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卖小孩 2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3-06 点击数:400次 字数:

2

 

在丁夫妇身边胆小怕事,从不敢惹事生非的大福被激怒了,不顾一切地跟他们干了一战,少数对多数,战局可想而知。

和丁夫妇睡在一个房间一个炕头的大福,那天夜里折转难眠怎么也睡不着。

“父亲、母亲、爷爷、敦子!”

然而,这些生离死别之前共同生活在一起的家庭成员的名字,他怎么也想不起来了。只记住了被人从自己手中抢走了的妹妹敦子一个人的名字。

梦里,梦见的不再是让人依恋的从前温暖的家,而是到达佐渡开垦团之后的那些个可怖的经历。

鲜血淋淋的山样的尸体,燃烧着的房屋,在耳畔交叉飞舞的子弹,呼啸着的炮弹,战马的嘶鸣,还有那在自己肚皮上滑过去的苏联兵的刺刀——

“救命啊!”

恐怖中大叫一声,醒了。

原来又尿床了。

尽管丁妻折磨他,让他光着身子睡觉。但他仍没改了夜小便的毛病。

夏季,早上三点天就开始放亮了,直到夜里十点他还在干活儿,好容易白天见短,收过高梁、玉米之后,地里的农活刚告一段落,又得忙着做过冬季的准备了,真是一刻也不得闲。

有一天,丁财福开始打发他一个人到村外去割草。

带去过几回山脚下的草场之后,他很快就懂得了如何区分草的种类,装满背筐之后,大福终于有机会躺倒在草地休息一会儿。

躺在温暖的大地上,犹如躺在母亲的怀抱里一样。

“妈呀,我想回家——!”

仰望蓝天,高声呼唤。

他们,都怎么啦?依稀记得祖父、母亲和小妹美津子都死了。可是,大福再也想不起来父母、祖父他们长的是什么模样的了。也不知道最后跟他在一起的敦子被带到了谁家?勉勉强强好象还记得自己过去的名字,脑子越想越乱,就象是搅在了一起的蜘蛛网一样,他什么都不记得了。除了妹妹敦子之外,他什么都忘了。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忘记的。

“呜——,呜、呜——。”

远方响起了汽笛声。

大福一咕噜站起身来,他看到了吐着黑烟,在杂树林对面的坡道上慢腾腾地爬行着火车,机车头后面拖着好几节货车皮。

大福一蹦老高,直到看不见火车的影子。

火车要去什么地方?

这附近有车站吗?

他脑子里想的全是以前从未想过的问题。

那天黄昏,大福拣了个时机:

“爹,下回什么时候再去镇上的集市?”

除了有事儿之外,大福很少开口叫爹。

“咋的啦?”

丁反问道。

“上次去集市,不是被人偷走了鸡蛋和肉了吗?我给你看着呀。”

虽有商人定期来村里收购农产品,但不合算,所以,这里的农户每每等到东西缵齐了之后,用马车拉着去七里屯的镇上出卖。

“你这样的二百五,还能看住东西?”

丁财福不屑一顾。

“上次不是被人偷走了二只鸡,十斤大豆么?大福机灵着,肯定管用。”

丁妻从旁插嘴道。

出发那天,天还未放亮就起来了。

点着煤油灯,将猪肉、鸡、鸡蛋、大豆和蔬菜之类的物品装上马车,凡是能卖钱的统统往车上装。

大福收拾马料,马要出大力,所以特意加了点儿豆油渣和豆腐渣。

套好马车后,就等着开路一码事儿了。

大福的心早不在这儿了。到了集镇上就好了。那儿有车站,可以扒火车逃跑,大福脑子里一个劲地盘算着如何如何逃跑。

“大福,吃的东西都带好了吗!”

丁妻立在炉子跟前怒斥道。

“麻袋也忘带了,混帐东西!”

丁也骂上了。

“我,马上就去拿……”

干活从不出差错的大福心神不安,结结巴巴地讨饶道。

心里可没当回子事儿,他将够吃四顿的干粮放入食盒内,装上马车。一天就可以打来回的路程。可带着钱走夜道很危险。所以决定在镇上的小客栈住一宿。

好容易等到鸡叫了头遍,天空出现了一线朝霞。连马也耐不住性子,一个劲在踢蹶子,摆动鬃须尾巴。

“老头子,别忘了带盐、白布和缝衣针、线回来啊!”

丁妻再三叮嘱要买哪些东西回来。

出了土墙围着的村口。一条大道向南宛转延伸,不见尽头。

吊在马脖子上的响铃“叮当、叮当”有规律地响着。大福兴奋过度,早睡死过去了。

“大福,起来!”

大福爬起来,向四周打量。

太阳升得老高老高的了。

他们进了一个土围子已经崩塌的村落,一看便知这儿原先是日本人开垦团的驻地。一派萧条景象。空荡荡的不见一个人影,丁财福小心翼翼地查看了一下四周,最后选中了一间废屋,把马车赶了进去,他让大福看着车,自己倒头便睡,即刻便鼾声大作。

 


  
上一章:卖小孩 1
下一章:卖小孩 3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卖小孩 2》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