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流放 3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4-10 点击数:469次 字数:

3

   

那天夜里,同房的人白天干了一天的活儿累了,一个个都睡死了过去。突然,有人在陆一心耳边说话。

睁开眼一看,原来是睡在他左边的大学教授露出臂膀正哼哼着呢。痛苦不堪,土灰色的脸上渗出一层冷汗。

“怎么啦?您啦,要不要送您去医务室——?”

问他,教授直摇头。

“这样,能行吗——?”
教授喘息着言道:

“革命——假借革命的名义迫害无辜——无论干多么重的活,哪怕是没得吃的也好,这些我都能忍受。可是,可——侵犯人的尊严,污辱人格,是可忍孰不可忍——。”

边说边痛心地抚摸着枕头边的眼镜,眼镜的右边镜片没了。

在今天的作业现场,虚弱的身躯不堪繁重的体力活,踉踉跄跄地刚想蹲下歇会儿,“老朽无用的臭知识分子!”年青的卫兵打飞了他的眼镜,镜片也被摔碎了。

对于学者的教授来说,被人打碎了读书的眼镜无异于被人践蹋了自己的人格一般。

教授犯下的罪行是说了一句“黑格尔的‘美学’是天才的著作”被当做反马克思的学阀揪出来批判示众。

彻底批判之后,判他劳教十年。

这是任何正常神经都难以接受的罪状!一个人的好端端的人间生活和他的人格就这么被断送了。

安静了一会儿,教授又说话了:

“黑格尔来啦,黑格尔见我来了——”

教授蓦然招起头,手在空中乱抓。

不是在说梦话,睁着眼呢。这时右边的强奸犯陈和对面的独眼牢头都醒了。

陆一心想叫来在监房外巡逻的看守把教授送到医务室去,但被独眼牢头凶狠的目光制住了。

强奸犯陈使眼神告诉他。这种时候就算把教授弄到了医务室,也没人理睬他的,无非是放在那里挺尸而已。

教授呼吸越来越急,胸口波涛起伏。

监房的小窗透进来一丝亮光,天快要亮了。

“我没错,黑格尔给我作证——”

教授拼尽最后的气力叫喊一声,头无力地垂下了。

气绝身亡。

同房的囚徒们在异常的气氛中全醒了。

陆一心使劲捶打坚实的牢门,向看守报告教授的死,要求埋葬。

独眼牢头和强奸犯陈也要求同去。

报告看守长之后,看守令他三人出外借来板车和十字镐。

遗体,用一床草席裹着放在了板车上。

在大坝工程苛酷的劳动中,教授从未装病休息过一天,默默地忍受着,坚持着。抱起教授轻如鸿毛的遗体时,深深地撼动了陆一心的心。

独眼牢头在前面拉板车。陆一心和陈在后面推车。后面跟着一名卫兵,走出了劳改所的大门。

裂罅的咸碱地面上降下了一层薄霜,朝雾中默默无言地推着板车的一行队伍,犹如剪影一般甚是凄凉。

走了约莫有一公里时,卫兵命令他们停下。

周围到处是一个一个隆起的土馒头,土堆很浅,连一块写着死者姓名的木牌也没有。

除了雨季之外,在无有一滴水的荒漠中浅浅掩埋的尸体用不了多少日子就会被风干,剩下一把骨头……

一片荒凉的墓地,周围不见一草一木。卫兵点头示意,就在这儿了:

“快,快干吧!”

霜打后裂罅的土地十分坚硬,一镐下去才一个小白点,不一会儿三人背上全见汗了。

挖了三十分钟才到膝下,卫兵说这就可以的了。

三人听也不听,继续拼命往下挖,太阳出来了。卫兵不耐烦的跺着脚。

卫兵从板车上拽下尸体,拖到坑边,抬脚就想往下蹴。

陆一心用十字镐顶住了教授,独眼龙眼冒凶光高高地举起了手中的十字镐。

卫兵感到了杀气,端起抢,手抠扳机。

独眼龙举起的十字镐重重地落在墓穴底上。

坑见深了,一切都在无言中进行。

终于挖到有膝盖深了,独眼龙和陆一心想要用那床草席裹盖教授。

卫兵不让,说草席是国家财产,又剥了下来。

他们想要再夺回来,可拳头到底敌不过枪口。

穿着补丁摞补丁的破衣裳,脚上只有一只鞋。光着脚丫的大学教授的遗体就这么被放到了墓穴里。

小小的身子已没了人样,被阳光灼黑的皮肤丑陋不堪。陆一心从遗体口袋里掏出只剩下一边镜片和断了一条镜腿的眼镜,重新结好绳带恭恭谨谨地给教授先生戴好。

戴上眼镜的教授又恢复了生前学者的模样。

陆一心双手捧土。一捧一捧地轻轻地盖在教授身上。然后三人才开始添土。

卫兵不耐烦地用枪口顶着他们,催促他们快干。

独眼龙无所畏惧地拂开枪口。自言自语般地低沉地言道:

“要是有老婆孩子的,当心报应——!”

说完,继续毕恭毕敬地添土,强奸犯陈向着寂静的原野抽噎着哭了起来。

对陆一心来说,一个知识分子的惨死,比起像他这样失去人生自由,光剩下躯壳的囚徒生活又有什么不同的区别呢?

 


  
上一章:流放 2
下一章:流放 4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流放 3》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