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流放 2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4-09 点击数:378次 字数:

2

 

尽管丹青一再主动示爱,可是陆一心却很难表白自己的恋情。生平第一次向异性敞开胸怀,记得那是大连工业大学毕业典礼后,公布分配方案后的第二天的事了。

陆一心与丹青相约在老虎滩见面。

从老虎滩往棒棰岛方向沿着海岸边的山道漫步,视野开阔处只有蔚蓝的大海。

走到台地的树荫处时,陆一心终于鼓起勇气表白了自己内心对丹青的爱。

原想将自己是日本人出身的事儿告诉对方,可丹青像火焰般的眼、蛊惑人的嘴唇封住了他的口。

迷住了他的心。

打大学二年级开始培育起来的爱情,随着二唇相交立马像决了口子的堤坝一样汹涌澎湃一发不可收拾。

陆一心坚信丹青的爱,坚信自己说什么丹青都不会改变对自己的爱!

然而,当离开她的身子时,他又一时语塞了。这种时候应该说吗?

有必要说吗?踌躇了半天,终于还是没说。

回去后,陆一心直后悔,埋怨自己不该欺骗丹青的感情。

对于已经投身入怀、共誓将来的丹青,有什么可以向她隐瞒的呢?

最后下定了决心,在丹青的父亲,哈尔滨东北重工业局的高级干部来大连开会之前,无论如何也要将这事向丹青挑明。

这一天比他想的要来的快。

记得那是毕业典礼后的第三天,他们去大连码头欢送分配到上海研究机关和钢铁公司工作的四名同窗好友,经由青岛到上海四十八小时的海上旅行之辛劳早被返回故里投身社会主义建设的喜悦所冲淡了。

四人在四等舱确保了自己的席位后,返回栈桥向同学们辞行。

“人生没有不散的宴席,这一别之后可别给咱大连工大的牌子抹黑。咱经过多少苦难算是熬出来了,甭定什么时候在海外留学研修时还会碰头的呢。”

“啥时来上海,别忘了先打个招呼,免费招待你们中国第一流的越菜!”

众口云云。

“算了吧,空头支票。能保持通信联络,记得咱在困难时期的互助精神就不错了!”

“祝大家早结良缘!什么时候吃喜糖别忘了言语一声!”

校花丹青这么一嚷嚷,惹得送行的也好被送的也好大伙的视线全向陆一心和丹青身上投了过来。

“要说结婚啊,你俩恐怕是最早的一对儿吧!日子定了么?”

陆一心挪开了视线无言以答,平日挺大方的丹青也羞得脸颊绯红。

出航的笛声拉响了,四人得回船舱去了。

“一路平安!再见!”

“再见!结婚时一定通知我们!”

甲板和栈桥之间千言万语道不完的惜别情。海轮翻起波涛在海面上留下长长的曲线,渐渐消失在大海的彼方。

同学们先走了,故意留下他俩。

夕阳西下,潮风渐强。码头上停了好几艘货轮,吊车来回穿梭一派繁忙景象。停靠在船坞的一艘大型海轮在夕阳的映照之下,给大海投下硕大的剪影。

与其它的栈桥和船坞不同,这儿已经停靠了一艘即将起航的海轮。

“哎——那不是爸爸吗?没错,是爸爸。”

栈桥上挤满了送行的人。

“爸爸!是丹青哟!”

丹青拼命挥手大声嚷嚷开了。送行人队伍中一伙人止住了脚步,其中一位身材魁梧的人向这边示意,叫他们去接待室。

“爸爸他已经来了大连。哎,我一点儿也不知道呗,一心,快走,我给你介绍介绍。”

说着,丹青先跑过去了。

陆一心毫无思想准备,一时间倒止住了脚步留在当场。

丹青在接待室跟前跟她父亲说着什么,父女俩周围围了一大帮子随从人员。

他还看到了停在旁边的那辆崭新锃亮的苏联造“伏尔加”牌小轿车。

亲眼确认丹青的父亲是高级干部,对陆一心来说仍是太突然的事儿了。

他内心犹有余悸,不敢上前。

眼瞅着“伏尔加”开走了,丹青翩翩地回到了陆一心身边。陆一心松了口气地言道:

“再散会儿步,好吗?”

夕阳西下,潮风越来越凉,俩人走到了人影稀少的码头,丹青温柔地吊着他的膀子:

“真没想到会在这儿见到爸爸呢,原国务院副总理要去青岛高干疗养所休养,爸爸作为会议的来宾给他送行——”

休养——这话陆一心只是在小说和电影里见到过。对他来说这是另一个世界的语言。

到了船坞的尽头,夕阳映照下的大海换上了深蓝色的颜色。海鸥在船头和船桅杆周围翩翩起舞。

“人家好意要把你介绍给爸爸认识,干嘛磨磨蹭蹭不早点儿过来?”

陆一心只是低头不语。

“爸爸今天有急事儿要办,让我明天领你一块儿去吃饭。”

丹青甜蜜密地言道,说完扬起头想跟他接吻。

“丹青,我有话跟你说。”

“——又来啦?有话,这之前你干嘛不说呀!”

“不是,在见到你父亲之前有很重要的事儿要跟你说的。”

直觉告诉他,就算是挑明了这事也不会失去丹青的,更何况刚才亲眼所见父女俩的恩爱之情。现在再不鼓起勇气,将会要错过机会的。

“陆一心,你怎么啦?身子抖得厉害。”

丹青惊讶地问道。

陆一心将视线投向大海。一咬牙:

“丹青,你听好呃,我不是在中国出身的。”

“这么说,你是华侨咯,真有你的,叫人家大吃一惊。在哪儿出身的啊?”

黑亮的瞳孔张得老大。

“也不是华侨,我是日本人。”

丹青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瞅着陆一心:

“撒谎!跟人家开玩笑的吧?”

“不是撒谎,这是事实。你好好听着吧。”

陆一心用低沉的语调将日本战败后家破人亡、生死离别,打八岁起跟上现在的养父,作为中国人养大的事情经过概要地述说了一遍。

“对于日本的记忆我是一点也没有呃。只记得是在开垦团长大的,躲过苏军的大屠杀,可是当时因为恐惧过度而失去了记忆。连父母亲的名字都忘了。虽然我身上的血是日本人的血,但是,在养父陆德志精心养育之下,我已经成长为一名真正的中国人。有着一颗完完全全的中国心!我想你是会理解我的。”

没等他说完,丹青已经拉长了脸,冷冰冰地望着他:

“太残酷了!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对不起,好几次想跟你说来着,又怕会因此而失去你。到底还是没……

“这就是你的解释吗!三年啊,三年的时间你要想说,什么时候不可以说?当面说不出口难道你不可以写信给我吗?”

根本不给他辩解的余地:

“怪不得呢,像你这么好的成绩又是班上的人尖尖,怎么会不留校的?当你分配到北京钢铁公司时,我就怀疑你档案里有什么问题?但是怎么也想不到你会是日本人!”

丹青的话像刀子一样剜得他心口痛,分配是由国家计委统管的,他原先也想过按条件他肯定是留校研室的,可让人沮丧的是他被分配到了北京钢铁公司。当时在写给父亲陆德志的信里他就表露出了这种心情。

陆一心仍然抱着希望,希望丹青能镇静下来,重新恢复对他的信赖。然而,丹青拭了拭被泪水打湿的脸颊:

“我已经将要跟你结婚的事儿告诉了爸爸,爸爸已经对部下作了批示百忙之中挤出时间招待我们去吃饭。这叫怎么回事啊!你不仅欺骗了我,而且连我爸爸你也敢欺骗!”

欺骗——多么可怕的字眼啊,陆一心已不想再作任何辩解。

“对不起,恕我无意伤害了你,也伤害了你的父亲。希望你能——”
    陆一心强忍痛苦,真心道歉。丹青默默不语,沉默在他俩之间划下了一道深深的壕沟。

良久,丹青昂起头言道:

“既然知道了你是日本人,我俩之间是不可以言爱的了。绝对不可以的。”

说完,车转身朝来的路走了。陆一心目视着她的背影,期望她回头。最后,他失望了。丹青在他的眼前渐渐地彻底消失了。他的初恋,他的爱,就因为他是日本人出身而被划上了休止符。

灰蒙蒙的天空笼罩着一层紫云,退潮的波涛像是在唱着人生的悲歌。

大海的对面有一个日本,难道日本人就真是那么卑贱!

难道日本民族永远是身负罪孽的民族!?

陆一心向着昏暗渺茫的大海,放声痛哭。

 

 


  
上一章:流放 1
下一章:流放 3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流放 2》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