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流放 4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4-11 点击数:392次 字数:

4

   

岁月在无情地流逝。

一九六八年春节刚过,冰冻的大地重新开始复苏。然而,对于囚徒们来说,繁忙的季节又到了。

灌溉用大坝的工程打去年起,迟迟无有进展。三月初旬大坝高度离完成时的五十米还差着半截呢。

赶不上十五米高的土围子,文革的暴风骤雨同样波及到了解放军的内部,众多的搞基本建设的技术队长为他们所掌握的知识所累,一个一个地成了“反革命分子”,一个一个地从建设工地上消失不见了,连总指挥都换了好几任。

要他们作甚?

知识越多越反动!

好在囚徒们很听话,在没有知识的人的指导下,搞坏了又重来,搞坏了再重来,无休止地重复着繁重的无效劳动。

连日来,白天气温异常高温,保持在十五、六度居高不下。今天早上刚要外出作业时,突然,电闪雷鸣老天爷下开了雹子,囚徒们只得呆在监房等候。

“老天爷有眼,搭帮这场雹子今天可以休息一天罗。”

大伙儿全都东倒西歪地上了炕。

“这儿,说是黄河的支流,可河水很浅呢。”

新来的政治犯言道。

“是啊,在这儿时间呆长了,什么你也就都习惯了。”

陆一心接口道,心想水高一尺堤高一丈,到时候你也就知道黄河的威力了。

“说什么河深河浅的,照样得筑大坝,跟俺们有个鸟的干系?!要说这场雹子一会儿会停?还是停不了?那才叫正经话呢。”

盗窃犯隔着铁栅栏观望外面的气候,眼瞅着止住了的雹子又接着下开了。

“乖乖!今儿个不用出工罗!”

囚徒们欢声道,然而,“砰、砰——!”砸在屋顶上的雹子发出的响声好吓人喔。

“一天里下二场雹子,不是好兆头。”

强奸犯陈不安地在室内来回踱步,生怕雹子会砸破屋顶落在他脑袋上。

“怕他娘个球,怕死,拿个脸盆扣在头上好啦,给我老实坐下!没出息的,丢人现眼。”

独眼龙吼道,虽说不要出工,可是这鸡蛋大、拳头大的雹子砸在屋顶和地面上发出雷鸣般的声响,到底还是怪渗人的。

给独眼龙镇住了的强奸犯陈萎缩着爬到陆一心的身旁来了。随着教授的死和新人的加入,陆一心睡觉的地方已经从门口边“升格”到屋子中间来了。

“陆一心,你不怕吗?”

“怕,可怕又有什么用呢。”

陆一心将双手枕在头下,仰面朝天,漠然答道。

陈往里又挤了挤:

“死之前,真想再干一回那事。喂,你不想吗?”

贴在他耳边劝说起他来了。

“活得不耐烦了,你——!”

陆一心讨厌这事儿。

“什么呀,要是连这个也不想的话,像你那样差点儿没给人活埋了,甭定什么时候我也就没命了——啊,要是那个丫头不是那么拼死反抗就好了,或许更有味道。”

这场地动山摇的雹子从早上下到现在,陆一心心想或许他是被雹子吓坏了,脑子才变得不正常的吧。没等他想出个名堂来,突然,紧急集合的汽笛拉响了。

看守们慌慌张张地作着外出作业的准备。牢门开了,阳光骤然照射进来,令人目眩。外面地面上铺满了一层玻璃鸡蛋。

“操!一会儿是雹子,一会儿又是他娘的警报。呜——呜——呜,烦死人了!”

春日多变。牢骚归牢骚,行动谁也不敢怠慢。

“注意啦!为了挽回损失的时间,现在要紧急赶往作业现场!紧急出发!”

草草点完名后,出发了。

途中,只见黄土高原上这儿那儿到处滚落着冰块。可想而知刚才的那场雹子有多厉害。

如此急匆匆赶往作业现场,不象是为了抢时间。囚徒们走出劳改所大门后,紧急警报仍在一个劲地嘶吼。没人向他们说明理由。

到了建设工地。囚徒们开始不安地骚动起来。河水水位大得吓人,眼看就要漫过上次好容易才保住的土围子,有的地方河水已经越过了土围子成一条白线向大坝坝壁冲去。

“安静!”

大队长下令道,没人理会,囚徒们被一夜之间上涨的水位吓倒了,本能地感到了危险,有人开始后退。解放军已经撤走,这更使囚徒们感到慌恐不安。

“砰、砰——”看守开枪示警。囚徒们这才安静下来。

“注意啦!赶快用柳条包和土袋加固土围子!冬天里,上游流域冻结的黄河水,由于异常高温已经解冻,现在已经流到我们中游来啦!”

工地被恐怖阴森的气氛包围着,上游流域被堵塞的河水,如果一举冲下来的话,后果可想而知。

 

 


  
上一章:流放 3
下一章:流放 5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流放 4》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