云云,莫衷一是。


  
上一章:流放 4
下一章:流放 6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流放 5》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