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卖小孩 4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3-11 点击数:378次 字数:

4

 

打那之后。苏联兵接着又来了好几回。

“女人,交出来的!”

打着猬亵的手势,表示男女间干那种事儿的动作。

丁直摇头,心里暗自庆幸还好事先把老婆藏在水缸里了。

苏联兵不信,自管里外搜了个遍。杂屋,马厩一一不漏。

还行,过了阵子,不知他们从哪儿弄来了一个穿长袍,梳三条辫子的女人。

“这个,你的老婆,是?”

“不,不是。”

丁吓得直摇头摆首。

“住嘴,是不是全都一样,能用就行,哈、哈哈……”

村里有人跑出来,想要夺回“三条辫子”,苏联兵朝天放了一枪,把人们给镇住了。

好容易到手的女人,怎么能让村民再夺回去呢。

被拖进了驾驶室的“三条辫子”突然大声喊叫起来:

“我是男人,不是女人,放我下去!”

苏联兵不信,搂过去一摸:

“呸,晦气,真他她妈的是个公鸡,有那玩意儿。”

掀起长袍的下摆,果真出现了男人独有的东西。

梳着三条辫子,穿长袍的男人原来是邻村的僧侣。有人家里死了人,请他来念经超度的。没想到自己倒先遭了灾。

苏联兵气不打一处来地一脚把僧侣踹下了卡车。

见状,村里人大笑起来。

“笑什么?谁家有藏着日本鬼子?”

恼羞成怒的苏联兵这次改变了进攻的矛头。吓得出来看热闹的村民又赶紧逃回各自的家里。

苏联兵开始一家一家地搜查,这回又到了丁家。

“把你家的小孩叫出来的,看看!”

丁不情愿地把钻进麻包里的大福领到了苏联兵的跟前。

“他的,你的儿子是?”

“是我儿子。”

“长得不象,日本子的不是?”

“不是,是咱家的二百五。”

“好的,脱光的身子的看看!要敢私自隐藏日本子,朋友的不是!”

说着,把大福脱了个精光,全身看了个遍,没有枪伤,也没有刀伤。

“回营——!”

苏联兵开着满载家禽和鸡蛋的大卡车,悻悻然打道回府了。

丁对仍在发抖的大福言道:

“要不是老子打马虎眼儿把你硬说成是自家的儿子,你小子这会儿早就叫老毛子给嘎嘣了!”

从水缸里刚爬出来的丁妻也插嘴道:

“可不是嘛,看你小子再忘恩负义不?”

大福是哑巴吃饺子,心里有数。他夫妻俩帮着自己无非是害怕失去他这么个好劳动力罢了。

苏联兵终于移防走了,虽然老毛子不再来掠夺,可严冬眼看也就到了。

各家各户都忙着糊窗户纸,准备过冬,糊上窗户纸既能吸收阳光,又能御寒。日子过得红火一些的人家,连窗户框和墙壁都糊得严严实实的。

风飕飕,地面已开始冰冻。

户外的作业除了做堆肥之外,几乎全停了。

男人专事纺织草席和麻绳,女人则忙于缝补衣服,做布鞋,大福成了丁家夫妇最好的帮手,这些都算不了什么,最让他头疼的是每天早上挑水的活儿。

冬天,早上五点天还是黑糊糊的,气温常在零下二、三十度。虽然头上有棉帽子,身上有棉衣服,脚下还穿着敷有乌拉草的大头靴子,可一出门外,立马眉头、鼻子全白,戴着大口罩,没二分钟就被哈出的热气给冻住了。

依靠着用柳条纺织的灯笼的一点儿亮光,到村头的井台打水。

井水是热的,井口直冒白气,可打上来的井水,一个不小心泼一丁点儿到地面上立马就冻住,滑溜滑溜的。

为了止滑,事先敷了点儿土灰。

一条扁担,二只水桶,晃悠悠挑满人畜用的两口大水缸。每天得来回往返十好几趟。脚一打滑,扁担失去重心,水溢出来一丁点儿立马成冻伤。

大福这时真羡慕那些大人,乐悠悠地挑着水桶,不怕打滑。

冬天,除了打水的重活儿之外,好在有时还能做做孩子们的游戏。

正月里,狂风卷起雪花漫天飞舞。放晴的日子,避风处的地面冻结了一层薄冰,孩子们常在那儿顺着斜坡玩雪橇。

村里的孩子们已经跟大福混熟了。没人再贬他,不时,有些带孩子的年青大婶、大嫂常分给大福油条、煎饼吃,其中有一位姓陈的大嫂很同情大福。

有一天,在没人处陈嫂心疼地捧起大福挑水冻红肿了的手,小声问他:

“你就是那个被人抢走了妹妹的小孩吧?”

大福瞪圆了眼睛:

“大嫂,我妹妹她在哪儿?告诉我,求你啦。”

“听说在我的一个亲戚的村子里,小小的一对兄妹就这样被人弄得四分五裂。真是罪过啊。”

陈嫂眼圈都红了。

“大嫂,求求您。带我上妹妹那儿去好吗?”

“要是让姓丁的看到,那可不得了,将来有一天你们兄妹总会见面的,现在可不能给姓丁的知道了!”

说着,放开大福,领着自己正在玩雪橇玩得起兴的儿子,回家去了。

 


  
上一章:卖小孩 3
下一章:卖小孩 5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卖小孩 4》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