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劳改所 5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4-06 点击数:329次 字数:

5

   

半年后的一九六七年六月,大坝的土方工程总算是完成了一半左右。

在雨季到来之前,必须尽量加高加固堤坝。于是,劳动时间延长,劳动量也加大了。

陆一心他们小队换了工种,由运土换成了夯土。三人一组。

半年前刚来时,河床到处都露出白色的岩肌,河宽不过三十来米。依靠人海战术,肩挑手推,现在河幅已经增宽到七、八十米了。“人,只要有了人,什么人间奇迹都是可以创造的。”从采土场沿着断崖凿出的狭窄崖道,运土的行列延绵不见尽头。打夯比挑土更辛苦。直径四十公分,重六十公斤的夯棰三人中只要有一个人不注意便会打破平衡,举不起来。宽阔的河床上三人一组,三人一组排成长长的行列。

土来了,耙平、夯实。一行到头,前面又重新倒满了一层土。夯啊夯啊,不停地夯。没机会偷懒,刚放下夯棰,旁边监视着的看守便吹响警笛发出警告。

太阳也没了同情心,挂在空中迟迟不肯落下。汗水从光头顺着脖子往下流,口干舌燥,唱不出夯歌。陆一心他这组的另外二人一个是犯强奸妇女罪的陈、另一个是犯盗窃罪的孙。陆一心和孙汗流浃背。陈力小,全靠他俩支撑。

干不了,人都快累死了。他娘的,这么鬼重的活儿……”

说站,放下夯棰席地而坐。看守跑了过来,怒喝道:

“起立!作业中,不许休息!”

陈不理不采。

“什么作业?拿咱像奴隶一样使唤,迟早都是死路一条。干脆杀死我好了,开枪啊!”

平日胆小如鼠的陈像换了个人似的发了疯似地嚷嚷开了。其他的囚徒停住了手里的活儿。等着看热闹。

“大家注意了,不许歇手,继续干活!”

看守端起枪,下达命令。

“我数一、二、三,再不起来,就开枪!”

枪口对准了他。

“开枪试试!这么好的劳动力!”

陈仍然不肯起来。

“好,有种,我现在开始数数,一…..!”

眼看一场悲剧就要发生时,陆一心大声喊道:

“小陈,起来!你不是说过不娶媳妇死不瞑目吗!”

小陈白天做梦都想娶个媳妇回家。终于不甘心就这么死了,揪着夯把晃悠悠地站了起来。耽误了这么一阵子,旁边的那一行已超过他们一米多了。陆一心和孙拽起小陈,拼命追赶。

“休息啦!”

看守吹哨歇息,让他们喝水。陆一心含了二口水在口里,滋润干得快要冒烟的咽喉。完事灌饱一肚子的水。一天中最感要紧的就是喝水,陈喝完水后又四脚朝天躺下了。

干活的哨声响了。这回改用一人用的小夯槌。看起来好象是要舒服些,其实比三人夯更苦。分给自己好大一块面积也不知猴年马月才夯得完。突然冰凉的东西掉了下来,下雨了。好大的雨。转眼坝底就叫水给淹了。

停止作业的哨声响了。囚徒们在崖道上集合,接受点名。户外作业中突降暴雨,对那些企图逃跑者来说可是天赐良机。最近,下游方面越过堤坝跳入黄河逃亡的囚徒被射杀了不少。

搭帮这场大雨,囚徒们才得以拖着疲惫的身子躺倒在监房的炕头上。

骤雨不终日。第二天,第二天的第二天,雨水疯狂地叩打着黄土地,不止不休。劳改所内到处是黄浊的水洼子。简易茅房里的污物被冲了出来。监房充满恶臭。

第三天夜里,雨势仍未减弱。屋内开始渗水,所有的脸盘和器皿凡是能接水的东西全派上了用场。

“啪嚓啪嚓,烦死人啦!眼镜大先生能挪个地方不?”

盗窃犯表示抗议。

“你那地方好,淋不着雨。可这雨直往我被子上掉,叫我有什么办法?

被呼之为眼镜大先生的大学教授没好气地答道。

“嘀答、嘀答……”一心枕头边也开始滴水,拿脸盘接上,换一头接着睡觉。

滴雨声和囚徒们鼾声不久便混合在了一起。陆一心却转辗难眠。元旦、春节、国庆节和五一节之外,每个月才让休二天。从早到晚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已经有人事故死或者病死了。这场雨停了,仍得外出劳动,无休无止。陆一心翻了个身,身子越来越瘦。右肩长出了好大一个肉瘤,那是挑八十公斤土时被扁担压出来的。脸也晒黑了,就好像被关押了十几年囚犯一样皮粗肉厚。人也变得迟钝了。如此下去。迟早会像渣滓一样死去。才二十七岁的人实在不甘心啊。好几次动了心思,想听天由命越狱逃跑。

然而,在严密的监视体制之下,根本就没有逃跑的机会。就算你能越过这儿的高墙和铁丝网,但根本走不出周围广大的一片不毛之地。不饿死才怪呢。如此想来,自己要是死了,到底对不起养父母几十年的养育之情。怎么的也得活着回去!记得囚车驶出北京,在那个不知名的小站停站时,自己不是将养父的名字和地址写在偷来的象棋子上了吗。连同身上所有的钱都给了那个卖东西的小孩。他在纸象棋上写的六个字深深地印在脑子里至今不忘:‘劳改、冤枉、陆一心’。那枚棋子后来上哪儿了呢?

 


  
上一章:劳改所 4
下一章:劳改所 6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劳改所 5》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