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弃民 4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3-02 点击数:398次 字数:

4

 

昏悠悠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胜男感到有冰凉的东西掉在脸上。

下小雨了。

胜男以为自己是到了天国。偷偷用手去摸肚子。衬衫和毛线衣被刺刀挑开向两边敞开着,还好,不疼,菩萨保佑,原来自己没死。

他悄悄地睁开眼缝往外瞧,见苏联兵正在火光中穿进穿出。眼睛再张大一点,火光原来是燃烧着的房子。只见苏联兵把燃烧着的房柱子当三脚架,正在上面烤马肉呢。

苏联兵一边喝酒,一边大口大口地嚼食马肉。不知是喝多了,还是尚未从胜利的昂奋中清醒过来。有人不时“砰、砰。”地朝天乱放枪。还有人围着火堆又喊又叫。欢庆武装到牙齿的苏军战胜了大日本帝国的泥腿杆子开垦民。

终于吹集合号了。

苏联兵集中在一个地方,分乘几十辆拖着大炮的卡车,扬长而去。

胜男确认周围已经安静了下来之后,才敢站起身来。

“妈、妈呀!”“救救我吧。”

他听到有人在呻吟,这才想起母亲来。胜男急忙往母亲藏身处寻找。小雨中房子仍在燃烧。

“妈——!”

胜男大声呼唤母亲,没有回答。听到的是死人堆里有人在喊疼,呼救,跑过去一看,原来是大泽家姐姐。

“姐姐。”

“小胜男,是你啊,还活着,太好了。”

一边说,一边用手按着流血的手腕。胜男撕开衬衫,帮姐姐包扎手腕。

“帮我一起找我母亲和妹妹,好吗?”

胜男求姐姐帮忙。

“胜男,你妈她已经死了。”

“撒谎,骗人——!”

“老毛子杀来时,我一直和她在一起来着。真的!”

她捉住胜男的手,领着他来到刚才的建筑物跟前,果真他见到了穿着松紧裤子的母亲倒在地上。胸前一大滩鲜血。死了。敦子也不见了。

“妈呀——!”

胜男大声呼唤着母亲,可是,没有眼泪。

“这回,该找我爹、我妈了。一起来吧。”

“唉。”

许多尸体都被插了几刺刀。胸口喷出的鲜血已经开始变黑。死人的脸上、身上到处都是血。有的脸破了,有的没了脑袋光剩下身子。胜男的神经已经迟钝了。不知道害怕。大泽家姐姐在升国旗的台子旁边找到了她的父亲。没有发现母亲和妹妹。

天完全黑了。黑得对面都看不清人的脸。二人钻进烧毁了的马厩旁边的一个象是当地的土地庙的小屋里,突然发现对面有一个小黑点正一摇一晃地朝这边走来。仔细辨认,原来是妹妹敦子。

“敦子!哥在这儿!”

胜男出声招呼。

妹妹闻声跑了出来,一边哭,一边说:“哥呀,痛,我痛……”

松紧裤扎着的罩衫的右边袖口全烧焦了。右手严重烧伤。

“好的,好的,别哭了,乖,听话,哥帮你止痛。”

胜男哄着妹妹别哭,吊在妹妹脖子上的金线织花锦绘做的守护神袋的绳子也烧糊了。看看就要断了,胜男将绳子打了一个结,重新给妹妹戴上。

大泽家姐姐权且用土灰当止痛药给敦子涂抹在伤口上。

敦子不知道母亲已经死了。更不可能了解眼前的惨状。

小庙的土墙还是热的。里面有点儿象俄罗斯式壁炉一样暖和。

“明天,天一放亮,我们就往山里逃!”

大泽家姐姐拿主意道。三人合盖着从路上拣来的一床毛毯。寂静无声的黑夜里,不时传来烧毁的房屋的倒塌声、霹雳哗啦的爆裂声。胜男心细,几乎一夜没敢合眼。

他听到了远处有人的说话声,天还未亮,蒙胧夜色中他看见有几个人影正朝这边走来。他以为老毛子兵又回来了,唬得不行,藏在毛毯底下不敢出声。只见那些人拨开尸体,先是拣枪,然后是拣包袱,最后开始剥死人的衣服,人影渐渐地近了。三人害怕得不得了,紧紧地抱做一团。进来的人一把掀开毛毯:

“死了没有?”

他懂这话的意思,还在开垦团时,中国农民常说这话。

“小孩,给,饼子。”

说着,给他三人跟前递过来黄米面团一样的东西。大泽家姐姐一口也没吃,胜男可没讲客气,从昨天早上到现在肚子里没吃任何东西,他俩使劲地咬着硬邦邦的饼子,吃得津津有味。

五、六个农民先将拣来的枪支和衣服一应物品放在马背上,然后把胜男他们三人也弄上了马背,肩上扛着拣来的步枪的农民牵着马缰绳在地上走,不知道要带他们去什么地方?或许他们也会把我们给杀了的。胜男心想。

在马背上摇晃了好长时间,才到达一个小小的村落,来了好多的人,中间还有浑身是血大声哭叫不休的小孩。有人把胜男他们三人放下马来。这时间带他们来的那五、六个农民跟村子里的人咬了好长时间的耳朵之后,才决定先去村子里最年长的长老家里,听候长老的裁决。

以长老为中心,就枪支和衣服的分配一阵子讨价还价之后。一位三十岁光景有着一张柔和的脸的中国人站起来:

“我什么都不要,就要这小日本娘们。”

说完,捉住大泽家姐姐的手腕,带她走了。

“姐姐,带我和妹妹一块儿去吧!”

胜男刚想要追出去,一只筋暴暴的大手拦住了他的去路。

“唉,你几岁了?”

“七岁。”

“不错,七岁身子骨也长得差不多了,我就要你了。”

说着,一把揪住了他的肩膀。

“那好,那个我要了,几岁了?”

一个瘦精精的中国人抱起敦子。

“大叔,妹妹才五岁,请别让她跟我分开——。”

他的请求根本不起作用。

“来,来。”抱着敦子的男人嘴里嘟嘟啷啷地哄着,走出了大门。

“哥——!”

敦子哭喊着。

“求求您啦,带上我吧!”

胜男一个劲地哀求道,留着短发的敦子紧紧地搂住哥哥不放,但兄妹的手马上被人粗暴地拉开了,那男人扛起敦子,走了。

敦子在那人的背上翻转身子,拼命哭叫:

“哥,哥呀——!”

胜男刚想要去追他们,不料被人从后面狠踹了一脚,扑倒在地,有人死死地踏着他的后背,动弹不得。胜男扒在地上挣扎着,呼唤着……,直到看不见妹妹的身影。

 


  
上一章:弃民 3
下一章:卖小孩 1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弃民 4》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