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卖小孩 1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3-04 点击数:472次 字数:

第一章       卖小孩

 

 

1

 

七岁的胜男被带到了七台屯的丁财福家。最开始教给他的中国话是“尿”。

来到丁财福家的第二天早上,他尿床了,尿得好厉害。三十四岁的和三十一岁又没有孩子的丁家夫妇毫不留情地使劲拍打他的屁股。

好痛,好痛。

想要尿尿就吱声“尿尿”。

这话教了他好多遍,文盲夫妇没法教他识字。

   “要、要……”

   “不对,尿、是尿。”

   “尿——”

   “唉,差不多了,小便,去里院的地里尿,这回你要是再尿床试试,再尿就不给你穿裤子!”

粗暴无礼、吝啬鬼的本性暴露无遗。

“看这孩子架子蛮不错,才领回家来的,没想到是个二百五呀。”

    梳着垂发的丁家老婆也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地数落他。

    小胜男吓得刚想要哭。

    “讨厌,不许哭!”

    丁大声训斥道。

   “小日本肯定饿了吧?先将就着吃点高梁米饭吧。”

   “给这孩子叫什么名字好呢?”

   “是啊,靠他给咱家招子是靠不住的,能给咱家带来点儿福气就不错了,干脆,就叫他大福吧。怎么样?”

    从那天开始,胜男改名大福。

    丁家夫妇叫他如何喊“爹”呀、“妈”的。

    衣服也换上了中国式的棉衣、棉裤。逃难中长起来的长长的头发也剪短了。从外表看和中国小孩一模一样。

可是,水土不服,拉肚子拉得好厉害,眼看着人一天天瘦下去,隔壁好心的老婆婆和大妈拿来明矾和从山上采集来的草药,教丁家妻如何煎药给他吃。

大福这时候倒喜欢穿裤衩儿了。可没那福份了。直接贴肉穿着前面没有扣子的裤子,用绳系裤头儿,不抵事,风直往里灌。

早晚,气温下降时,小肚子扎着疼。

肚子急时,还得去户外的茅房方便,大便后没有解手纸,让他用玉米叶子擦屁股,他一边用硬邦邦的玉米叶子擦着屁股,一边回想过去的温暖的家庭生活。母亲生前给他穿裤衩儿时,总要给他外面再加上暖融融的腰围。

现在却被别人取了这么个可笑的名字“大福”。他讨厌这个名字,越想越伤心,一个人偷偷地在厕所里抹眼泪。

哭归哭。大福的生命力毕竟是顽强的。很快,他就适应了环境,肚子不拉了,同时也开始记住了一些中国话的意思。

或许是在开垦团早晚耳闻目睹的原故,喂鸡、喂鹅、清扫猪圈这些活儿,他进步很快,人瘦精精的,却一天到晚忙着家里的活计。

周围的大人常常夸奖他:

“大福真勤快呀,不象咱家的二嘎子光想着贪玩儿。”

每当这时,丁家夫妇必然强调:

“可不是么,给他吃得饱,穿得暖的,没看到他身子骨长得多壮实吗。”

大白天说谎话,不怕闪了牙。

尽管大福早就不拉肚子了,但丁家从未让他吃饱过。

早上是大饼子和汤,中午是玉米窝头和汤,晚上是苞米粥加大白菜,还美其名曰,给这三顿饭叫成“春雨”。

丁妻从未给他添过一碗饭,锅底剩下一粒米、一滴汤,丁财福也要把它舔得干干净净。

就这样,他还从不敢吱声,言语肚子饿,大福常常要受空腹的折磨。人也变得畏首畏尾,胆子越来越小。

肚子不争气从未生过小孩的丁妻,当然不了解孩子心,丁财福更不知痛他,不但让他全包了喂猪食的活儿,而且还叫他搬柴火、喂牛和喂马等重活儿。

“不行啊,这样孩子会累坏的呀,咱家的二嘎子比他大二岁,还不知道干活儿呢。”

邻居为他担心。

“小娃子不干活儿出不了力气,我小的时候照样是这么过来的,有什么好说头的。”

丁财福从不理会别人的闲话,有次铡马料,叫他打下手,草送得稍微长了二、三公分,“小王八蛋!”马顺手就是一耳光,一巴掌把叽哩寡瘦的大福掴到了二、三米远的地方。

他不敢呆在那儿,会马给蹋着的,只得又爬回来继续打下手添马料。

贫困乡村的农民,从前是不用饲养牛马的。

日本战败,开垦团不要(没法子再要)的牲畜自然落在了他们的手里,丁财福领养大福,小九九原本早就打算好了的——不用花一个子儿的扛长活儿的。

别人说别人的,丁财福照样每天叫他干这干那的,从不给他玩耍的时间。

大福很能干,干活上手,村子里的孩子们都用好奇的眼光看待大福,不时有人从窗口或从内院的栅栏缝隙间钻过脑袋来,唱儿歌数落他:

“鸡咯咯,天亮了;                                                       

  日本鬼,死光了!”

日本战败,开垦团的难民没逃出去全部死光了的消息早在村民中传遍了。村民们总算有了机会一吐心中的怨气。

 

 5

 

 我们屯的曲庆贵,还是个富户,有几只牛一次进了开拓团的地。被发现后,查下来,把牛扣住,把他们抓起来连打带揍,当时刘坤当村长,好说歹说帮着把牛给要回来。还有很多人家的猪什么的跑到日本人的地里,当时就被打死了,还要把人抓去打一顿。

 有的日本人,也挺可怜。南屯有一个日本铁匠,会给洋马挂掌,跟我哥哥关系挺好,快40岁了,突然要让他去当兵,他来找哥哥喝酒,喝得都哭了。

 快光复那年,除了残疾,开拓团里的男人全都去当兵了。

 我哥也被征去勤劳奉仕,上佳木斯给日本人修道基。我也给日本人修过飞机场,干了一年,吃不饱,住席棚,下着雪,光脚还要我们干。“二鬼子”张嘴就骂,举手就打。不少人都累死了。

 光复前后,日本人眼看大势不妙,开始逃跑。那段时间,我们这地方的日本人很多,北边的开拓民都经过我们这儿南下,想回日本。后来,老毛子部队来了,好多日本人——有万把人,就被困在这儿,走不了了。死人死老了,一片一片的,更可怕的是,他们那些走不了的,都聚到一起,堆上炸药和手榴弹,集体自杀。

 日本人撤时,一般都先杀掉小孩和女人。妇人搂着孩子围成一圈,日本兵从远处向圈里扔手榴弹,没炸死的孩子,还要用刺刀刺死。我知道有一次,那些日本女人甚至硬把自己的孩子摁水里淹死,20多个孩子呢!

 反而是中国人收养了那些可怜的日本孩子。光方正县就有一千多个。现在,他们都回日本了。

 

 松花江支流注入东索伦河,形成了一大片肥沃的土地。驻足在此地的开垦团各村落的村民,象往常一样散落在广阔的田间地头辛勤地耕作着。各家各户凡年满二十至四十五岁的壮年男子都被征去当兵打仗去了。在田间地头劳动着的全都是老人、妇女和屈指可数的几名十七、八岁的青少年。

 籍贯长野县信浓乡的一支开垦团,除了四十八岁的山田团长和其他三名成年男子,剩下的是清一色的老人、妇女和孩子。四月刚上国民学校小学一年级的松本胜男,跟随祖父和母亲一起来到地头。至从去年秋天父亲被征走之后,二十五岁的母亲便顶替了父亲负担全部的重体力活儿。祖父雇用了几名中国人正忙着准备收秋。胜男也不得闲,他的任务是帮忙照管五岁的妹妹敦子。他们家的爱犬“小白”从不离他左右。

 突然响起了紧急警报声,骑马的联络员在各村各户奔走相告:

 “苏联参战了,正越过国境向这边攻击,全体人员都要去宝清避难,带好三天的口粮和随身家什,马上去本部集合!”

 回到乌拉草搭盖成的家里,祖父松本耕平正在不满地发牢骚:

 “老毛子来了怕什么?不是有天下无敌的关东军?避的什么鬼难哟!”

 母亲多喜江给胜男和妹妹穿上最好的新衣服,郑重其事地给他兄妹俩带上从信浓神社请来的金线织花锦缎做的守护神带。

 母亲一边劝说祖父换下那身土黄色的开垦团员制服,一边忙着将米、炒豆、盐、调味品和几件贴身衣服装入背包和大麻袋里。

 背上背着一岁半的美津子,两手提着行李,祖父和胜男负责背背包。胜男牵着五岁的敦子。

 谁家都缺少男手,一时间手忙脚乱怎么也弄不妥贴,只有母亲三、五两下便麻利地将随身家什收拾好了。

 “我们还会回来的。甭定当兵的会住进来呢。”

 说着又给挂钟上紧发条。

 隔壁大泽家,以刚过五十的双亲和十八岁的长男打头。下面还有已年满十二岁的四兄妹。人手绰绰有余。有好几家找上门来请求支援。长男骑上马。帮忙干力气活去了。

 在本部前集合时,根据山田团长的指示,老人以外的男子、每户配备一枝警备用的步枪。

 老人和幼儿乘坐本部的汽车和大车,其余的全部徒步而行。

 下午六时,准时向着西山部队驻防的宝清出发了。

 好几家养的狗追了出来,数耕次家的小白叫得最凶。小白来回咬着胜男和敦子的裤腿往后拽,死活不放他们一家子走。然而,这种时候谁还顾得上狗呢。

 


  
上一章:弃民 4
下一章:卖小孩 2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卖小孩 1》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