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洋槐 6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4-01 点击数:338次 字数:

6

 

电影散场后,谁也没有提议便自然而然地向着中山广场走去。仿效巴黎建造中山广场的俄国人,以广场为中心,斯大林路、中山路和鲁讯路等徐徐向外扩展。道边点缀着的路灯闪着淡淡地光,绵绵不见尽头的洋槐展示着他俩面前是一条走不到尽头的路。洋槐的绿叶间绽开着朵朵白色的小花,散发着阵阵幽香。透人心腑。丹青象是还未从电影的兴奋状态中醒过来。

“这才叫真正的罗曼史呢,让人揪心。对我们来说那是另外一个世界的爱情故事。”

说完长叹一声紧紧地靠向陆一心的膀子。生平第一次观看男女间如此激烈的爱情场面,陆一心反而身子绷得硬邦邦的。

年末,中国发出了加速钢铁生产的号召。

陆一心他们班,参加了鞍山钢铁公司的劳动。

被称之为“中国钢铁之父”的鞍山,整个就是钢铁都市。高炉、平炉,大小不等的烟囱。一个厂区挨着一个厂区,在工厂和工厂之间连接着的巨型管道。厂区内长长的铁道线,第一次见到的大钢铁公司的宏伟身姿彻底地征服了陆一心的一颗心。陆一心还知道了鞍山钢铁公司的前身乃日本制铁所。学生们和工人们同吃、同住、同劳动。上午八点上班,下午六点下班。一个月休息二天。为了增产丰产加班加点乃家常便饭。

女生和男生一起劳动,陆一心他们班被分配到压延分厂。通红通红的钢块压延后便成了四方四正的棒状钢材。整个过程是那样的壮观伟大。压延机上用白色油漆画着大大的外国文字CC-CP。教他们如何将长长的钢材按一定的长度切断的人是从苏联派来进行技术援助的工程师。

“达瓦丽西(同志),你的明白吗?”

又是比画,又是用俄语笔谈,青年工程师热情地教导他们。

学生们受“为完成一00万顿钢而奋斗!”的标语口号所鼓舞,不眠不休地工作着。有的同学在食堂里手里拿着筷子就睡着了。原材料不足怠工时,他们又被派往机械整修现场,从事体力劳动。

到了冬天,最困难的要数户外劳动了。

下雪天,送煤货车一到,学生们就被动员了起来。套着棉袄,戴上厚厚的棉手套,用十字镐将冻住了煤炭捣碎这对于那些个白面书生来说无疑是重体力活儿。幼时受折磨锻炼出来的陆一心,一人可干二人的活儿。

眼里进了炭粉。陆一心直身用棉衣衣袖揉眼时,突然发现货车右侧的挡板松了在开始向下滑动。丹青正在下面挥舞着十字镐毛腰刨炭呢。眼看一场伤亡事故就要发生!千钧一发之际,陆一心飞起身子向丹青扑去。丹青被撞飞了,陆一心的脚却被落下的大块煤炭砸住了。

大伙儿背起陆一心,急忙向医务室奔去,右腿骨折。上好夹板后,医生吩咐住院十天。班级政治辅导员王刚闻讯后火速赶来探视:

“陆一心,我从内心里感谢你的自我牺牲精神。你总是那样,平日寡言,但关键时刻每每都能挺身而出。今天要不是你,咱们班的无伤亡事故这块牌子就砸了。以往的成果全都要付之流水。谢谢你了!”

人高马大的王刚说完毛腰紧紧地握住陆一心的手。

“休养十天——,咳,太长了点儿吧。”

陆一心内疚地叹息道。

 “生产现场负伤,一律休养十天。这是上头的批示。在这种时代我们虽然不能坐在教室里学习,但在工厂里、在劳动中学到的知识将来也许更有用。今天的体验我将终身不忘。毕业后,希望组织上能分配我去军工厂工作。”

军工厂建造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州等边远地区,非刘钢这样学业、出身、政治思想全优的人莫属。陆一心自知之明自己是不敢抱指望的。

夜里,丹青必然每晚都来探视。

“白天干了一天的活儿,你也累了。不用天天来看我,歇息去吧。”

 “你不是为救我才受伤的吗,我当然要来啦。”

“不对,不是你换上旁人我也会这么做的。”

“啥呀,不许你这么说。说,你是为救我才挺身而出的!说呀。”

丹青大大的眼睛湿润了。陆一心感觉得到丹青对他的爱情,却不敢明言。大学,是禁止学生谈恋爱的。有明文规定。陆一心换了个话题:

“谢谢你给我弄来了那么高级的固定剂。不然,我还恢复不了这么快呢。没想到为这事还给你爸爸添了麻烦,倒叫我不好意思了。”

说完,揭开被子让她看用石膏绷带固定好了的右腿。医生为他换下了夹板,改用最新疗法的石膏绷带。

“那算啥呀。父亲是东北重工业局的干部,跟这儿的总指挥和书记熟着呢。一个电话过来请他们为救了女儿性命的大恩人采用最新疗法。就这么挡子事,你还记在心里啊。”

陆一心并不知道丹青的父亲是重工业部门的高级干部。

有人敲门,班级生活委员抱着邮袋探头进来:

“噢呀,丹青也在呀,有你的信。”

说着,递给陆一心一封信。丹青有三封信,大学生宿舍每月来二次信,由鞍山钢铁公司定期送来。

“谢了,这么晚还劳驾你特意送来。”

 “和陆一心你的牺牲精神相比,这算得了啥呀。差远着呢。对不起,我还得给其他同学送信去。”

说完,匆匆地走了。

不用看写信人的地址,看笔迹陆一心就知道是解放军袁立本写给他的信。孟家屯高中毕业后,他俩分道扬镳各奔前程。但从未中断过通信。他就这么一个知心朋友。

 

一心同志:

你好吗?我可挺好的。

收到你秋天寄来的那封信后,因军务繁忙未有回信,失礼。为加速我国的钢铁生产,你们这班大学生也投身于大炼钢铁运动,可喜可贺。我坚信:六亿人民团结一致,向前迈进,就一定能够实现毛主席倡导的“十五年超英,三十年赶美!“的伟大号召。让我们互敬互勉。共同奋斗吧!

听说最近秀兰会来,当真?

 

陆一心不由自主地绽开嘴笑了,将袁立本的信从头到尾地又看了一遍。言语不多,但对党对国家的忠诚却坚如钢铁,无可动摇。袁立本参军走的那天,父母、兄弟、亲戚、同学和全体共青团员敲锣打鼓、鸣鞭放炮直把他送到军区招待所。想起胸前挂着大红花,脸颊涨得通红的立本和秀兰,陆一心会心地笑了。

“看你那个乐和劲儿,谁给你的信呀?”丹青稍带妒意地问道。

“我从小学到高中的同学,最要好的朋友。”

陆一心答道,丹青朝信封瞟了一眼,见发信地上写着辽宁一三九二六。

“行啊,没想到你还有光荣的解放军朋友,我可是头回听说。别看一心很少说自己的事,却每每有惊人之举呢。”

言语中深含爱意,将陆一心的手紧紧地合在自己的掌心里。

一九五九年末,党中央发出了停止大跃进的指令。学生们虽然又重新回到了大学,可是由于自然灾害带来的大饥荒加上政策的错误,学生们的一个月的口粮由十七公斤减到了十五公斤。上山捡蘑菇采野菜填饱在食堂里没能喂饱的肚子比坐在教室里填饱同样饥饿的脑子更为重要。陆一心打孩童时代起对饥饿的体验有过好几回了,见多不怪。由于燃料不足,不能供应暖气。校方决定将今年的寒假提前到十二月放假。好容易回到学校,到底也没能多学到点儿什么。

从大跃进到大饥荒停滞了三年的学业,一旦重返学校同学们无不加班加点如饥似渴地学习着。没有休息日,星期天被当成了星期七。同学们终日埋头于教室和图书馆内。

开始写毕业论文了。陆一心的题目是《热锯机的设计》。四人一组,一面接受任课教授的指导,一面到工厂和工程师们交换数据,共同试作。

丹青分到了另一个小组,题目是《关于螺旋似的旋转》,谁也写不出令人满意的论文来。

去年,苏联人突然犯了毛病,不和中国人玩了。大学的苏联专家将所有的资料全部塞进皮箱带回俄罗斯去了。

陆一心他们的大学生活在国内外的政治风波中颠簸起伏难能幸免。

向任课教授提交了论文之后,总算是从连日的紧张中解放了出来。当天,陆一心和丹青去了星海公园。

从大学坐七分钟公共汽车便到了星海公园,长长的海岸线成弓形环抱着星海公园。夏季,岸边满是从全国各地来洗海水浴的游客。乘帆出钓者亦不少,一派热闹景象。现在是六月初,水还凉着呢,海岸上人影稀疏,树荫处的亭楼也闲散无人。

俩人沿着海滩漫步,沙滩上散布着贝壳和小石。不时还能见到被海浪推上来的海星和海参。

“马上就要开毕业生送别会了。”

丹青已经拾到了二枚樱贝,拿在掌心里抚摸着。说着,身子向陆一心这边靠了过来。陆一心沉默不语。

“你是最优等生,恐怕能留校吧?”

有这种可能,不过,分配是由国家决定的,不到最后时刻谁也不敢妄自断言。陆一心心想。

“你有什么打算?”

“你要是留校,我就在大连随便找个什么机关呆着。你要是被分配去了外地……,反正你去哪儿,我就跟到哪儿。这个你不用担心,我们家老爷子总会有办法的。”

以前也听人说过高干子弟享有各种特权,一心还不敢相信。现在听到这话直接从丹青的嘴里说出来,仍旧非常吃惊,感觉就像是在梦里一样。

“反正我是党叫干啥就干啥,坚决服从学校的分配。”

“说什么呀,你就是二,像你这样有才能的人,将来一定会有很大的前途的。不许你说傻话,反正,你是我的……

丹青突然止住了话头,将脸埋进了一心的怀里。

女性柔软的肢体和丹青身上散发出来的幽香同时袭来,一心不由自主地一把抱紧了她。

一直以来一心总是以自己的日本人血统问题而不得不压抑自己的情感,面对丹青突然袭击的激情,特别是当丹青仰起头努力寻找他的嘴唇的时候,一心再一次在感情线上踩下了紧急刹车:

“我们还都是学生……

艰辛地推开了丹青的身体。

毕业典礼过后,分配方案很快就下来了。

一心没能留校在研究室工作,而是被分配到了北京钢铁公司。王刚如愿以偿进了军工厂,丹青则被分到哈尔滨的钢铁设计院。

一心做的第一件事便是给范家屯的父母写信,告诉他们自己参加了工作,被分配到了北京钢铁公司的消息。

一个乡村小学的教员用自己微薄的工资将自己培养成一名大学生,一心心中充满了对养父母的感激之情。好了,现在终于轮到了该自己报答二老的时候了。

第二天,一心第一次主动邀请丹青去老虎滩玩。

他俩沿着棒槌岛海岸线朝面前的一个小山坡走去。

山坡上绿树成荫,周围不见半个人影。丹青倚靠在一颗树干上,抬起头大胆地直视着一心的眼睛。

丹青大大的眼睛和充满诱惑的嘴唇近在咫尺,一心终于开口道出了自己对她的爱慕之情:

“其实,我早就心里有了你……

“好了,我终于等到了你说出的这句话。”

“可是,我还有话想跟你说,所以才请你上这儿来的。”

“人都到了这里,还有什么好说的。别让我扫兴,好吗?”

说完,丹青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激情,扑上去一把抱紧一心,用自己的唇堵住了一心的嘴。

良久,一心才从梦境中醒来:

“真的,丹青,我还有话想对你说……

“行了,我俩之间还有什么好说的呢。我们也用不着在别人面前躲躲闪闪的了。过几天爸爸就要来哈尔滨出差了,我带你去见他。”

说完,丹青高高地仰起头眺望着初夏那今人目眩的天空。这个时候一心则俯首默默地望着眼前那辽阔无边的蔚蓝色的海洋。

丹青的父亲不仅是东北重工业局的主要领导,而且还是一名抗日战争时期的老战士。他能同意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日本人吗?

依丹青那真率的性格,她完全可以不管不顾地嫁给自己。正因为这样,一心才觉得更应该坦率地向她说出自己的故事。

可是,真要向她和盘托出自己过去一切,会不会因此而失去丹青的爱呢?

一丝不祥的预感忽然从一心的心头掠过。

长大成人以来,他的心第一次被眼前的美女给夺走了,并且是如此地深爱着她。他俩不仅只是已经双唇相交,而且早已心心相印。他实在是害怕会因为自己多此一举而失去眼前的幸福。

眼前浩瀚的大海对面,便是日本。

记得刚上大学那会儿,当他第一次站在大连港听到过往的海轮发出的鸣笛声时,一丝乡愁同样也曾这样从他的心头掠过。

作为中国人陆德志的儿子,他的心从来就没有动摇过。可是,到底要不要将自己日本人出身这件事向丹青坦诚相告呢?

陆一心开始茫然了。

 

  
上一章:洋槐 5
下一章:劳改所 1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洋槐 6》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