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洋槐 4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3-30 点击数:478次 字数:

4

 

高中三年级时,一心又有了新的烦恼,是为入不了共产主义青年团的事。

到了十五岁上,便有了入团资格。最初,选拔团员的标准是着重本人政治水平的高低,而后是看家庭出身。仅限于贫农、工人、革命烈士后代。二年半后,身体好、学习好、思想好的“三好学生”几乎全入了团。一心三好资格完全具备。提了好几次申请,可就是入不了团。

今天 ,校园里正在举行国庆节游行队操训练。团员们敲锣打鼓,好不热闹。没有团员资格的一心他们却不能参加。被留在教室里自习。

“我们,惨了!”

小李忍不住放下铅笔,发起牢骚来。李也是“三好”,入不了团的原因是其父在旧满洲国时代的法院里做了一年的法官候补,家庭出身不好。留在教室里大半学生其父母不是旧社会的地主就是富农,要不就是臭知识分子家庭出身。与贫下中农、工人、革命烈士的后代中间划上严格的等级线。自然他们的前途也被封死了。

队列从教室窗下经过时,锣鼓声、喧哗声令教室里的非团员们羡慕不已。女生队伍中有堂妹秀兰。今年九月进的中学,没多少日子就成了团员。小小的个子,夹杂在高年级队伍中,更显几分英姿。

那天傍晚,袁立本将一心叫到宿舍院子里:

“为了你的入团问题,我个别找团员们做了许多工作。逐个地说服了他们。可是,有人反映你还偷着信奉日本宗教。真有此事?”

一心坚决否认。袁立本又道:

“怪不得呢,我不放心还特地问秀兰来着,秀兰也一笑了之。可是,无风不起浪。可不,这才直接问你来着。既然如此,这可是最后的机会了,你好好地再写一份申请,赶紧提交上来吧。”

袁立本由初中直接推荐上的高中,三年级时被选为共青团团支部书记。充分发挥了他的统率能力。

一心扒在宿舍桌子上,写下了他的第四份入团申请书。详细地阐述了本人以及双亲,祖父母,双亲的兄弟,子女们的经历、职历,入团的动机,入团后的活动方针等等。然后提交给了团部的组织委员。这次,无论如何也要入团。将来才能做一个有出息的人。这样,对养父母也好有个交代呀。

一个月后,召开了团员和入团申请者会议。屋子中间坐着团支部书记袁立本和学习委员、组织委员三人,出席会议者有五十来人。

一心照着申请书上记录的项目,激动不已地讲述自己的入团志愿。

“陆一心不能理论结合实践。口上说为了社会主义建设可以牺牲个人利益,那信奉日本宗教这点又做何解释呢?”

学习委员李晶唇枪舌剑地展开了攻击。李是革命烈士的遗孤,优秀的女学生。言行与男生无异,令同学们刮目相看。

“毫无事实根据,我不服,请拿出证据来。”

一心断然否定。

“同寝室里有人可以作证。大年,站出来说吧。”

组织委员言道。吕大年站了起来:

“我,常常看到陆一心衣服论底下吊着个小红袋,觉着怪怪的。问他时,他样子很狼狈。这里面一定藏着什么秘密?洗澡时陆一心才将它取下来藏到衣服口袋里。我问纪律委员来着,说是好象跟什么日本宗教有关。”

昔日里的好朋友大年站出来揭发,是一心怎么也没想到的。一心又气又急,有点动摇了。以前是放在范家屯家里来着。可是,或许是日本人的根性未改,或许是为了对妹妹的思念,他同谁也没有言及过的,这有关妹妹身世的金线织花锦缎做的守护神袋没想到今天会给他带来如此恶运。

“陆一心,把那个布袋交出来吧。”

组织委员高声催促道。一心从脖子上取了下来,拿给众人看。

“那,真的是日本宗教用的布袋吗?”

袁立本不敢置信地问道。

“不,这个布袋跟宗教绝对没有任何关系!日本战败时,原是妹妹带在身上的。后来到了我的手里,我想终有一天会同妹妹再见面的。所以才一直把它带在身边来着。”

一心将妹妹敦子的事向大家讲述了一遍。团员中有不少人深受感动,但李晶仍揪住不放:

“将这种子布袋作为将来兄妹相逢的信物,这本身就是迷信思想。毛主席教导我们说:‘破除迷信,解放思想。’不管怎么说,就是不能允许日本迷信思想在这里泛滥!”

“天地良心!我起誓,这件事跟日本的迷信思想绝对没有任何的牵连!”

一心竭力申辩道。

“啥叫天地良心?拿天地良心起誓,这本身不是迷信思想又是什么?!”

李晶得理不让人:

“那你证明给大家看,自己把袋子给扯了,再踏上一只脚,证明你已经解放了思想。”

团员们都围了过来,要看一心的革命行动。一心一时间倒踌躇难决了。一方面,只要扯下袋子,用脚踩一踩便能入团,另一方面,一直是自己看得比性命还要重要的金锦守袋。

    “怎么样,到底还是舍不得吧?”

在李晶的煽动下,有的团员过来伸手想要抢守袋,一心奋力拂开了他的手,自己一把将守袋扯了下来。没怎么用力,绳结就解开了。

“踩呀,踩呀!”

一心穿着布鞋踩了上去,边踩边后悔:不这样,就真的入不了团吗?——

“使劲啊,使劲踩啊!”

“踩烂为止!”

李晶也好,团员们也好,眼睛开始充血。

一心一咬牙,脚底刚要用力时——

“好了!团员的理性都到哪里去了?”

房子中间响起了袁立本的粗大嗓门,当机立断地制止了眼看就不能收拾的场面。一心终于回到了座位上。袁立本神情严肃的走到一心身旁,拾起踩坏了的守袋:

“这个作为陆一心自我批判的证据,交团支部保管!”

说着,将守袋装入了自己的口袋。

三个月后,临毕业之前他的入团申请终于被通过了。一心感慨万千,自己总算作为一名真正的中国人而被人认可了。

后来,袁立本参军了,成了一名极受人羡慕的解放军战士。一心则进入了大连工业大学。

分手的那天,二人站在校园的杨柳下。

“立本,你参了军想再见你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儿了。要是没有你这么一位好朋友,甭定我还上不了大学呢。”

如果不是共青团团员,哪怕你分数再高,也过不了政治科目这一关的。

“咱俩,谁跟谁呀。打牡丹江的货车上咱俩偶然撞在了一起不就是好朋友了呗。你身上流着的该死的日本人的血。今后或许还会要给你添麻烦的,你可要小心哟!总之,咱俩后会有期。”

袁立本开朗地笑道。说着从口袋里掏出弄脏了的守护神袋递到一心的掌心里:

“再见!”

迈着有力的脚步,走了。

 

 


  
上一章:洋槐 3
下一章:洋槐 5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洋槐 4》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