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洋槐 3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3-29 点击数:358次 字数:

3

   

朗读结束后,老师让同学们结合复习上周学过的内容,叙述九一八事变的历史背景。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日本帝国主义者野心勃勃,妄图日本一国独霸中国,将中国变为日本的殖民地。一九二九年,资本主义国家发生经济恐慌。美国、英国等国陷入穷途末路。一九三一年九月十八日,驻扎在中国东北境内的日本侵略军进攻沈阳。”

学生照本宣科地将教科书内容复述了一遍。

老师已经将教科书逐句地解说过了。当时的教育方针只要学生能做到这一点就很不错了。

老师满意地点点头:

“很好,为了进一步加深对课文的理解,日本侵略军侵占东北时是如何地欺压、污辱中国人民的?各位同学中凡有亲属,或自己有过亲身经历的,请举手讲来。”

四十名同学中有半数以上举起了手。

“好,姚君先说吧。”

坐一心旁边一张桌子的小姚被点名后,站了起来:

“我的父亲,现在右腕已不中用。那是一九四四年里被占领了长春的日本人打的。父亲是长春市内很有名气的泥木工人。当时,长春市内的路面电车被日本人分为黄、绿二色。中国人乘坐的是深绿色的,车厢上写着“工人车”。接到祖父病危的消息。为了最后看他老人家一眼,为了给祖父送终,父亲上了禁止中国人乘坐的电车。结果被日本人从电车上拉了下来,手腕也给打折了。打那以后,父亲不能干活了,右手腕连筷子都握不住……

君一时间说不下去了,教室里雅雀无声。

 “我的祖父,因为被日本兵发现吃了白米,结果被他们杀了。”

前面的一名同学站起来发言。

“祖父是平民,平日只能吞糠咽菜。那天村里举行好几年一次的祭奠活动,祖父好容易才吃上顿大米。去长春时,由于闻不得日本军用卡车的汽油味,在道上呕吐起来。被日本兵看到了,中国人还能吃上白米?立马拉到广场,当着许多同胞的面,给毙了。当时,日本侵略军禁止中国人吃大米!如此横行霸道。惨无人道。是可忍,熟不可忍!”

说完,咬牙切齿地坐下了。

“我父母也被他们给杀了。我恨死日本侵略军了!一辈子也忘不了——!”

女生也站起来控诉:

“那年,我有六岁了,驻扎在孟家屯的日本侵略军常来我家要粮食。父亲说我们连自己吃的都没有了,哪来粮食孝敬皇军?结果他们要把我的二个叔叔征去做苦力,父亲不让,当场就被他们用刺刀给挑了。母亲赶紧将我藏到瓮缸里,盖上盖。母亲也让日本兵给奸污了,完事后还用刺刀扎她的下身,直接从下身通进去……。母亲遭日本兵轮奸时的惨叫声,呻呤声我在瓮缸里听得清清楚楚,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我要好好学习毛主席教导,牢记血泪仇……。我要报仇雪恨!”

号头痛哭,男生、女生争相控诉家仇国恨。说的声泪俱下,听的咬牙切齿、摩拳擦掌,一时间教室里哭天动地。

一心一直扒在桌上,羞得难以自容。自己即是日本人,又是被日本军抛弃了的弃民。在控诉民族恨的教室里,实在没有他的容身之处。

打那堂课后,一心开始遭同学的白眼了。邻座的姚君也不同他说话了。同寝室的十一名同学也开始同他疏远。虽然不象小学校时代那样因小日本鬼子而遭人恶作剧,如常有人将剥了皮的青蛙,或使旧了的剃刀塞到他的被窝里,但这种冷战方式更让人难受。

只有星期六、星期天回到家里时,心灵才能得到短暂安息。只有回到父母身边他才感到原来自己是那么的软弱无力。

“一心,最近学习成绩老是下降,是不是家离学校太远,对你的学习有妨碍?”

父亲看过他二年级的成绩表,问道。

的确,上抗日运动那堂课之前,他学习热情一直很高来着。课文内容越来越难是一方面的原因。另一方面。每个周末花三个小时返家也占去他不少学习时间。

“从现在起,白天越来越长,学习上还得再加一把劲才行。”

十二人一间的寝室里没有电灯,光靠点蜡烛,很难熬夜的。

一心回校去了的那天夜里。为了一心的学习,陆德志和淑琴打商量准备搬家。

“老头子,你找到了转校的门路了吗?”

“还没有,难啊,特别是象我这种只有从前中学校中退学历的人,是很难转到镇上学校里去的——”

学历、人缘都若逊一筹的陆德志是既不会走门子又不会拉关系,而周围的人却同他大不一样,给校长先生递酒献烟者有之,半边半边猪肉从袖子底下送上去者有之。有人劝他走这条道。被他拒绝了。为人师表者怎能接受呢?尽管学校由原来的四个年级升格到六年制的小学校,他仍然一如既往担当低年级的任课老师。

“找不到接收学校你能怎么的?”

“把家搬到孟家屯去,在一心他们中学附近找地方住下。星期一到星期六,我到学校上课,星期六、星期天回家。跟一心换个过儿。”

“我不能同意,哪有做父亲的这么迁就孩子的?再说,他成绩上不去,原因也不仅于此呀。”

“话不能这么说,我自己不是遭够了没学历的罪吗?怎么能让孩子再跟着受这份罪呢。再说那孩子聪明睿智,是块好材料。半途而废岂不可惜?老婆子您就多辛苦点儿,帮我完成这份心愿吧。”

话说到这地步,淑琴只好认了。长年操劳家计三十八岁的淑琴看上去比她的实际年龄至少要大上十岁。

翌年,一心三年级新学期开学前,举家搬迁到了孟家屯镇上。

从此。父亲天成代替了一心往返奔波于范家屯和孟家屯之间。一心的学习成绩瞅着就上去了。

可是,镇上小菜不能自给。物价又高,家计破绽渐出。

半年后,全家不得不又过上了从前的那种苦日子。这种“苦日子”给一心心上打上了深刻的烙印。

父亲的恩爱令一心刻骨铬心,终于以最优异的成绩升入高级中学。

 


  
上一章:洋槐 2
下一章:洋槐 4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洋槐 3》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