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卖小孩 8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3-14 点击数:507次 字数:

8

 

天亮了,气温也升高了,人来人往车站又重新喧闹起来。广场一带的饮食店、洋服店和日用杂货店开市营业。给广场带更添几分生机,大福在车站周围溜达着。思量着如何才能返回哈尔滨,街角处残留着的“新京”二字隐约可见,这地名好象在哪儿见过,可怎么也想不起来了。大福想向街上的行人打听。可又怕别人发现自己是日本人的孩子。万一遇上象丁财福那样的人把自己抓了去,这趟出逃岂不是白辛苦了。结果也没敢找人打听,

空着肚子的大福拐进站前的一条小胡同,在一家饮食店的垃圾箱里翻出了点东西填肚子,夜里为了防寒钻进一个更大点儿的垃圾箱睡觉。

第二天早晨,躺在垃圾箱里睡得正香的大福被摇醒了。睁开眼一看,一个肥头大脸的男人站在跟前:

“小孩,打哪儿来?”

 “……”

“真可怜,在这种地方睡觉……。你是日本小孩?”

“……”

“大叔跟日本人可热乎着呢,说了准帮你忙。”

和蔼可亲,满脸挂笑,大福这才将自己是如何如何从勃利县七台屯逃出来。如何如何想去有很多日本人的哈尔滨,上那儿去找父亲的事儿诉说了一遍。

“是嘛,是嘛,真是可怜呀,跟大叔一道儿去找你父亲好吗?”

说着牵着大福的手,把他带到了车站前面小胡同里的一间又小又黑的屋子里,给了大福一个馒头,大福三口二口就把馒头吞进了肚子,这是间有二、三个男人出出进进,小声地嘀咕着什么,最后将大福弄脏了的脸洗干净,拍打掉他衣服上沾着的黑煤粉之后。笑眯眯地对大福言道:

“小孩,到了车站你就可以安心了。”

“车站?是去哈尔滨吗?”

大福瘦削的脸上又有了光泽。

中午又给他吃了一个馒头之后,胖男人牵着大福出去了,临近车站,到了人很多的地方,胖男人突然间翻了脸使劲攥住大福的手腕。

“哎哟,好痛,大叔……”

大福想要挣脱,对方反而攥得更紧。

“再不老实听话,就把你交给警察,告诉他们你是从中国人养父母家里逃出来的小日本鬼子!”

以前那张笑眯眯的脸不见了,一副凶神恶鬼般的模样,给大福脖子上挂了块木牌:“卖孩子”,成天在丁财福家干活儿没进过学堂门的大福只会讲中国话,但不识中国字。大福感到了事态的严重性,想甩掉胖男人的手逃走,可是,一个瘦小孩能有这份力气?

“小子,你已是我的人了,再要不老实,看我怎么收拾你!”

胖男人眼里闪着比丁财福还要凶残的目光,大福害怕了,这才知道胖男人原来是个拐子手,专门拐卖小孩。

“走,跟老子上那边去!”

胖男人把大福带到以前日本人街,吉野街四马路,在他衣领后边系了个草标。

“快来买呀,快来买!这孩子卖一百元,年龄十二岁,地里的活儿没说的,看个铺子、搬运东西怎么的都行,便宜,贱卖啦,贱卖!”

在这儿卖日本小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了,人们围住大福,叼着烟袋锅儿,估摸着大福的身价,大福低着头,浑身发抖,生怕被丁财福那样的人买走。

胖男人提高音阶:

“卖啦,卖啦,熟人熟事八折优惠,八十元卖了!”

 “贵了!这么个瘦小子,人还没秤秆高,哪来的十二岁?实说了吧,到底几岁了?”

叼着烟袋锅儿的人开口问道。拐子手接过话头:

“半点儿不假,十二岁,花了四十天从勃利县的七台屯一个人能上这儿来,没两下能行?别看他瘦,那是长途旅行累的。”

“是驴子是马?能不能干活儿?得看真家伙。扒光了身子看看!”

披着棉坎肩的男人说着伸手扒下大福的上衣,草签掉在地上,瘦精精、脏兮兮的身子现于人前。这人伸手指在他的光身子上弹了弹:

“严重营养失调。去阎王殿不远了。备足钱替他抓药吧。”

披坎肩的人象是个商人,给大福下了定论。

“丧气!别说不吉利的话了。这可是正宗日本种,赔了,八十元!不行?七十元大贱卖啦!”

拐子手就象卖猪卖鸭子一样地吆喝着。

“这小子怎么抖个不停,莫不是病了?今年夏天撤回的日本难民中有不少人得了传染病哟!这小子可能也染上了?”

听到传染病这几个可怕的字眼,周围的人顿时撒鸭子跑了。

“你,砸了我的台,老子就找上你了!再压十块钱,六十元让给你了!”

拐子手找上了买卖人的茬儿。

“哼,这种病怏子,半文钱也不值!“

买卖人也不是省油的灯。

 


  
上一章:卖小孩 7
下一章:卖小孩 9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卖小孩 8》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